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学术临床 > 中医流派

司天运气方之苁蓉牛膝汤治验

龙砂医学

时间:2017-05-12 来源:中国中医药报 作者:薛晓彤 梁超 唐志安 郭香云 赵作伟 单建国

    编者按:龙砂医学流派代表性传承人顾植山认为,苁蓉牛膝汤虽为丁酉年运气之方,但只要是具备了木运不及的病机特点,即使不在该运气年亦可应用此方。临证应把握运气病机,灵活应用,病不从方,必要时舍症从脉。今年多位龙砂医学传承弟子,学用此方收到了佳效,现将部分验案摘要如下。

  《三因司天方》载苁蓉牛膝汤(苁蓉、牛膝、木瓜、白芍、熟地、当归、甘草各一钱,生姜三片,大枣三枚,乌梅一枚,鹿角一钱),乃为六丁年“岁木不及,燥乃大行,民病中清,胠胁痛、少腹痛、肠鸣溏泄。复则病寒热,疮疡疿疹痈痤,咳而鼽”所设运气方。

颅脑损伤

  宗某,男,51岁,2017年3月13日初诊。患者系外伤后左侧肢体活动不灵伴烦躁8年余。2年前曾以“颅脑损伤恢复期,症状性癫痫,胸8~10椎体压缩性骨折”住院。当时入院情况:言语尚流利欠清晰,被动体位,查体尚合作,计算力、定向力尚正常,双上肢肌力、肌张力正常,右下肢肌张力略高,肌力正常,左下肢肌张力正常,肌力Ⅳ级略高,间断有烦躁不安发作。入院后主要给予康复理疗,体能锻炼等综合治疗。颅脑MRI显示:外伤后脑萎缩;DTI示胼胝体及右侧皮质脊髓束损伤。

  诉近期,情绪烦躁,易怒,不配合训练,易疲劳,尿失禁2次,舌淡紫,苔薄白,脉沉无力,辨证为气虚血瘀,予补阳还五汤加减:黄芪60克,赤芍9克,川芎9克,当归9克,桃仁9克,红花9克,广地龙12克,黄连6克,石菖蒲9克,半夏9克,水煎服,日1剂,先予6剂。

  2017年3月20日二诊,药后未见明显改善,仍有尿失禁,烦躁失眠,纳呆,乏力,易疲劳,舌淡紫,苔白,脉左沉弱,右微滑,“春脉不应”,予苁蓉牛膝汤:酒苁蓉12克,怀牛膝15克,川牛膝15克,木瓜15克,熟地黄15克,白芍12克,当归15克,鹿角片9克,炙甘草6克,乌梅30克,炒酸枣仁15克,生姜6克,大枣9克,水煎服,日1剂,先予10剂。

  2017年3月31日三诊,药后睡眠改善,疲劳感减轻,尿失禁次数减少,近两日出现双目红赤,舌淡紫,苔薄白,左脉较前有力。考虑丁酉年二之气,少阳相火加临少阴君火,于上方加全虫6克以活血祛风,远志9克以导君火下行,檀香6克咸以养营,且制阳光上僭。予10剂,水煎服,日1剂。

  2017年4月12日四诊,目赤痊愈,睡眠好,情绪平稳,配合治疗,尿失禁一次,纳谷馨,大便调,舌淡紫,苔薄白,左脉微滑,右关滑,按三因司天方的加减法在二之气加白薇3克、玄参9克,予7剂。

  2017年4月20日五诊,诉情绪平稳,配合训练,未再尿床,纳谷馨,睡眠佳,舌淡红,苔薄白,脉微弦。效不更方,守方再进7剂。

  患者颅脑外伤史8年,2年前MRI示外伤性脑萎缩。患者素体肝肾不足,适逢丁酉年中运少角,木运不及,病情反复,出现情绪烦躁,肢体乏力,尿失禁,纳呆等症状。《黄帝内经》强调“必先岁气,无伐天和”,顾植山提出天、人、邪三虚致病的病因观,辨天、辨人、辨病证的病机观。笔者初诊因循既往经验采用补阳还五汤加减,囿于其“证”,未察“天虚、人虚”,故而枉效。二诊之后,遵从运气理论,选用丁酉年司天方苁蓉牛膝汤加减治疗,方逐步收功。(薛晓彤)

