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学术临床 > 民族医药

中医没有负我 我也不负中医 ——记四川省自贡市高新区民间中医王昆文

时间:2015-08-24 来源:中国中医药报 作者:何君林 刘世峰

    王昆文(左)正在为患者诊病。

    王昆文,男,1944年4月生,四川自贡人。从事中医临床实践40余年。从20岁起开始自学中医,后考入成都中医学院函授大学83级学习毕业,获得中医专业大专文凭。他身残志坚,临床疗效显著,并善于总结经验。他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发表学术性论文及其他文章感共计90余篇,且连续两年被《中国中医药报》评为优秀通讯员。

    一个双手先天畸形,手腕弯曲成直角,且桡骨缺如,属于肢残二级的人,能干什么呢?当我们循着中医药特有的香气,走进自贡市高新区广芝林大药房,看到一位自号“王半医”的座堂老中医,正用自己残疾的手十分认真地为病人诊脉。他,就是当地闻名的民间中医王昆文。

    虽已年过七十,身躯瘦小,双手有残疾,但王昆文精神饱满,头脑清醒,为人看病处方一丝不苟。“好手好脚的中医把脉诊疾不稀奇,但对双手残疾的王医生来讲就不同寻常了。他不仅把脉准确,而且字也写得漂亮,实在是令人钦佩。”只要是找王昆文看过病的人,都会这么说。

    在广芝林大药房坐堂问疾17年来,王昆文风雨无阻,哪怕是星期日也从不休息。他的家就住在药堂附近,故即使下班回家后,如有人来药堂看病,只要一个电话打来,他总是随叫随到,哪怕正在吃饭,也从不推辞。

    半路出家奔杏林

    1962年,18岁的王昆文高中毕业后没有考上大学,主要是因为双手残疾,体检不过关。无学可上的王昆文,想找一份工作自食其力。这很难,那阵子又没有《残疾人保障法》,没有单位愿意接收他。

    万般无奈下,父亲四处求情托关系,才让他进了街道运输队。虽是残疾人,但他没有得到特殊照顾,每天跟别人一样,挑着箩筐去搬运河沙、石头、砖瓦、煤炭等,且要把这些材料从河里的船上挑运到岸上。每天的运输任务皆以吨计,草鞋不知穿烂了多少双,有时候天不亮就要赶到运输地点。这样辛苦干了几年,运输队领导发善心,让王昆文当上了队里的业余卫生员。

    自从当上了业余卫生员,每天到工地上王昆文都带着一个小保健箱,一边挑运,一边为工人们服务,也就是附带治一些小伤小病,其境况还不如乡下的赤脚医生。用王昆文的话说,赤脚医生还要经过培训,有的甚至脱产为村民巡诊问药,而他不仅没有参加过培训,每天还要跟别人一样劳动。虽然很辛苦,但王昆文特别在乎“业余卫生员”这个身份,并希望有朝一日能把“业余”这两个字甩掉,成为专职的卫生员。于是,他开始自学中医,并逐渐走上了中医之路。

    王昆文的学习能力很强。上世纪六七十年代资讯不像现在这般发达,能供他学习的资源有限,但凡能找到一本医书,他便如获至宝,如饥似渴地研读,并运用到临床实践中。为了提高自己的中医水平,他还考入成都中医学院函授大学83级学习,当他毕业获得中医专业大专文凭时,已年过40岁,是班上年龄最大的学员。学了一身中医本领的王昆文,终于迎来命运的转机,他被调到运输队医务室,当起了专职医生,彻底甩掉了那顶“业余”的帽子,开始了真正意义上的行医生涯。

    1995年,王昆文从单位病退后,一直在当地两家中药店坐堂应诊,至今已有19年。作为一名坐堂民间中医,虽然王昆文从未登堂入室,甚至连县级中医院的大门都未曾进过,只是在民间底层替人看病,但他并不为此感到自卑,始终坚定地守望着自己的“把脉人生”。

    他利用自己所学的中医知识,悉心为病员服务,并坚持不懈地在临床实践中学习和提高自己。如今虽已年过七旬,但王昆文依然热爱学习,不仅孜孜以求地研读医书,还订阅了大量与中医有关的报刊杂志,业余时间还上网浏览一些医学论坛,或将所思所感与同道交流,颇有一股子“活到老学到老”的劲头。

    妙手回春赢患者

    “与人惟质朴,临证善多思”,这是一位八旬中风老人经王昆文治愈后,欣然赠与王昆文的一句诗,堪称王昆文的特征写照。确实,王昆文临床问疾周详,辨证仔细,处方谨慎,尤善以祛痰、调气、解毒、息风诸法治疗内科杂病,在当地民间中医领地颇有声誉,这些年找他看过病的人可以说成千上万。

