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学术临床 > 民族医药

妙手仁心济天下 厚德怀仁育贤才

——记中医推拿国手李业甫余嶂溪

时间:2016-12-30 来源:中国中医药报 

  李业甫,1934年生,安徽省定远县人,中共党员,主任医师,教授,国务院特殊津贴专家,第二批、第五批全国老中医药专家学术经验继承工作指导导师,安徽省名老中医,安徽省跨世纪人才中医学术和技术带头人指导导师。

  在从事推拿医教研工作57年中,积累了丰富的临床经验,参与和见证了中国中医推拿事业50多年来从小到大、从弱到强、自立兴盛、蓬勃发展的历程,是我国中医推拿界的大家之一。

【李氏推拿 筋骨并举】

  李业甫通过长期的临床实践,结合海派推拿及新安医家推拿手法,不断改进,创造出一类独特的推拿手法——李氏推拿,其学术思想主要特点可概括如下。

  用推如用药

  李业甫认为推拿治疗疾病应做到“用推如用药”。很多推拿医生往往只强调对病的治疗,而对证的把握较为欠缺。他指出推拿治疗疾病过程中一定要牢牢把握“辨证论治,病症合参”这一原则。根据不同的病证,运用不同的手法,在不同的经络和穴位上进行有规律的操作,做到“君臣佐使、主次分明”。譬如在痛经气血亏虚证的治疗中,选取具有疏经行气功效的一指禅推法、扌衮 法为君法,任脉、督脉、足厥阴经腧穴为主穴,同时采用揉法、摩法施于足三里、血海、中脘,起到补气生血的功效,做到有的放矢,方可起到“应手见愈”之功效。

  筋骨并举

  李业甫认为筋束骨,骨张筋,骨为筋起止之所,为全身之支架;筋作用于骨而产生关节运动,为机体活动的动力、联络之纽带。筋络骨,骨连筋,伤筋可影响到骨,伤骨必伴有不同程度的伤筋,因此他在伤科疾病的治疗中强调“筋骨并举”,理筋的同时必须要正骨。如腰椎关节滑膜嵌顿,因骨结构的错位变化导致关节周围滑膜软组织损伤引起,故在治疗中应首先使用一指禅推法、扌衮 法、揉法、拿法等松解类手法行气活血、消肿止痛、解除筋肉痉挛,从而松解软组织、平衡肌力、解痉止痛、滑利关节、促进血液循环;同时运用旋转扳法、拔伸法、背法等整复手法矫正腰椎关节紊乱,以起到“骨正筋柔,气血以流,谨道如法,常有天命”的功效。

  柔中寓刚

  李业甫认为推拿手法应做到柔中寓刚、刚柔相济,“柔”指手法柔和,所谓“法之所施,使患者不知其苦”;“刚”指有力深透,力达病所。他强调推拿手法的力,是一种功力,不能单纯理解为“用力”“大力”“蛮力”,而应该是医生通过长期锻炼而产生的协调力、渗透力,具体治疗中根据患者病情和体质的客观情况,辨证用力,术语曰:“力宜灵,不宜滞”,其中的轻重缓急、揉软深透,大有讲究。

  医禅结合

  李业甫认为“禅定”的思想在推拿治疗中是十分重要的。“禅”,汉语翻译作静虑、沉思,或“思维修”。“定”指的是专注不移,一心一意。《坛经》云:“心尘则种种法尘,心灭则种种法灭。”他要求医者施术时要意守丹田,将意念贯注于手法中;另一方面,患者也需安定,专注被操作的穴位上。医患双方共同将散乱的心念集定于一处;医者调匀气息,意念守一,凝全身的功力内劲于施术部位,潜心探究患者的疾病所在,然后循经按穴,扶正祛邪,达到“意到气到,气到病除”的境界。

  治养并重

  李业甫在推拿治疗疾病的同时,非常重视患者的整体调养,强调“治养并重”。他认为,在临床治疗中,除针对疾病本身治疗外,还应兼顾调节人体整体机能,改善“亚健康”状态,防止疾病的传变。譬如在颈椎病的病程中,患者往往可能伴有睡眠障碍、头昏、眼胀等症状,李业甫在治疗颈椎病的同时,对头面部施以拿五经、面部震颤、眼部按揉等手法,以起到颈椎病治疗和调养的整体作用。

【师古不泥 着手成春】

  李业甫勤求古训、融会贯通,博采众长、推陈出新。李业甫在长期运用推拿的诊疗临床实践中,敏锐地观察到推拿治疗疾病存在的许多问题,锲而不舍地开展科研攻关,力图解决本学科中的难题。在攻克推拿治疗疑难重症的过程中,积累了丰富的经验,并取得了突破性的成果。

