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学术临床 > 民族医药

三尺诊桌“锁”人生 ——记湖北省阳新县中医院副院长赵前江

时间:2015-08-05 来源:中国中医药报 作者:贾希刚

    赵前江在给患者诊病

    2015年5月的一天,已是下午六点,湖北省阳新县中医院二楼“名医堂”,赵前江的诊室外,依然人头攒动。

    不远处的角落里,赵前江医生的爱人程春花正在轻声接听电话,一脸的无奈。电话是家里老人打来的,因为今天是赵前江的生日,早晨出门时,老人就交代过,今天要他们务必早点回家,好歹一家人吃顿团圆饭。

    同在医院工作的程春花心里清楚,“早点回家”——这再正常不过的叮嘱,在丈夫身上无异于是一个奢求,她记不清已有多久没有吃过一个团圆饭了!

    粗略估算了一下等在诊室外的病人,今天恐怕又得忙到七点才能下班。

    1967年,赵前江出生在湖北省阳新县三溪镇一个偏远的山村。当时的中国,劳动人民刚从温饱线上挣扎下来,身为共产党员的父亲睿智地意识到,知识是改变命运的不二法宝。在这样的熏教中,年仅17岁的赵前江便成为当地第一名大学生。少年老成的他,又因目睹了家乡父老太多的疾病、凄苦,毅然报读了湖北中医药大学。毕业后,面对外地医院的盛情相邀和高薪诱惑,他义无反顾地回到家乡,从此,他的人生便被“锁”在三尺诊桌旁。

    上世纪八十年代的阳新县中医院,可以说是一无所有。而正是在这样的清苦中,赵前江始终坚守着心底对中医药的执着,除了在临床上滚打,剩余的时间便作了书蠹,遍览各种中医典籍。随着对祖国医学理解的加深和对中医药文化的痴迷,那种因之所感、因之所化而来的社会责任感悄然而生。古代名医的一言一行在心中慨然似歌,埋首于医典,投身于临床,所为者何?“善施谨行、治病救人”的宏愿大誓就此深种心田。

    在随后的十几年间,他每天基本上忙碌在医院。貌似漠然的外表并不能掩盖他对病患的同情,那么多痛苦的病容如影历历,思之恻然。可自己就算不食不眠,也不能独挽狂涛啊?在经历了无数个辗转反侧之后,赵前江慧然独悟,一己之力是有限的,唯有集体的力量才能发扬中医药,才能救助更多的普通人民。既然自己已走上了这条路,就有义务去承担更多的责任,带出一个治病救人的集体。2002年,在历任儿科主任、医务科主任之后,35岁的赵前江被任命为阳新县中医院副院长。

    此后,他更忙了。除了医院管理,他最放心不下的是诊室外那群痛苦与渴盼交杂的目光。据统计,他每日的门诊量平均达到60人,高的时候甚至达到八九十人,其工作时间可想而知。有很多的患者宁愿排队等上几个小时,非他不医。

    如此的门诊量,他却不肯慢待一个病人。用他的话说,不忍辜负患者的那份信任,也不能辜负自己数十年如一日坚守的“医乃善事,好自为之”的座右铭。

    而与门诊量同步增加的,除了额头的皱纹,还有两鬓的白发。

    至于家,那是无暇顾及的了。

    乔迁新居的那个周日,他一早出门,家人以为他去置办什么东西了,可当满屋子的亲朋寻他祝贺时,才知道他早已被一群病人“囚”在了诊室里。

    独生女儿从小到大,是妻子程春花一手带大,用她的说话,从一年级到高中,丈夫连女儿的老师是谁都不知道。2012年,女儿考上重庆一所大学。对于一个从未出过远门的女学生,期待的是亲爱的父亲能歇一下忙碌的脚步,抽出时间送自己去大学报名,关注一下自己这个“不知不觉”就已经长大的女儿。

    那天的行程是筹备了很久的,行李早已备妥,女儿像只可爱的兔子般沉浸在从未有过的欣喜中。可即将远行的脚步被电话那头另一个女儿的父亲泣血般的哀求牵绊,放下电话,看着女儿由喜转悲的背影,赵前江心里五味杂陈,自己这个父亲,连这样的照顾也不能给予女儿!

    小女孩因及时救治出现转机,那位父亲风风火火“闯”进他的诊室,众目睽睽中,“扑通”一声,对着他就跪了下去。

    “人命至重,有贵千金,一方济之,德逾于此”,孙思邈的感叹言犹在耳,可回味女儿的眼神,撕心般的歉疚在心底滋长……

    面对笔者的到访,赵前江显得有几分不适,清癯的面容上布满了疲惫。他无意过多谈及自己的种种荣誉,他说那只不过是人的受想行识之色相,而他所愿者,还是多读医典,深究医理,广培医才,发扬中医,让更多的人受惠于中医药。

    话题一经转换,赵前江的双眼即刻显出炯炯的光彩。听他津津有味地论阴阳、谈五行,联想此前得知他因为工作太忙,竟无暇晋升自己的正教授职称,笔者心里一阵莫名的感动,在名利如波似涛、竞相追逐的今天,能放下这些“色相”之欲,虔心为医,实属难得。

    就他所感,王国维所言的“三境”,不仅适用于读书做学问,更适用于行医济世。

    第一境,“昨夜西风凋碧村,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那时的他,置身于书海,满怀悲天悯人、立下济世救人之志。

    第二境,“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医)消得人憔悴”,此时的他,湮没于患海,忘情于望闻问切,在不断的辨证、融汇、顿悟中穿行往复。

    谈及第三境,赵前江拍了拍自己瘦削的胸脯,“但求问心无愧!至于要做到‘蓦然回首,终有所得’,自己不敢奢望。因为中医这门学科,你越是深入,越是觉其博大精深,深不可测,纵有所成,恐怕最少要再等二、三十年!”

    记得宋代刘昉说“未医彼病,先医我心”,心正则医真。目前,我国正在不断深化医药卫生体制改革,持续推进改善医疗服务行动,需要的正是赵前江这种扎根基层、安神定志、真心为医的精神。

    衣带渐宽,为医憔悴!走出赵前江的诊室,一股中草药的芬芳迎面扑灭,沁人心脾!(责任编辑:高继明

凡注明 “中国中医药报、中国中医药网” 字样的视频、图片或文字内容均属于本网站专稿,如需转载图片请保留 “中国中医药网” 水印,转载文字内容请注明来源中国中医药网,否则本网站将依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维护网络知识产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