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名医名院名校 > 国医大师

第二届国医大师列传(8)张大宁:中医肾病学科奠基人

时间:2015-03-31  作者:丁洋

    他主编了我国第一部《实用中医肾病学》和《中医肾病学大辞典》,科学、严谨地规范了“中医肾病”的概念、范围,及辨证论治的基本规律,从而使“中医肾病学”从中医内科学中科学地分离出来,形成一门系统完整的中医临床学科。

    他研制的 “补肾扶正胶囊”“活血化瘀胶囊”“肾康宁胶囊”等20余种成药,疗效显著,驰名国内外。

    1998年8月,国际天文联合会把中国科学院新发现的8311号小行星,命名为“张大宁星”,这不仅是中国,而且是世界上第一颗以医学家名字命名的小行星。同时,张大宁星也被列入世界吉尼斯大全。

    2014年11月的一天,天津市中医药研究院附属医院的肾病科内挤满了患者,他们中间有些是从各地慕名而来,有些是一家三代接连治疗,更有生命垂危的重症患者。熙熙攘攘的人群里时不时传来低沉却如洪钟的声音,如同窗外的冬日阳光,用温暖的力量传递给患者信心和希望。

    他,就是张大宁,首批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专家,至今已连续三届担任中央保健医生。同时担任中华中医药学会副会长、中国中医药研究促进会会长、中华中医肾病学会主任委员、中国张大宁传统医学基金会主席、澳门中医医疗中心院长、澳门中医药联合会会长、天津市中医药研究院名誉院长、天津中医肾病研究所所长。也是全国政协第九、十、十一届全国政协常委,第十一届全国政协教科文卫体委员会副主任,第十二届天津市政协副主席,中国农工民主党中央副主席,中国和平统一促进会常务理事,天津市中医药学会会长,天津市抗衰老学会名誉理事长,兼任南开大学医学院等多所高校教授。

    张大宁身上不乏荣誉的光芒,可他并没有因此停下前进的脚步。他毕生勤求古训,融会新知,博极医源,格物明理。致力于推广中医药精髓,铺就了一条“大医精诚”之路。

    常修从医之德 常怀律己之心

    时光倒回到1944年9月,张大宁出生在一个传统文化浓郁的家庭中,儿时的张大宁就能熟练背诵《三字经》《弟子规》,熟读《论语》《中庸》《老子》等经典。长大后,通过自己对经典的感悟,张大宁走上了行医之路。“必须把医德摆在最高的位置。”这是张大宁经常对学生讲的话,他自己更是以身作则,用精湛的业务水平和厚道的做人典范,践行何谓“大医之德”。

    21岁,潜习医术的张大宁提出了“心—肾轴心系统假说”,使中医传统的“心肾相交”之说得到理论性的突破。32岁时,因踏实肯干的态度,张大宁被邀拍摄了纪录片《年轻的名医张大宁》。张大宁笑着说自己是“一夜成名”,但成功的背后却是他严格要求自己遵循从医之德。“凡大医治病,必当安神定志,无欲无求,先发大慈恻隐之心,誓愿普救含灵之苦,若有疾厄求救者,无问其富贵贫贱,长幼妍媸,怨亲善友,华夷愚智,普同一等,皆如至亲之想。”这段话摘自孙思邈的《千金要方•大医精诚》,已成为千千万万中医学子的行医信念,而在张大宁心里,这正是他一生都要遵守的行医之本。

    张大宁严格律己,对待病人无论是高官政要、富商还是平民百姓,他都一视同仁。虽然成名早还担任很多社会职务,张大宁仍然坚持按时出门诊。10年前的一天,早上8点开始病人一个接一个的来,张大宁甚至来不及看一眼挂在墙上的钟表,等到看完最后一个病人,已是第二天早上5点。有两个病人还在等着他。“我问他们是不是没挂上号,他们说我们看您坐这么长时间门诊,却还这么认真对待一个病人,所以特地留下来感谢您。”张大宁说他永远都会记着这个情景,不是为了病人的那份感恩,是他要时刻记得自己肩上担负的责任。在张大宁看来,病人就是病人,医生就是医生,一个病人找到合适的医生会费尽周折,因为他把所有的期望值都寄托在医生身上,如果医生没有高尚的医德,是不配做一名合格的大夫的。

    张大宁认为,医生影响着病人的一生,一个医生应该了解自己的肩负的责任,这样他才能做一个好医生。“从个体上、现象上讲,是病人求医生;但从整体上、内涵上讲,是医生求病人。世界上是先有的病人,后有的医生;一个医生永远不能脱离病人,不懂得这个道理的医生,永远不会是个好医生。”这句话张大宁常常挂在嘴边,医护人员都说这是他的名言,早已印在了大家的心里。