    不过,刚到药堂坐诊那会儿,王昆文却遭遇了不少尴尬。由于身有残疾,双手畸形,他有时会遭到个别不理解他的病人或其家属的歧视。有的人即使坐到了他的诊桌前,见到他的那双手,就不愿让他把脉看病了,或扭头就走,或说一些讥讽的话。虽然面对这种情况,王昆文并不恼怒,总是用“药医有缘人”之类的话来宽慰自己。这种窘境只是暂时的,随着治愈的病人越来越多,他的医名开始传播开来,主动上门求医的人越来越多。

    一个病人如果相信一个医生,哪怕是相隔甚远,也会远道来求医。家住成都的杨女士,患有腰痛、失眠及心慌等症,有好多次她都专程从成都赶到自贡来找王昆文医治。其单边行程就约有250公里,要用近6个小时,有时还要冒着酷暑的天气,但她就认准王昆文的医术。

    85岁的老干部董某,原来不相信中医,但有一次他解的小便甚臭,西医给他输液服药等治疗,皆无效。后来他听家人介绍来找王昆文诊治,只服了两剂中药就好了。从此以后,他凡是生了病,就到药堂来抓中药。王昆文总是抓住这样的机会,向其他病人宣传中医药的优点和特色,扩大中医在群众中的影响,让中医有更多的“粉丝”。

    女青年殷某双下肢肿痛,不能站立,更不用说行走,最先是由其爱人背着来到药堂,经王昆文治疗了几次,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就完全康复;60岁的梁姓胃痛患者,请王昆文诊断了一次,只开了一张处方,连服中药8剂后,胃痛即消失;一位姓曾的喉癌患者,做手术后来找王昆文看病已有十多年的历史,如今已年近九十……在王昆文的行医生涯中,像这样的病例比比皆是。

    用一位患者的话说:“我认为,一个医生要具备仁心仁术,二者缺一不可。如果一个医生缺德,或者是个庸医,我是绝不会找他看病的。我之所以有病就找王昆文医生,一是他看病认真,一丝不苟,诊断准确,治疗有效;二是他对病人态度好,有良心,不乱开药;三是他一大把年纪了,还在不断学习,这样的好医生谁不喜欢呢?”

    研经撰文扬中医

    在人们的印象中,置身于民间的草根中医,无非是看过几本医书,凭借多年行医积累的那点经验,再靠着几样偏方行走世界。但王昆文并非如此,他从当上“业余卫生员”起就坚持不懈地研读医书,而且从上世纪80年代初就开始有医学论文发表,至今已先后在《四川中医》《国医论坛》《中医药文化》《北京中医学院学报》和《中国中医药报》等报刊上发表文章共计90多篇,主要有 《仲景用药是宗法<本经>而又有所发展》《仲景学术与<内经>》《邹润安对<伤寒杂病论>之研究》等等。

    大约10年前,王昆文在旧书摊上见到一本《中医痰病学》,很想买。但书摊主人也是一个中医学爱好者,想留着这本书自己看,不愿意卖。于是,他与摊主软磨硬泡,提出借去复印一本后立即归还,摊主迟疑了好久才勉强答应。通过研读此书,他撰写了一篇名为“因痰生风证浅议”的论文,发表在《国医论坛》。平时,他在临床上也多使用去痰之法治疗内科杂病,如眩晕、心悸、小儿手心烧等,颇有心得。

    王昆文对清代医家邹润安的《本经疏证》一书十分推崇,并全力向人介绍。他通过阅读此书,写了10多篇推介文章发表,直到今天,他仍然在钻研这本书,他认为这是每一个想让自己在学术上有较深造诣的中医师都必须阅读的著作。

    尤其令人称道的是,王昆文在68岁时不仅学会了上网,还学会了打字。他经常浏览国内几个中医药论坛,并积极参与中医发展问题的讨论,尤其强调应重视发挥民间中医的作用和建立更多的个体中医诊所。他靠着残疾的双手,很不灵便地在论坛里敲出一篇又一篇文章,如《民间中医问题是中医的战略问题——拯救民间中医之我见》一文就在论坛引起不小反响。

    目前,王昆文还有一个愿望,就是想把自己已发表和部分未发表的文章编辑成一本书出版,作为自己在学医道路上所付出的劳动和心血的总结。用他的话说,“我半路出家,学医未精,未能登堂入室,如今也已年老体弱,且患有胃疾,但我不甘驽劣,愿以残疾之躯继续为中医药事业的发展鼓与呼,贡献绵薄之力。”

    虽然王昆文自号“王半医”,但在人们眼里,他是名副其实的良医,是悬壶济世的民间好中医。“中医没有负我,我也不负中医!中医的路虽然艰辛,我还是要继续走下去。”王昆文曾在论坛上留言,“今生我选择了中医,献身于中医,以中医为荣,谨以中医为职业,中医伴我尽余生,吾愿得以满足矣,夫复何憾!”一位民间老中医的肺腑之言,实在是令人感佩。(责任编辑:高继明

凡注明 “中国中医药报、中国中医药网” 字样的视频、图片或文字内容均属于本网站专稿,如需转载图片请保留 “中国中医药网” 水印,转载文字内容请注明来源中国中医药网,否则本网站将依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维护网络知识产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