当前位置: 首页 > 健康提醒

中药经皮给药系统具有其他制剂无法比拟的优势,已成为中药制剂领域研究的热点,其市场规模已经达到300多亿元且仍在高速增长。未来,应进一步将中医外治理论与现代制剂技术相结合,发展新型中药经皮给药系统——

中药经皮给药制剂盼迎黄金期

时间:2019-07-11 来源:中国中医药报5版 作者:杜茂波

  中药经皮给药是指采用适宜的方法和基质将中药制成专供外用的剂型施于皮肤(患处或穴位),通过皮肤吸收进行入体循环或作用于皮肤局部产生药效,及通过经穴效应发挥药效,达到相应治疗目的的给药系统。中药经皮给药系统属于中医外治法的范畴,是中医药治疗体系的中药组成部分。

  传统中药经皮给药制剂包括膏药、敷剂、涂剂、洗剂、裹剂、熏剂、浴剂等;新型中药经皮给药制剂包括喷雾剂、气雾剂、软膏剂、凝胶剂、贴膏剂等。中药经皮给药制剂具有颇多优势:一、可使药物不经过肝脏的“首过相应”和胃肠道的破坏,不受胃肠道酶、消化液、PH等诸多因素的影响;二、可以维持较长的作用时间,减少给药次数;三、维持恒定的有效血药浓度,提高疗效;四、降低药物的毒性和副作用;五、使用方便,操作简单。

  目前,中药经皮给药制剂已经成为中药制剂领域研究的热点,市场规模已经达到300多亿元,且以平均增长率17.8%的速度在增长,未来有望与口服制剂、注射制剂三分天下。中药经皮给药制剂在儿童用药、局部止痛等方面极具优势。例如,亚宝药业的丁桂儿脐贴、奇正藏药的消痛贴、安科余良卿的活血止痛膏、万通筋骨贴等都是其中的代表品种。

中药经皮给药源远流长

  中药经皮给药最早出现在《黄帝内经》中,载曰“桂心渍酒,以慰寒痹”。张仲景《金匮要略》中有“病在头中寒湿,故鼻塞,内药鼻中则愈”的记载。晋代葛洪《肘后备急方》记载了用生地黄捣烂外敷治伤,并收录了断续膏、丹参膏等膏药。唐代孙思邈《肘后备急方》收载外治方1200余首,涉及内、外、妇、儿等科。宋代《太平惠民和剂局方》已经有可用于局部治疗的膏药。明代李时珍《本草纲目》中亦收载了大量经皮给药外治法,仅小儿外治方就有232首,其中还包括了穴位疗法的内容。

  清代是传统经皮给药的鼎盛及成熟时期,出现了徐灵胎、程鹏程、吴师机等内病外治的名家。徐灵胎曾曰:“用膏贴之,鼻塞其气,使药性从毛孔而入腠理,通经贯络,或提而出之,或攻而散之,较之服药尤有力,此至妙之法也”,对皮肤吸收的机制进行了初步阐述。程鹏程篡辑了外治法专著《急救广生集》,汇集了清嘉庆之前千余年的外治经验和大法,选方1500余首,涉及杂症、急症、奇症、妇科、幼科、骨科等。吴师机《外治医说》是一部以中医学理法方药为理论依据,而以外治法为主要内容的临床著作。书中强调:“外治之理,即内治之理,外治之药,亦内治之药。所异者,法耳。”吴师机善用外治法,尤其擅长用膏药治病,他认为“膏可统治百病”,发展了膏药的治疗范围。

  近代以来,随着制药技术的进步和药用新辅料的出现,尤其是高分子材料的应用,出现了以水性材料为主要基质的新型中药经皮给药制剂,如涂膜剂、膜剂、凝胶贴膏(原巴布剂)、喷雾剂、贴膏、贴片等中药经皮给药制剂。

  在最新的研究成果中,又出现了纳米载体-经皮给药制剂构建的新型复合经皮给药系统,用以解决难溶性药物与水溶性基质相容性的问题,或者增加药物的经皮渗透特性,或增强中药经皮给药制剂体系的稳定性。常见的纳米载体-经皮给药制剂复合体系有:中药微乳-凝胶贴膏经皮给药系统、中药微乳-凝胶经皮给药系统、中药微乳-原位凝胶经皮给药系统、中药脂质体-凝胶经皮给药系统、中药醇质体-喷雾剂经皮给药系统。