    良书为益友 先做学者后为良医

    “一个医生,首先应该是个学者。”张大宁说,中医学不仅具有自然科学、医学科学的属性,还具有浓厚的中华民族传统文化的底蕴和内涵。张大宁知道做好一名医生,勤学习、会学习,才能练就扎实的基本功和拥有渊博的知识储备,因此,他常常用“勤求古训,博采众方”来鞭策自己将中医药学发扬光大。也正是因为他踏实勤奋的态度,才获得了今天的成就。

    “永远从零开始,永远站在新的起跑线上。”是张大宁对自己追求学术进步的总结。如今,年过七旬的张大宁对《黄帝内经》《神农本草经》《伤寒论》《金匮要略》这四部中医学经典仍然能朗朗上口。他认为合格的中医首先要熟读经典,其次才是熟练运用于临床。书房,自然成为张大宁最喜欢的地方,在这里他可以博览群书,寻找一个又一个问题的答案,工作得再晚,他都要在书房学习到深夜。几十年来,他阅读的书籍已有一万余册,他还收藏了诸多明清年间珍贵的中医古籍。在这些珍贵的古籍面前,张大宁常常像孩童一样,流连忘返。

    除了医生这个职业外,张大宁还兼任南开大学医学院等多所高校教授、博士生导师。把厚书讲薄、薄书讲厚,是他讲学的秘诀。他深厚的中医功底,广博的中医学识,赢得了中医学子们的赞誉。

    “宝剑锋从磨砺出,梅花香自苦寒来。”正是对中医理论的博古通今,在20世纪80年代,张大宁主编了我国第一部《实用中医肾病学》和《中医肾病学大辞典》,科学、严谨地规范了“中医肾病”的概念、范围及辨证论治的基本规律,从而使“中医肾病学”从中医内科学中科学地分离出来,形成一门系统完整的中医临床学科。除出版了我国第一部中医肾病学专著《实用中医肾病学》和《中医肾病学大辞典》外,其他如《中医补肾活血法研究》《补肾活血法与肾脏疾病》《古今肾病医案精华》《张大宁医学论文集》《中医基础学》《常用中成药》等十余部学术专著,及发表在国内外重要学术刊物上的百余篇论文,都在中西医学术界产生了重要影响,有些著作被国外翻译成外文并出版发行。

    有志者事竟成 做中医肾病学科奠基人

    在张大宁看来,病症的临床疗效是中医立足的根本,他意识到自己不能一味读书学理论,能拿出有效的治疗方法才是关键。他常年坚持做中医药治疗肾脏疾病的临床与基础研究,积累了丰富的肾病治疗临床经验。他还致力于泌尿系统疾病、男子前列腺疾病、男子性功能障碍疾病以及中医“肾虚证”疾病的研究,为了找到最佳治疗方法,张大宁到多地拜访名老中医,听取老中医们的治疗心得后,应用于临床反复验证。

    如今,张大宁作为首席专家,负责国家“十五”“十一五”“十二五”的课题多项,其研究成果证实,中医药对于肾小球硬化、肾间质纤维化,以及血管狭窄等,都有着良好的疗效,从而打破了西医“不可逆”的理论,也为其他脏器硬化和纤维化的治疗提供了新的思路。

    张大宁领衔的“肾衰系列方治疗慢性肾功能衰竭的临床与实验研究”“TNF-α对肾间质纤维化细胞表型变化的影响及补肾活血法对TEMT的抑制作用”“补肾活血法在肾间质纤维化上的应用研究”“补肾活血法治疗系膜增生性肾小球肾炎的临床与基础研究”等,先后荣获国家各级科技进步一等奖、二等奖等十余项科技成果奖及多项发明专利。他研制的“补肾扶正胶囊”“活血化瘀胶囊”“补肾止血胶囊”“肾衰排毒胶囊”“糖肾康胶囊”等20余种成药,疗效显著,驰名国内外。其他如“碳类药”在慢性肾衰中的应用、中药“脱钾”技术在高血钾患者中的应用等,都堪称国内外一流水平。

    张大宁在肾病学理论的研究领域也有很大的突破。他运用中医辨证及脑血流图、甲皱微循环等现代医学的客观指标进行综合分析,发现在调查的老年人身上存在不同程度的肾虚和血瘀现象,提出了“肾虚血瘀”导致衰老的观点,通过补肾活血治疗,消除病症,延缓衰老。之后张大宁又创新性地提出了“心—肾轴心系统学说”和“肾虚血瘀论与补肾活血法”两个新的理论观点,得到国内外医学界的公认,现已在除肾病外的多种病症中得到广泛应用。

    这些研究成果已被全国各地广泛推广,使我国在治疗肾脏疾病的临床疗效上大大提高了一个层次。每年从全国各地、世界各地来津找他就医的肾病患者数以万计,“肾病克星”也逐渐成为他的代名词。

