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学术临床 > 民族医药

乡医的“酸甜苦辣” ——记浙江青田县祯旺乡卫生院院长管旭东

时间:2015-09-11 来源:中国中医药报 作者:章关春 徐景微

    管旭东,女,1971年生,浙江省青田县舒桥乡人,中共党员,主治中医师。1991年10月毕业于青田县职业高中中医士班,先后获温州医学院临床医学(函授)大专、浙江中医药大学中医临床专业(函授)本科学历。一直在该县王岙乡、石矾乡和腊口中心卫生院工作;2010年8月调任祯旺乡卫生院院长至今。2005年11月取得执业中医师资格。2012年获主治中医师职称。被评为“2011年度青田县卫生系统先进工作者”。

    最近,中央驻浙媒体记者集体前往浙南山区青田县采访时,该县卫生局局长陈炳云介绍了这个县最为偏僻、办医条件最差的乡镇卫生院之一的祯旺乡卫生院从困境中崛起,卫生院院长管旭东与当地村民结下难解之缘的事迹。于是,记者专程前往采访,目睹这位山区卫生院长的风采。

    管旭东说,她是中共党员,是一名中医,应当为党的卫生事业和为解除群众疾苦无私奉献。但在这么艰苦的环境中待下来,真有诉不完的“酸甜苦辣”。

【“2+1”的微型卫生院】

    祯旺乡乡长周江峰介绍,“九山半水半分田”的祯旺乡,面积很大达86.7平方公里,山岙和山巅上散落着8个行政村计64个自然村。此地各行政村不通班车,骑自行车爬山骑不动,人们出行以走路为主。从乡里到最远的山村,要走两个半小时的山路。

    周江峰说,祯旺乡的经济资源贫乏,更谈不上有什么企业,所以全乡5500多户籍人口,年轻人都外出打工,留守在家的常住人口仅2300余人,基本为老年人以及孩子。

    周江峰说,留守老人和孩子病有所医的保健问题,政府最为揪心。

    祯旺乡没有个体医,村民的防病治病全靠唯一的乡卫生院。可是,该乡卫生院长期处于“2+1”的状态:总共只有3名医务人员,其中2名为坚持下来的“固定工”,另一名是“临时工”。这几年卫生院的医生先后招聘了4名,同时也走掉4名。原由是此地环境太苦,交通太差,待遇太低,留不住人。

    2010年上半年,这家卫生院更是出现危机:唱主角的医生不愿干下去了,甚至村民来就医找不到医生。

    2010年8月,原先在青田县中心集镇腊口中心卫生院工作的主治中医师管旭东,服从组织调配,来到祯旺乡卫生院收拾这付烂摊子,终于使卫生院出现了转机。

    记者所见,这家两层楼简陋卫生院约300平方米用房,一楼设全科诊室、中医诊室、中西药房、注射室、留观室和候诊区、预防接种室、妇幼保健室等。二楼为公共卫生工作室和职工生活区。

    管旭东介绍,卫生院“麻雀虽小五脏俱全”,不仅要承担基本医疗,还要开展村民健康体检、健康建档、传染病管理、卫生监督、孕产妇和儿童系统健康管理等,所以卫生院每个人都要身兼数职,大家都是“全能医生”。她自己不仅当院长,主要是挑临床诊疗大梁,打针、发药等样样都干,并兼职联村责任医生下村服务,哪里需要就到哪里去。

    2014年,该院门诊增至2万余人次,比2010年门诊量翻了两番;“四大类12项公共卫生任务目标”,经上级检查考核全面达标。

    周江峰说,祯旺乡卫生院防病治病的优异业绩,使政府放心,百姓高兴。今年,全乡农医保个人缴费增加到220元,但百姓出于对卫生院的信任,缴费热情更高了,该乡农医保参保率和缴费完成率排名全县第一。