  李氏定位旋转复位法

  李业甫早年师从朱春霆、王松山、钱卿福、王纪松、王百川、丁季峰、李锡九等推拿界宗师,经过长期的临床实践,对中医推拿手法的掌握和运用已臻炉火纯青。在诸位老师的中医推拿摇法、扳法、拔伸、旋转等手法基础上,进一步钻研琢磨、汇集综合、发展革新,创造出一套独具特色的“李氏定位旋转复位法”。李氏定位旋转复位法运用了生物力学的原理,以病人保持特定体位,沿脊柱纵轴旋转、在牵引下应用了旋转力,在脊柱沿纵轴旋转的瞬间拨正偏歪棘突,使移位的椎体恢复正常的解剖位置,使错缝的关节突关节对位,恢复正常的或代偿的脊柱内外平衡,达到疏经通络,理筋整骨的治疗目的。这些手法也体现了“筋骨并举”的学术理念。李氏定位旋转复位法有推有揉,注重手感,椎体定位有滑动,手法要参与诊断,治疗要注重微调,讲究技巧和力度。手摸心会,意念自主,其中的微妙难以尽言。掌握了这一方法,治疗手到病除,效果立竿见影。

  李业甫通过长期的临床摸索,成功的运用推拿治疗脊髓型颈椎病,打破了西医认为不能运用推拿治疗脊髓型颈椎病的禁忌。李氏定位旋转复位法对病变结构精确定位,该法要求医者对颈椎关节及周围组织的解剖关系十分熟悉,李业甫运用灵活的治疗手法,规避了过去颈椎“盲扳”带来的风险,起到了预想不到的效果。

  经过30多年的临床应用,证实“李氏定位旋转复位法”在治疗各型颈椎病均能起到针药所达不到的独特效果,经统计,运用该法治疗250例各种类型颈椎病,其有效率为95.1%,治愈率为72.8%,相关论文于1994年获安徽省科协优秀论文一等奖。这一施治手法以整体观念为指导,辨证与辨病相结合,突破了推拿治疗脊髓型颈椎病的禁区,扩大了推拿手法的临床应用范围,在中医推拿学术史上具有重要的历史意义。

  赵某,男,54岁,反复颈部疼痛2年,加重伴行走不稳1月。患者一月前颈部疼痛加重,伴头痛、头晕、双上肢麻木,行走困难。自觉双手握力减弱,前胸后背伴束带感,双下肢行走步态失稳,足底伴有踩棉感。于2015年7月19日来我院门诊就诊,查体:颈椎C3-C7椎体两旁压痛征(+),向双上肢放射。双侧臂丛牵拉实验(+),双侧霍夫曼征(+),双巴宾斯基征(+),双下肢肌力V级,双膝、踝反射(++),X线片及MRI示:C3-C5椎体后关节错位,C3-C7椎体前后缘增生,C4-C7椎间盘突出合并椎管狭窄。门诊诊断:脊髓型颈椎病。患者就诊于多家大医院,均建议手术治疗。由于患者担心手术意外以及经济上的负担,慕名到李业甫门诊寻求推拿治疗。李业甫认真诊察后,予患者小负荷量牵引,结合实施自创的“李氏定位旋转复位法”,治疗一个疗程后患者颈部疼痛、头晕、头痛等症状明显好转,治疗两个疗程后,患者两手抓握力量、行走基本正常。

  李氏推拿牵引复位法

  20世纪70年代以前,中医推拿拔伸复位法治疗腰椎间盘突出症是用人力将患者肢体拉开,进行关节复位,但此法耗时耗力,无法精确掌握力度,且疗效甚微、疗程长、易反复发作。

  “李氏推拿牵引复位法”首创在自制牵引床牵引下按压腰部髓核突出部位,有利于矫正平腰、腰椎侧弯、后突畸形,促使腰椎生理前突恢复,达到增大腰椎间隙、促使髓核还纳,松解神经根粘连的效果,与过去相比,解放了人力,牵引的力度控制更为精确,同时疗效明显提高、疗程明显缩短。

  患者王某,男,45岁,因左侧腰腿痛近2月来诊,腰椎CT示:“L4/L5椎间盘突出”,病程中曾多次行推拿治疗,但疗效不显。李业甫采用推拿牵引复位法治疗10余天,患者痊愈。李业甫认为患者之所以取得疗效主要是因为推拿复位和牵引的有机结合。