    完整传承中医 科学发展中医

    2007年3月两会期间,张大宁汇报发言时,曾讲过这样一段话:“中医学,从学科的属性上讲,它属于自然科学当中应用科学的范畴。但由于它在形成、发展过程中的特殊历史背景和条件,使其具有浓厚的传统文化的底蕴和内涵,从而形成一整套独立于现代医学之外的完整的医学科学体系”“中医药学有着自己一整套对于人体生理、病理、诊断、治疗、预防、保健等方面独特的认识,有着自己一整套完整的临床分科,是世界已有科学体系中的一个重要分支”。“完整地、系统地继承中医学是我们这一代中医药工作者的神圣职责,只有完整地继承,才能科学地发展”。

    张大宁认为,不谈继承的发展固不可取,但固步自封地停留在两千年前的保守思想也是不可取的。他把中医学比作是一本完整的书,有前言、目录、开篇、故事发展高潮和结尾,所以,无论是中医学子还是中医大夫,都要把这本书完整地读下来,也就是说中医需要传承下去。张大宁无不担忧地说,念这本书的人万不能断章取义,而现在存在的问题是年轻一代中医学子对于如何能完整地继承中医学还没有准确的方向。张大宁再三强调,中医学要完整地继承。

    中医学是建立在长期的经验积累的基础之上,但是在经验的基础上它又采用了一些古代的哲学思想,例如阴阳五行学说、精气学说。中医学运用这些古代哲学思想对临床的丰富经验进行分析和归纳,从而升华出中医学的一种独特的理论体系。这一经验在传承中呈发展趋势,而非衰减。例如中医学的经典《黄帝内经》《伤寒杂病论》《神农本草经》等,在两千年的传承中也是在发展,而且有了很大的发展。比如清代的温病学说实际上是张仲景《伤寒论》的发展。当时人们已发现张仲景的《伤寒论》不能完美地解释温病,于是在其基础上,叶天士、吴鞠通等医家结合自己的临床经验,逐渐形成了温病学说。

    张大宁强调,中医学是发展的。中医肾病学是中医内科学的一个独特的临床分支,虽然其形成是近几十年的事,但在中医学几千年的历史中,其理论阐述、临床经验、方药方法等可以说是浩如烟海,博大精深,不仅存在于数以万计的名家著作中,更散在于数以万计的老中医手中,不仅是中医学的精华,更是包括现代医学在内的整个医学学术界的精华所在。所以,更要完整地、系统地继承好中医,并在此基础上,科学地、全面地发展好中医肾病学。

    老来做使者 投身中医海外传播

    从中医肾病学国家授衔专家到优秀中央保健医生,从中华中医药学会副会长到澳门中医医疗中心院长,从全国政协常委到南开大学医学院等多所高校教授、博导、博士后导师,张大宁身上的这些光环一直伴随着他的每一次进步,而他却从未停下脚步享受这种荣耀。他仍然在积极探索拓展中医药教育、交流传播的新途径,“我们应该培养出国内外的铁杆中医,让他们成为中医药海外传播的名片。”

    1990年,张大宁作为新中国培养出来的新一代学者访问宝岛台湾进行中医讲学。他以渊博的学识、儒雅的气质,赢得了台湾医学界和广大台胞的赞誉。多年来,他先后到美国、英国、德国、法国、日本及东南亚各国讲学访问,并被很多国际知名大学聘为客座教授。至今,年过七旬的张大宁仍然为了中医事业常年奔波于海峡两岸、欧洲各国。

    1998年,由中国科学院与有关方面提名,经国际天文联合会小行星命名委员会批准,国际天文联合会决定把中国科学院新发现的8311小行星命名为“张大宁星”。这是世界上第一颗以医学家命名的小行星。“张大宁星”的命名是中国人民的光荣,世界吉尼斯总部将其列入世界吉尼斯大全。张大宁将“张大宁星”奖杯、奖品无偿捐赠给天津科技馆收藏,天津市为此制作了“张大宁星雕塑”陈列在天津科技馆内,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著名泌尿外科专家吴阶平亲自为雕塑题字。中国集邮总公司于1999年8月8日,特地发行了印有张大宁左手食指纹的“张大宁星”首日封,这也是世界上首枚印有主题人物指纹的首日封。

    爱因斯坦曾说过:“人只有献身于社会,才能找出那短暂而有风险的生命的意义。”张大宁的奉献精神和他的中医路并驾齐驱,“我还没看到我行医的尽头,因为我一直在路上,我还是很年轻。”

凡注明 “中国中医药报、中国中医药网” 字样的视频、图片或文字内容均属于本网站专稿,如需转载图片请保留 “中国中医药网” 水印,转载文字内容请注明来源中国中医药网,否则本网站将依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维护网络知识产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