【村民们的健康卫士】

    今年44岁的管旭东,初中毕业接着就读青田职业高中“中医士班”,结业后一直在青田县王岙乡、石矾乡和腊口镇等山乡卫生院工作。她说,在山区当医生,必须具备“能中会西”又能“孤军作战”的本领。

    参加工作以来,管旭东始终坚持在岗自学,先后取得台州卫校中医士班自学考试毕业证书、温州医学院临床医学(函授)大专学历;2014年7月,函授毕业于浙江中医药大学中医临床专业本科。同时,她还到上级综合性医院、中医院、妇保院分别进修儿科、内科、急诊科和B超、心电图、检验及妇幼保健业务技术。

    “乡村医生光有医术远远不够,更要有医者仁心。”管旭东说。

    2011年1月一个冰天的夜晚,卫生院邻近下河坑村79岁老太金某电话叫出诊,管旭东接电话后拔腿就来到金老太家中,只见患者哮喘发作并伴发烧,她立即打针救治,派人去到卫生院拿来氧气瓶为患者吸氧,一直守候在患者身旁观察,直到凌晨2点余患者病情稳定,管旭东才回家。

    叫出诊的随叫随去,来门诊的诊到随诊。管旭东和该院医生坚持这样做。因此,管旭东的“日历本”没有双休日,她的“作息时间”无上下班之分,工作内容也无份内份外之别,一天到晚总是忙忙碌碌。

    采访这天上午,记者见到祯旺乡卫生院门庭若市。正挂吊瓶的72岁患者王振远对记者说,他们村里人无论大病小病,都首先找管医生看病,因为她技术好,态度特别好,见了管医生病就好了一半。

    “上午,齐心协力忙完门诊;下午,下村提供公共卫生服务,这是卫生院的工作常规。”管旭东说。

    管旭东介绍,按照“四大类12项公共卫生服务”的要求,他们实行任务包干、责任落实到人。卫生院每个医务人员都是联村责任医生,与责任区内村民实行“签约服务”。

    管旭东说,公卫服务的“重头戏”是慢性病管理。她向记者一口气说出了全乡有高血压232例、糖尿病54例、重症精神病25例、脑卒中8例、恶性肿瘤3例,对这些患者要定期随访,送医送药送健康处方上门,逐个做好慢病规范化管理。她举例,高山上的应章村有20余位老年人患高血压,医务人员需爬25里山路,上门为患者定期测量血压,督导服药。当地政府称赞,他们是山区群众的健康卫生。

【最苦最累不算什么】

    近几年来,祯旺乡卫生院在村民中的形象越来越好,登门就医者越来越多,其中多数是慕管旭东的名而来的。因而,加班加点和误餐,成为最平常不过的事。祯旺乡没有饮食、小吃店,卫生院没有食堂,医务人员只能自己做饭。她经常饿肚皮坚持看完病,然后随便做点菜饭将就着吃。遇到远道而来的病人吃不上中饭,她和同事们就把自己的菜饭分给他们吃;有的正在挂吊瓶的患者怕冷,他们就把自己的棉被拿来盖在病人身上。

    2014年,是管旭东最为艰难的一年。

    去年3月,卫生院1名护士走了,只剩下他们两个医生。无奈之下,管旭东把她哥哥的女儿、妇幼中专毕业的许某,从某私人诊所叫来临时帮忙。

    这一年,管旭东的婆婆生病住院,她却未能前往服侍,全靠她的丈夫一个人照顾。婆婆住院出院后需要疗养,管旭东就把婆婆接到卫生院和她同住。白天,她为病人照样忙碌;晚上,她要精心服侍婆婆,一夜有时只能睡两三个小时。同年,管旭东儿子高考,她没能回家陪一下儿子,为儿子做一顿可口的菜饭,只能在为数不多的电话里陪儿子聊一聊,请求儿子的原谅。

    管旭东说,她把大部分的休息天无偿地做了奉献,甚至家里出现这样那样的特殊情况,她也顾不上回家,因为卫生院人手太少。她觉得,生活上的无奈得到她丈夫和儿子的理解,都过来了。

