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学术临床 > 中医流派

重五运六气的龙砂医学流派

龙砂医学

时间:2016-08-12 来源:中国中医药报 作者:国家中医药管理局中医学术流派传承推广基地办公室

 

江苏省非物质文化遗产——龙砂医学诊疗方法。

  发源于江苏江阴龙山、砂山地区的龙砂医学流派,历史渊源久远,江阴襟带三吴,历史文化底蕴悠久,钟灵毓秀,人才荟萃。流派风格独特,学术特点明显,重视传承教育。

【历史沿革】

  宋末元初的江阴大学者陆文圭集两宋学术之大成,被学界推崇为“东南宗师”。陆氏通经史百家及天文、地理、律历、医药、算数等学,宋亡以后,在江阴城东龙山脚下的华墅(今称“华士”)镇专心致力于包括中医学在内的文化教育事业达50余年,培养了大批文化及医学人才(仅华士一镇,南宋至清末,能查考到的进士即有50人之多),为龙砂文化区的形成发展和龙砂医学的产生起到了重要的奠基作用。

  龙砂医学重视《黄帝内经》五运六气理论的临床运用,结合辨体质和运用三阴三阳“开阖枢”理论指导经方的应用,基于肾命理论运用膏方养生治未病,为该流派的三大主要学术特色。龙砂医学流派对近代中医教育的贡献突出。目前该流派的传承推广应用工作成绩卓著,引起了学界较大关注。

【学术特色】

  重视《黄帝内经》五运六气理论的临床运用

  重视五运六气是龙砂医学流派的一大特色,历代龙砂名医对“五运六气”理论的研究和应用著述颇丰,如明代吕夔的《运气发挥》,清代缪问注姜健所传《三因司天方》,王旭高著《运气证治歌诀》,吴达《医学求是》有“运气应病说”专论,薛福辰著《素问运气图说》,高思敬在《高憩云外科全书十种》中著有《运气指掌》一书等。而且,龙砂医家尤为重视运气学说在临床的应用,善用“三因司天方”治疗内伤外感的各种疾病是龙砂医家的独门绝技,姜氏世医第四代姜健(字体乾)是杰出代表。

  据与姜健同时稍晚的名医缪问(1737-1803)记载:“吾邑姜体乾先生治病神效,读其方必多至二十余品,心窃非之。然人所不能措手者,投剂辄效,殊难窥其底蕴也。后登堂造请,乃出宋版陈无择《三因司天方》以示,余始知先生之用药,无问内外气血,每于司天方中或采取数味,或竟用全方,然后杂以六经补泻之品。故其方似庞杂而治病实有奇功。”

  缪问从姜健处获《三因司天方》后详加注释;王旭高则将姜健所传《三因司天方》编成《运气证治歌诀》传世。在《龙砂八家医案》中,留下了多位医家应用三因司天方的宝贵医案。缪问晚年移居苏州,所注《三因司天方》被苏州名医陆九芝全文收入《世补斋医书》,并给予了很高评价。“龙砂医学”在苏州有盛名,苏州医家集编《龙砂八家医案》之举,与姜、缪两氏有很大关系。

  有些医家虽无运气专著,但在其他论著中也常可看到运气思想的身影:如柳宝诒、薛福辰等据运气原理对伏邪理论的阐发;曹颖甫在晚年所作《经方实验录》序言中专门讲述了他十六岁时亲见龙砂名医赵云泉用运气理论治愈其父严重腹泻几死的经历,其注释《伤寒论》时专取精于运气学说的名家张志聪和黄元御之说;承淡安写了《子午流注针法》(子午流注为五运六气应用于针灸方面的一种学说),又让其女承为奋翻译了日本医家冈本为竹用日语所作的《运气论奥谚解》;章巨膺曾发表《宋以来医学流派和五运六气之关系》一文,用五运六气观点解释了各家学说的产生;出生在龙砂文化区的无锡名医邹云翔强调“不讲五运六气学说,就是不了解祖国医学”等等,说明五运六气思想的影响在龙砂医家中非常普遍。

  龙砂医家重视五运六气的流派特色,在当代医家中也很突出。国医大师夏桂成教授注重五运六气理论在妇科临床的运用。龙砂医学流派传承工作室代表性传承人顾植山教授为龙砂医家柳宝诒四传弟子,深入阐发了运气学说中三阴三阳和“三年化疫”等重要理论,在国家科技重大专项疫病预测预警课题方面的研究成绩卓著,引起了学界对中医运气学说的重视,成为全国五运六气研究方面的领军人物。

  重视经方,运用《伤寒论》六经理论和结合辨体质指导经方应用

  龙砂医家柳宝诒、章巨膺等强调用伤寒六经理论辨治各种外感病,他们据《黄帝内经》释《伤寒论》,用《伤寒论》六经看温病,与叶天士、吴鞠通等创立的以卫气营血和三焦辨证理论为主要特色的温病学说不同,形成了独具特色的流派。

