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学术临床 > 民族医药

陈国福:把自己融入山乡

时间:2015-10-27 来源:中国中医药报 作者:李晓峰

 

陈国福(右)正在为患者诊病。

    陈国福,男,1971年生,吉林省磐石市人。1990年9月到1995年6月,就读于长春中医学院(现长春中医药大学)中医系本科班;1995年11月至今,在吉林省磐石市烟囱山镇卫生院中医科工作。

    走进吉林省磐石市烟囱山, 在清新秀美的景色中,记者被一间洁净的门房所吸引,这就是镇中心卫生院。房间的主人——陈国福医生正在忙碌着,量体温,测血压,把脉,看舌苔,询问病情……

    在一旁等候的患者们告诉记者,陈国福医生原本为中医药大学的高材生,竟然能安心在这么一个小山乡卫生院工作,而且一干就是20年。

    “陈医生不仅医术好,态度也和蔼,这些年亏得有他在,要不我们生病了说不上会怎么样呢!”

    自幼立志学医

    陈国福和中医结缘源于母亲的病。童年时,母亲患喘息性支气管炎,因是过敏体质,平时打针吃药特别小心,否则过敏反应引起的喘憋十分危险,因此再重的病痛也是干挺着。老村医见了他母亲就摇头,“不好下药。”那情景从小到大一直深印在陈国福的脑海中。陈国福自小没少给母亲煎中药,守在药罐子旁,他就打定主意,自己长大后一定要做个治病救人的好医生,治好像母亲一样的众多病人。

    在那个懵懂的年龄,陈国福买了一本《医宗金鉴》,刚开始觉得太深奥,看不懂,但他还是反反复复地琢磨,后来又去买了一本李中梓《医宗必读》,还独自跑到中医诊所去看老先生开方。就这样带着对中医的向往,高考时陈国福报了长春中医学院。

    在校园,他如饥似渴地学习,在教室,在图书馆,在实验室,都有他的身影。他经常读书到深夜,不仅自费买一些中医古籍,还经常翻阅中医期刊杂志。可是有一件事让他觉得自卑,有一次寒假回家了,一位村邻老伯有病来找他,说,你不是学医的吗,给我看看病吧。那位老伯总是咳嗽、气喘,是哮喘,还是肺部毛病?他吃不准,更不敢下药。书到用时方恨少。他终于认识到,不仅要多读书,还有多临床。多实践才能开眼界,才能掌握技能,中医学更是要在临床实践中学习成长。从此,他就特别注重学习真本事。成年累月地跟师出诊,仔细地查看患者服药前后的变化,空闲时间还反复琢磨老专家的药方。

    农村给了他广阔的舞台

    毕业了,陈国福就直接来到自己的家乡磐石市烟筒山镇中心卫生院。一干就是20年。

    中心卫生院辐射广阔的农村,既给了陈国福舞台,也考验他的技艺水平。因为疗效是试金石,无从取巧。在这里,他接触的疾病越来越复杂,更要不停地有针对性地学习。他来自农村,最了解农民,农民大多无力承受在医院长期住院的现实,要在省钱的前提下尽量想办法治好他的病,他们往往满怀希望而来,性命相托,怎能轻易说一句“没办法”,让他们失去最后一点希望?这样的压力促成他努力钻研的强劲动力。一次,一个老大妈突然腹泻不止,一天便七八次,没过两天,大妈便衰弱不已,心悸怔忡,手足抽搐,陈国福立即给予补盐补钾等对症处理,同时,处以真武汤温阳利水,2剂药下去,大妈就不再腹泻,且心悸气短的表现都有所好转。大妈感激地说:“真亏了陈医生,陈医生的药真管用!”

    在临床中,陈国福无暇顾及门派,唯求实效,伤寒方的原方原量用过,千金方的大复方模仿过,还拆解现代人的验方取其精华,中医药也确实神奇,这些看似寻常的中药越有效果越好,越用他越有信心。

    甘心为基层患者服务

    陈国福逐渐在一些难重疾病的治疗上取得成绩,例如扩张性心肌病、心肌缺血型冠心病、肺心病等晚期形成的顽固性心衰,而且多表现为全心衰竭,很多人离不开医院病房,而门诊静点治疗每天往返不利于病人的恢复。他逐渐摸索运用四逆汤、真武汤、参附汤、来复汤、破格救心汤合方加减,能够有效地纠正心衰,改善体质状态。这些病人往往都是多次住院,辗转治疗,不少人丧失了生存的勇气。经他耐心地医治,渐渐好转,他们增加了生活的信心,对陈国福也心存感激。

    刚开始在他这见效的患者都是经济条件较差、无法去大医院住院的村民。陈国福开的药经济实惠,见效也快,患者坚持服药,后来症状大多好转、消失,没有上大医院也能好病,所以,患者们互相传告,他的患者越来越多。

    他把自己的经验写成论文,《下法运用三则》《千金方的医论》等发表在《内蒙古中医药》杂志上。

    20年来,陈国福这个在山乡娶妻生子的基层医生,曾经彷徨、苦闷、焦虑、兴奋、喜悦过,真是五味杂陈。生活总有很多不如意,但他总是坚定一个信念,“博及医源,精勤不倦,扎根基层”,这是他的座右铭,20年来深藏心底。

    曾有朋友劝他离开这个穷乡僻壤,跟他去倒药,他也动摇过。但一个经历让他坚定了扎根山乡的决心:一个经他治好病的农村大娘带着邻居来,大娘说:“孩子,你给大娘看好病,大娘总念叨你,不用去城里大医院,省了多少钱?这回邻居有病,跟我的病差不多,我把她带来了,陈大夫一定能治好咱的病……”陈国福心里一动,患者这么信任,我还要离开他们,这说不过去。乡里乡亲这么好,这辈子就在乡村为父老乡亲们服务了。

    “人都需要钱,但不能钻钱眼里,人生需要有精神有信仰,我的信仰就是为患者服务,治病救人。”陈国福说。他已经把自己融入烟囱山的这片黑土地,山乡的节奏就是他的节奏,他随着山乡的寂静而寂静,随着山乡的忙碌而忙碌……

(责任编辑:高继明)

凡注明 “中国中医药报、中国中医药网” 字样的视频、图片或文字内容均属于本网站专稿,如需转载图片请保留 “中国中医药网” 水印,转载文字内容请注明来源中国中医药网,否则本网站将依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维护网络知识产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