    管旭东说,祯旺乡的村民把他们当作最亲最亲的人。但是,让他们难以释怀的,是个别患者及其家属对他们的艰辛并不理解。前年,1例64岁女性患者哮喘病发作,送到卫生院时已昏迷过去,心跳微弱。这时,她把抢救药全都用上了,一面呼叫“120”,一面和另一位医生一起轮流为患者做胸外心脏按压,直至救护车开来把患者安全送到某大医院住院。当时,患者家属一再感谢卫生院的成功抢救和服务。可是,患者出院后来到卫生院大吵大闹,原由是这位患者住院时发现几根肋骨骨折,这是做胸外按压时被压断的。尽管胸外按压导致肋骨骨折的可能性很大,这往往是抢救成功的难以避免的代价,然而患者不听解释。最终由乡政府出面调解,这起纠纷总算平息,但管旭东暗暗吞下了泪水。

【带领伙伴扎根基层】

    管旭东深知,办好卫生院光靠院长一个人不够,必须依靠团队力量。她要以身作则,以自己的实际行动去感染和带领员工;同时,要使员工感受到尊重和关爱,从而赢得凝聚力。管旭东这样想也这样做。

    和管旭东坚持在这家卫生院的“老伙伴”叶积才医生,临床医学大专毕业后就来到祯旺乡卫生院,工作已有8年。叶积才对记者说,管医生不仅带头干、抢着干,而且对他们很关心。叶积才是景宁县人,回一趟家来去就要两天,只要他家中有事,管旭东总叫他调休。前年,叶积才的妻子怀孕即将临产时,管旭东催着叫他早点回家去照顾。她对他说:“只要我能挺住的,绝不叫你回来,你照料好妻子再说。”

    2014年下半年起,祯旺乡卫生院在当地卫生部门的大力支持下,工作人员不再是“2+1”,而是陆续增加到4名。

    新来上班的助理执业医师田紫微告诉记者,她原先在某卫生院做乡村妇幼保健工作,来到祯旺乡卫生院后什么都得干,管医生总是不厌其烦手把手地教她,而且待她像亲姐妹一样,促使她扎根在此不想走了。

    年轻女护士金燕,原来在某中心卫生院管药房,她说那里业务太空,干的专业不对口。当她听说祯旺乡卫生院要招人,她就跑到县卫生局要求调入。金燕对记者说,她早就听说祯旺乡卫生院业务忙,院长人又好。她说她不想空闲,想多学点多干点,她是冲着管旭东来的。组织上安排她12月份办理调动手续,可是她征得原单位同意后提前3个月就到祯旺乡卫生院上班。金燕向记者介绍,她现在干打针、护理等本行,又兼联村“责任医生”和卫生院公卫综合办负责,整天忙下来心里很踏实。

    采访这天中午12时许,记者和祯旺乡卫生院4位医务人员共进他们自己做的中餐。他们异口同声地告诉记者,他们现在如同一个“小家庭”,天天同吃一锅饭、同住每人一间房、同工作同命运,过得很开心。2014年起,政府财政进一步增加对卫生院的补助,并为山区医务人员每年发放6000元津贴,他们的年度人均收入可从2011年的四五万元增加到7.9万元,促使他们为山区村民健康服务更加安心。

    当问及管旭东在这家微型卫生院的感受时,她说青田县不少山区卫生院的条件都较差,大家都在这样做,她只干了十分平凡并不特殊的工作。她原以为在此待上几年就会离开,不曾想到,情感驱使她已与祯旺乡这块热土结下了难解难分之缘。卫生院其他3位医务人员也这么说。(责任编辑:高继明

凡注明 “中国中医药报、中国中医药网” 字样的视频、图片或文字内容均属于本网站专稿,如需转载图片请保留 “中国中医药网” 水印,转载文字内容请注明来源中国中医药网,否则本网站将依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维护网络知识产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