  现代传承人黄煌秉承龙砂前辈多用经方和重视辨体的特色,善于通过辨体质与辨证相结合,从而形成别具特色的“黄煌经方”。

  现代传承人顾植山运用三阴三阳“开阖枢”及“六经欲解时”理论指导六经辨证和经方运用,扩大了经方应用范围,别开生面。

  基于肾命理论运用膏方养生治未病

已故国医大师朱良春为膏滋制作技艺申遗成功题贺辞

  民间服用膏滋进补的民俗范围主要是江南苏锡常沪和浙北地区,环太湖的龙砂文化区是膏方民俗的中心,龙砂医学流派擅用膏滋方养生治未病,在江南地区倡议和推动了膏滋方民俗。

  龙砂膏方强调顺应冬至一阳生的气化特点遣方用药,并讲究从冬至开始服用,体现了膏滋方的原创思维。龙砂医学流派的现代传承人较好地继承了龙砂膏方的学术宗旨,依据肾命理论结合冬藏精思想运用膏滋方养生调理治未病,并在膏滋药的制作方面保持了传统制法的精良技艺,传承柳宝诒的“致和堂膏滋药制作技艺”,被列入国家第三批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工作室对龙砂膏滋方的原创思维和基本理论进行了挖掘整理,为江南的膏滋民俗正本清源,先后发表了《膏滋方理论考源》《龙砂膏滋说源》等重要文章。

【代表人物】

  龙砂医家重视传承教育。在学校教育之前,柳宝诒、高思敬、朱少鸿等都广收门徒,仅柳宝诒就弟子逾百,其中如薛文元、邓养初、金石如等,俱成为医学名家。上海中医专门学校、中国医学院和新中国医学院是新中国成立前上海办学时间最长、影响最大的三家中医学校,主持教务的主要是龙砂医家:上海中医专门学校—曹颖甫,中国医学院—薛文元、郭柏良,新中国医学院—章巨膺。

  曹颖甫 曹颖甫(1868~1937),名家达,与柳宝诒同为龙砂地区周庄镇人。曹氏早年攻举子业,1904年清政府罢科举后,曹氏弃文从医,1919年正式改行到上海悬壶应诊。曹颖甫曾长期在丁甘仁创办的上海中医专门学校任教,并曾担任过教务长。

  薛文元 薛文元(1867~1937),名蕃,柳宝诒嫡传弟子,医名望重于上海,是上海市国医公会和全国医药团体总联合会的发起创办人之—,沪埠名医丁甘仁、夏应堂等,无不以兄礼尊之。1931年冬,上海中国医学院创办未久,濒临倒闭,薛文元受上海国医公会委派出任院长,挽狂澜于既倒,励精图治,使中国医学院出现空前的安定和兴旺,办学规模和社会地位、师资力量等都超过当时国内其他中医学校,因而被誉为“国医最高学府”。

  章巨膺 章巨膺(1899~1972) ,柳宝诒的再传弟子章巨膺,1929年与徐衡之、陆渊雷等共同筹建上海国医学院;1933年襄助恽铁樵举办中医函授事务所,主持教务,并主编《铁樵医学月刊》,恽去世后,乃独任其事;1936年任教于上海中国医学院、上海新中国医学院,并受聘新中国医学院教务长;新中国成立后任上海第一中医进修班副主任;1956年与程门雪等受命筹建上海中医学院,任教务长。

  承淡安 承淡安(1899~1957),龙砂华士镇人,我国近现代著名的针灸学家、中医教育家。承氏为龙砂世医,承淡安少从父学,后从同邑名医瞿简庄习内科,通内、外、儿各科,尤以针灸见长。承淡安为推广针灸事业,1928年始在苏州、无锡等地开办针灸教育研究机构,抗战期间到四川仍坚持办学,20年间培养学生逾万,遍布海内外。1954年出任江苏省中医进修学校(南京中医药大学前身)校长,该校师资班为全国各中医院校输送了大批优秀师资,被誉为中医界的“黄埔军校”。

  顾植山 2012年国家龙砂医学流派传承工作室建设项目启动以来,龙砂医学流派在学术提炼、人才培养和传承推广等方面都得到了较快发展,在全国中医界的影响也越来越大。

国医大师夏桂成受聘为无锡龙砂医学流派研究所高级学术顾问,左起顾植山、夏桂成、陆曙

  流派代表性传承人顾植山教授对流派重视五运六气的特色进行了深层次的发掘提炼和创新发挥,例如:用三阴三阳“开阖枢”思想阐发了《伤寒论》中六经欲解时,激活了六经欲解时理论在临床的应用,尤以辨厥阴病欲解时用乌梅丸的独到经验,收到了极好的临床疗效。近年来众多龙砂传承人对“三因司天方”临床应用的示范效应,已引起广泛讨论;通过辨五运六气病机活用经典名方,深化了传统方剂的组方内涵,如对《伤寒论》的“柴桂干姜汤”,《金匮要略》中的“薯蓣丸”“温经汤”,李东垣的“清暑益气汤”,王清任的“血府逐瘀汤”等,均扩大了方药的临床应用范围。

  黄煌 代表性传承人黄煌教授在龙砂医家重视经方和重视辨体的基础上,从方证、药证、方人、药人角度来总结临床应用经方的经验,从而形成的“黄煌经方”受到广泛关注,并成为国家中医药管理局推荐的基层中医药适宜技术。

  (责任编辑:高继明)

凡注明 “中国中医药报、中国中医药网” 字样的视频、图片或文字内容均属于本网站专稿,如需转载图片请保留 “中国中医药网” 水印,转载文字内容请注明来源中国中医药网,否则本网站将依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维护网络知识产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