  李业甫运用首创的牵引推拿复位法治疗腰椎间盘突出症,为来自广州、上海、内蒙古、青海、四川等全国27个省、市、自治区的数万名患者解除了痛苦。此疗法具有显效快、疗效好、疗次少、疗程短、经济简便、无副作用等优点,经对1455例临床总结有效率为95.5%,治愈率为61.2%。此法在安徽省内外进行广泛的交流、推广和运用,受到同道的关注。

  “推拿牵引复位法”治疗不同类型腰椎间盘突出症的临床研究,1978年获安徽省首届科学技术大会奖,其个人和科研团队分别被授予“科学技术先进工作者”和“先进集体”称号;李业甫所撰写的《牵引推拿复位术治疗1455例腰椎间盘突出症临床疗效分析》一文,分别发表于1985年、1986年《中医杂志》中文版和英文版,在国内外广泛交流,产生了很大的影响,1986年获安徽省科协优秀论文一等奖,个人被评为“合肥市先进科技工作者”称号;相关研究论文还分别于1988年、1994年再次获安徽省科协优秀论文三等奖、二等奖。推拿牵引复位术治疗腰椎间盘突出症机理的研究,1989年获安徽省卫生系统医学科学技术进步奖,1990年再获安徽省科学技术成果奖。

  李业甫本着“古为今用,西为中用”的精神,沿着“牵引复位”的思路,将物理力学原理创造性地应用到牵引治疗中,当时条件艰苦,他积极奔走,直接与马鞍山钢铁公司合作,参与设计并研制出我国第一台牵引复位床,使后期“三维牵引床、电脑牵引床”以及其他多功能牵引床的研制者得到很大的启发。

【杏林传道 扶济苍生】

  1962年,学成归来的李业甫是安徽省第一位接受过专业系统教育的中医推拿学科医生,他不矜不伐,一心只想发扬中医推拿,同年就创建了安徽中医学院附属医院推拿门诊;下放回城后,1974年,李业甫在安徽中医学院附属医院(现安徽省中医院)又创建了安徽省最早的推拿科病房,开设病床18张,这不仅是安徽省最早的推拿科床位,也是安徽省最早的中医学科的住院床位,为今后中医推拿学科和中医科的临床教学、科研发展和临床扩展,奠定了稳固坚实的基础。

  为了进一步促进推拿医术的传承发展,李业甫心系学科、四处奔走,想创建一个关于中医推拿的专业学会,以促进全省中医推拿学科的整体继承和发展。李业甫四处奔走,求各方人才施助,当时一位工作人员不解地问:“现在是西医盛行,中医不行啦,中医推拿更是小门派,建什么学会?”李业甫立刻正色道:“中医推拿正是因为疗效显著,历经千年都能得以保存流传。成立学会,能广泛地传播中医推拿的学术理论和各种手法,让更多的人了解、继承和发扬中医推拿学科,才能发展中医推拿、振兴中医学科。”

  李业甫的辛苦奔波、耐心工作和对中医推拿的坚定信念,得到了认可与支持,1982年,安徽省推拿学会(现安徽省中医药学会推拿专业委员会)成立了,这是国内中医推拿领域乃至中医领域中最早成立的学术团体,他曾先后担任该学会三届主任委员。学会建立后,李业甫更是不遗余力地通过该学会、科室、个人学术讲座开展各种形式的专科班、培训班200多期,并定期邀请全国各地中医推拿的高手前来传经授道,几乎每一场与推拿有关的会议和学习班,都有他奔波和讲学的身影。此外,他不拘门派、不忌偏见,曾担任全国盲人按摩学会副会长,为广大的盲人朋友手把手地授课教学,帮助其学成营生,促进残疾人事业的发展。李业甫更在1989年至1994年间,多次赴港澳台、日本、美国、印尼等多国开展推拿学术讲座,指导学员学习推拿手法,先后为港澳地区和东南亚地区培养百余名中医推拿专业人才,为中医推拿学术走向世界起到了积极的推动作用。

  李业甫认为中医推拿是“以人疗人”,他要求学生必须“常修从医之德,常怀律己之心”,只有心正才能身正,身正才能行正。他认为,心中没有病人的人,他无法聚精会神、尽心尽力地为病人治疗,治病也就更无疗效可言。李业甫要求学生要勤练太极拳、八段锦等内功,中医推拿人要身体强健、要精神饱满、要朝气蓬勃;同时更要勤学苦练各种推拿手法,强调手法以柔和为贵,做到手法柔和深透,柔中寓刚,刚柔相济,要求意守丹田,气凝指尖,将才能将正能量通过手法施治,透入肌肤,沿着经络直达病所,“法之所施,使患者不知其苦”,从而治愈病人。

