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深度

重视“自编教材”的学术价值和历史意义

时间:2020-11-27 来源:中国中医药报3版 作者:姚鹏宇 刘亚楠 张长龙

  如果从新中国成立后1955年出版的《中医学概论》算起,中医学教材已经走过了75个年头。倘若追溯到《医宗金鉴》,乃至《黄帝内经》《伤寒论》等典籍,那么中医学教材的历史会更加悠久。随着院校教育的普及,相关的中医学教材也日趋丰富,院校的“自编教材”在教学中一直扮演着重要的角色,直到五版教材出现,全国统编教材的日趋完善,“自编教材”逐渐退出了历史舞台。然而随着中医药学术的繁荣,在统编教材以外,补充一定自编教材,能够促进院校教育的发展,而回溯经典之作,重拾自编老教材,对于繁荣学术也具有重要意义。

构建学科体系,传承地域特色

  在中医学漫长的发展历程中,涌现着异彩纷呈的学术流派,流派的产生是中医学学术发展走向成熟的重要标志。中医学术流派是中医学在长期历史发展过程中形成的具有独特学术思想或学术主张及独到临床诊疗技艺的学术派别。由于地域的差异性,禀赋相异,体质各殊,不同地域形成了独特的诊疗体系,早在《内经》就有“五方为宜”的论述,《医学心悟·医门八法·论汗法》载:“东南之地,不比西北,隆冬开花,少霜雪,人禀常弱,腠理空疏,凡用汗药,只须对症,不必过重”。地域差异,疾病谱的不同,进而导致治法方药的不同,从而形成了独特的学术体系,而这点在各院校的自编教材上就有着鲜明的体现。重拾院校自编教材,可以发现书中字里行间亦体现着地域性学术流派的特点,其学科体系中也蕴含着丰富的地域色彩。1976年黑龙江中医学院妇科教研组与黑龙江中医学院西学中班编写的《中医妇科学》教材,就有着龙江医派中韩氏妇科学术思想的有关内容,如崩漏一节,就体现了韩百灵教授遵张寿颐“不知血之妄行,多是龙雷相火,疏泄无度,为介类有情,能吸纳肝肾泛滥之虚阳,安其窟宅,正本清源,不治血而自止”的理论,运用自创“育阴止崩汤”治疗肝肾阴虚型崩漏的经验,理法方药一以贯之。自编教材对于诸多学术流派构建具有重要意义,甚至教材本身就是学派传承的代表作。山东中医学院1975年的《中医内科学》教材,则蕴含刘献琳等老一辈中医人的心血,其借鉴古代医家医案帮助讲学,通过临证案例促进学生理解的教学模式,时至今日仍然印在诸多学生的脑海里,其中的学生如伤寒学家李心机、骨科专家张志刚、仲景研究学者陶汉华等均深受其影响,可以认为其《中医内科学》的教学体系对于构建山东中医药大学学科体系,引导其他学科发展,传承地域流派及名医经验中发挥了重要作用。尤其是在当时的历史环境下,这些自编教材极大地促进了中医学的进步和发展,在中医人才的培养方面发挥了巨大作用。

启发科研思路,引导学术攻关

  饮水思源,自编教材有时就是源头活水,为后来形成的大河洪流贡献了力量。对肝失疏泄导致的“肝气郁”和“肝气逆”研究是山东中医药大学中医基础理论教研室的独特标签,亦是其学科建设过程中对于中医学的重大贡献,而关于这一研究的论述,最早源于山东中医药大学创校九老之一的张珍玉教授,1973年5月山东医学院中医基础教研室主编的《中医基础学》(试用教材)“脏腑辨证”一章肝郁一节记载:“肝气(这里是指的病名)和肝郁都是肝经常见的疾病。两者既有区别又有联系。肝气称肝气横逆,肝郁称肝气郁结。从病理上说,肝气横逆为疏泄太过,肝气郁结则为疏泄不及”,1977年这部著作再版,《中医基础学》这部“自编教材”中关于“肝气郁”和“肝气逆”的论述及张珍玉教授学术经验为后续的研究埋下了伏笔。泰山学者乔明琦教授团队连续发表PMDD肝气逆/郁病证大鼠、猕猴模型、发病机制论文,获国家科技部“十五”攻关课题、“973”重大研究计划重点课题、国家基金重点项目及科技部重大新药创制项目,对于现代中医基础理论体系的推动发挥了巨大作用。