中药经皮给药制剂的四个时期

  中药经皮给药制剂从开始出现到现在,可以划分为4个时期。

  萌芽期。这个时期是中药经皮给药制剂的起步阶段,制作工艺较为简单,剂型种类相对较少,一般是将药物粉碎后加入水或者麻油拌匀后,敷于患处使用,这个时期的代表剂型是裹剂。

  发展期。这个时期的中药经皮给药制剂得到了长足的发展,制作工艺已经较为成熟,需要严格按照相应的制作流程进行制作,剂型种类逐渐多了起来,一般是将药物用麻油、植物油或动物油脂炼制后,再加入其他材料制成相应的制剂,其代表剂型是膏药。

  革新期。这个时期的中药经皮给药制剂应用了现代制药技术以及新型水性高分子材料作为基质,制作工艺已经完全成熟,需要按照标准操作规程的要求进行制作,剂型也比较丰富,一般是药物和基质分别进行处理,先将水性高分子材料溶胀充分后作为基质,然后将药物加入到溶胀充分的基质中,混合均匀,使药物溶解或分散在基质中,即得,其代表剂型是凝胶剂。

  创新期。这个时期的中药经皮给药制剂已经由单一经皮给药制剂向复合经皮给药系统转变,引入了纳米载体的概念,以解决难溶性药物溶解度的问题及体系稳定性的问题,其制作工艺十分复杂,对工作参数要求特别严格,并且要严格参照操作规程进行制作,种类相对较少,一般是将药物分成两部分进行处理,水溶性部分直接与基质混匀备用,难溶性药物制作成纳米载体后,再加入到水溶性部分中,即得纳米载体-经皮给药制剂复合体系。

中药经皮给药制剂面临挑战

  中药经皮给药制剂发展到今天取得了长足的进步,但其面临的挑战也十分巨大。

  挑战一:作为基质的高分子材料相对较少,无法满足不同极性、不同溶解度药物的需要。在中药经皮给药制剂中基质是药物的承载,基质的性质决定了其可承载药物的性质。传统中药经皮给药制剂以油性基质为主,新型经皮给药制剂以水性基质为主,最新出现的双亲性的基质尚在研究之中,尚未得到应用。

  挑战二:制药设备不能满足特殊剂型的要求,如凝胶贴膏对涂布设备的要求较高,涂布设备直接影响其黏性、凝胶贴膏的均匀度、干燥的方式和干燥时间等。目前,可以用到的制药设备大多是国外厂家淘汰的落后产品,国产制药设备的研制是推进中药经皮给药制剂的重要环节,任重而道远。

  挑战三:皮肤角质层屏障对药物吸收的影响,中药经皮给药制剂中的药物需要穿透角质层屏障才能进入血液循环而发挥作用,目前使用的促渗方法有物理促渗、化学促渗、载体促渗等手段,目前还没有那一种或哪几种促渗剂的组合可以完美穿透角质层屏障。

  挑战四:传统经皮给药制剂刺激性、过敏性的问题,传统制剂中的药物一般都需要使用高温进行炼制,刺激性、过敏性的情况比较严重。目前,较好的解决方案就是将油性基质材料替换成新型水性高分子材料,这样就带了另外一个问题,药物与基质相容性的问题,仍没有完美的解决方案,只能根据具体的情况设计不同的方案来解决。

  挑战五:中药经皮给药制剂的研究逐渐脱离了中医药理论的指导。目前,中药经皮给药制剂对现代制剂技术的关注过多,忽略了中医药理论的指导,这就制约了中药经皮给药制剂的发展。

  中药经皮给药系统具有其他制剂无法比拟的优势。未来将中医外治理论与现代制剂技术进行结合,发展新型中药经皮给药系统,相信在不远的将来中药经皮给药制剂将迎来飞速发展的黄金时期。进一步,探讨中药经皮给药系统的作用机理,尤其是穴位给药的机理,可以为中药经皮给药制剂的发展提供理论支撑。

  (作者杜茂波单位为中国中医科学院中药研究所)

  (M)

凡注明 “中国中医药报、中国中医药网” 字样的视频、图片或文字内容均属于本网站专稿,如需转载图片请保留 “中国中医药网” 水印,转载文字内容请注明来源中国中医药网,否则本网站将依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维护网络知识产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