  李业甫强调中医推拿手法的精准,尤其重视手法示教和临床实习指导,为了让学生能灵活掌握和应用一个手法,他巧思妙想,将一个手法反反复复应用在不同的病症上,比如在拿法的临床应用中,拿风池穴及颈项两侧能治疗外感头痛,拿肩井穴能振奋精神,拿承山穴能治疗小腿转筋,拿合谷穴能治牙痛,不同的拿法又配合揉捏搓擦等手法以缓解刺激引起的不适感。李业甫这种融会贯通、杂糅百家的临床手法和教学方法,不仅让学生系统全面、又独具针对性的掌握了各类手法,更促进了学生对中医推拿的求知欲和探索欲,引导他们在自己的医学生涯中不断推陈出新。

  李业甫的“李氏定位旋转复位法”中,对颈椎旋转定位扳法的技术要求很高,学生常常望而生畏,不敢使用扳法,也不愿意使用扳法。李业甫得知后,先是教授了检查诊断手法,让学生先去诊断疾病,一节一节的去触摸、去感受颈椎,找到病变椎体,再对照人体骨骼模型,仔仔细细分析了扳法的手法要领、注意事项和临床应用的适用病证,他强调在使用颈椎旋转定位扳法时,拿捏准后要“果断快速、用力稳准、身体协调、手法轻巧”。现在李业甫的学生将颈椎旋转定位扳法的十六字口诀一遍一遍地传给同行们和更年轻的学生。

  对于众多学生,李业甫丝毫不掩饰他的自豪,总是人前人后、时时刻刻赞赏他的学生:“中医推拿是一门吃力不讨好的力气活儿,但他们不怕苦、不怕累,勤学苦练,兢兢业业,他们是自信自强的传承者,是中医推拿学科的骄傲!”

  李业甫自1959年行医以来,一直活跃在临床一线,他不顾82岁高龄,坚持每周上六个半天的门诊,坚持每周一次教学查房,为慕名前来求治的病人解除病患,奉献余热。他笑容和善,说话亲切,推拿时一双有力厚实的大手不仅让人深感专业、踏实,更给予了贴己的安抚和鼓励。李业甫悉心安慰每一位病人,急症患者常常焦躁不安,他小心扶至床边,不停细语宽慰,施治手法同时,轻声相问:“腰部还是感觉有些硬吗?不要紧张,稍加放松。这样按着有感觉酸胀吗?”根据病人的反馈,不断地变化手法和调整力度。遇到小儿时,李业甫就拿出苹果、奶糖、小车等零食或玩具,与孩子聊着玩着,渐渐消除了患儿的就医恐惧,治疗中孩子们都很乖巧配合,治疗效果显著。

  推拿是力气活儿,单次治疗时间基本都在30分钟左右,治疗讲究连续性,医生推起来就不能停下,连病人们都常常规劝李业甫不要再亲力亲为地推拿了,他特别感激病人们的体恤,但依旧亲自为急、重症病人推拿,亲手写病历,记录各种数据和复诊情况,还经常自己拨打病人电话询问疗效和近况,病人们常常感激、表达谢意时,他都一一婉拒。

  在得知因自己成为国家级名老中医,挂号费按国家物价规定调至53元时,他替病人心疼无比,主动按普通门诊挂号费收费,在遇到家庭经济困难的病人时,李业甫经常免收挂号费和部分治疗费。

  李业甫平时生活极为克俭,不抽烟不喝酒,多年来穿得都是子女们的旧衣物。这位生在动荡的民国年代、成长在新中国的82岁老人,深感祖国培养不易、儿童辍学之苦,他和妻子约定,简朴度日,他们只有一套房产,并悉数将大部分工资捐赠给贫困辍学的孩子,助其返校读书。自2006年至今,他每年捐助江苏省宿迁市10个孩子的学杂费;2013年又增加到18个孩子,同年为六安市贫困地区捐助26万元重建一所希望小学。十年来,共捐助近100万元的爱心基金,帮助130余位失学儿童重返课堂,其中有些孩子刚刚小学毕业,有的孩子正在大学念书,而有的孩子已经走向社会,传播爱和希望。

  受助儿童至今逢年过节总是写信给李业甫,他悉数收好并一一回信。李业甫心怀感恩,感慨道:“党和国家把我从一个不识字的农村放牛娃培养成医生,我赶上了一个好时代,如今我有这个能力,就一定要回馈给社会,为孩子多做事,希望他们每天都过得快乐,希望他们能成为对国家和人民有用的人,希望他们能帮助更多人。”

  (责任编辑:高继明)

凡注明 “中国中医药报、中国中医药网” 字样的视频、图片或文字内容均属于本网站专稿,如需转载图片请保留 “中国中医药网” 水印,转载文字内容请注明来源中国中医药网,否则本网站将依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维护网络知识产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