贴近临证实际,发掘道地用药

  自编教材多由当时的学术大家编写,内容贴近临床实际,也符合学生诉求。如山东地区的自编中医药教材主要是由山东中医药大学创校九老编纂,九位老先生中就出现了2位国医大师,其他7人也均是知名中医大家,其学术水平可见一斑,教材质量也不言而喻,如《中医内科学》中诸多方药就是直接取自山东省中医院的经验方剂。编写教材的过程中缺乏现有模板,而文献资料相对现在也不容易获得,老师们多结合自己临证经验,将实践中所得随手拈来,用于教材的编写,其中日常常用的中药在书中也会有较高频次的应用。松节是北方地区的常见药材,山东地区是松类药材的道地产区之一,在刘献琳教授主编的《中医内科学》教材中,其师法丁甘仁的丁氏清络饮就创新性地加入了松节,去掉了羚羊角等药,而同属山东中医药大学创校九老之一的周凤梧教授主编的《实用中药学》教材中也对松节这味药做了详细的说明,这些内容对于研究松节的中药学内容和临床应用很有价值。1960年长春中医学院中药教研组编写吉林人民出版社出版的《中药学讲义》,在广泛论述临床常用中药的基础上,收录了部分的吉林乃至东北地区的道地药材和特色药材,如千金子、白胶、萱草等均少见于它书论述,而载于此书,自编教材中关于道地药材这些内容的介绍对中药学的研究具有一定意义。

补充统编教材,繁荣中医学术

  随着统编教材的不断发展,自编教材可以发挥补充的作用,对于统编教材未涉及的内容,能够有所补充,对于不同院校、不同学习阶段学生的学习也更具有针对性。部分典籍著作及相关学术领域,统编教材未有涉及,而自编教材能够发挥很好的补充作用。1985~1987年,山东中医药大学开办中医少年班,招收3届,一共147名学生,这段对于中医教育和人才培养的探索历程,也留下了许多的学术“遗产”,少年班教材就是其中之一,当时的《药性赋注释》《医宗金鉴选编注释》《医学三字经诠解》等教材,均为较全面的古籍注释之作,具有较好的临床工具书作用,对于研读古籍也有参考价值。如《难经》亦是一部经典古籍,被誉为“四大经典”之一,但统编教材缺乏《难经》的专门教材,为应对选修课程需要,广州中医药大学的《难经讲义》(自编教材)补充了《难经》教学的内容,并成为广东省级精品课程和该校中医经典教学的特色,除广州中医药大学外,黑龙江中医药大学的《难经讲义》、广西中医学院的《新编难经讲义》等均作为自编教材很好地补充了教学体系的不足,满足了学生们的教学需要,对于丰富《难经》研究,繁荣中医学术有着一定意义。

  无论是在过去、现在,还是未来,中医药院校的“自编教材”均具有重要的价值。新的自编教材需要立足起点,传承发展;面向新目标,创新推动;做出新成绩,繁荣学术。重视“自编教材”的重要学术价值和历史意义,对于发展中医药事业大有裨益。(姚鹏宇 山东省老年医学学会 刘亚楠 山东省滨州医学院 张长龙 山东中医药大学)

(djt)

凡注明 “中国中医药报、中国中医药网” 字样的视频、图片或文字内容均属于本网站专稿,如需转载图片请保留 “中国中医药网” 水印,转载文字内容请注明来源中国中医药网,否则本网站将依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维护网络知识产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