下利案

  靳某,男,29岁,2017年2月25日就诊。患者腹泻伴肠鸣4天。发病前2天腹胀,饭后加重,曾自行催吐,腹胀缓解不明显;食用火锅后腹泻,每日7~8次,水样便,偶有腹痛,不甚,无赤白脓血,无里急后重感。自服双歧杆菌三联活菌胶囊、黄连素片、蒙脱石散等药,大便次数略有减少。2天前他医就诊,予葛根芩连汤加减,服用1剂后腹泻加重,自觉背部恶寒,鼻流清涕,双足瘙痒,遂自行停药。舌暗淡,有齿痕,苔薄黄,脉数,左关弱。血常规:白细胞 11.87×109/L,中性粒细胞计数及比例均正常;大便常规与潜血结果无异常。

  予苁蓉牛膝汤原方:肉苁蓉18克,熟地黄15克,怀牛膝12克,当归15克,赤芍15克,木瓜15克,乌梅30克,鹿角片6克,生姜9克,大枣12克,炙甘草6克,免煎颗粒3剂(6袋),200毫升开水冲1袋,温服,日2次。

  患者次日复诊,述仅服本方1袋后,腹泻即止,诸症消失,复诊当日排便1次,基本正常,舌象如前,但左关脉应指流利,已为滑脉,嘱令3剂尽以巩固疗效,随访病情无反复。

  患者就诊前应用葛根芩连汤,为治热利之方,但服后不轻反重,患者左关脉弱,有肝木不及之象,苦寒燥湿之剂下咽,反增添背部恶寒、鼻流清涕、双足瘙痒等“木动则风内攻”之症;苁蓉牛膝汤虚则补母,水火双调,笔者加重乌梅剂量止溏泄,服药后左关脉由弱转滑,木安风止,诸症若失。(梁超)

重度高血压案

  朱某,男,39岁,2017年2月26日初诊。患者因头昏、头皮发麻3天,先在内科就诊,检测血压190/110mmHg,诊为高血压三级(重度高血压)。患者拒绝西药降压,转求中医治疗。刻下:头昏头晕,头皮发麻,面红,容易激动,夜寐欠佳,有时小腿肌肉痉挛,舌红苔少,脉弦细数。予苁蓉牛膝汤加减:肉苁蓉10克,怀牛膝10克,熟地10克,当归10克,炒白芍10克,木瓜10克,乌梅10克,炙甘草6克,水蛭10克,7剂。

  2017年3月8日,头昏明显好转,头皮发麻消失。血压检查为140/95mmHg。前方加川牛膝10克,7剂。

  2017年3月16日,诉头昏消失,头皮发麻未作,脚挛急未作,夜寐亦佳。查血压已降至130/85 mmHg,前方续服巩固。

  丁酉年,木运不及,容易表现为肝阴不足、肝风内动的证候。本例患者的各种表现,符合该运气病机特点,故投以今年的运气方苁蓉牛膝汤养血滋阴,益肾柔肝,阴血充足,肝风自然息灭。临床表现出来的降压效果,令患者惊叹不已。(唐志安)

失眠案

  江某,男,60岁,退休职工,2017年2月7日初诊。患者失眠1年余。患者1年前诊为前列腺癌,加之家庭琐事较多,整日心烦意乱,难以入眠,曾服药(地西泮、阿普唑仑等),效果差。刻见:每晚12时后渐有睡意,但易醒,多于凌晨1~3时醒,醒后无睡意,甚则彻夜难眠,伴焦虑急躁,口干,两胁胀满,易叹气,无头痛头晕,无恶心呕吐,纳谷一般,小便可,大便干,日1次,舌暗红,苔白略腻,脉左细弱,右沉。患者主症以失眠伴有胁肋胀满不舒,口干,脉象左脉细弱,具有肝木不及之象,符合今年岁运少角木运不及的运气病机特点,予苁蓉牛膝汤调其气机。

  处方:肉苁蓉15克,牛膝12克,生地黄12克,当归12克,白芍12克,木瓜12克,乌梅20克,鹿角胶6克(烊化),炙甘草6克,麦冬20克,郁金12克,生姜6克,大枣9克,6剂。

  2017年2月13日二诊,服药后夜眠较前易入睡,可正常入睡2~3小时,但仍易醒,多梦,口干,大便略干燥,舌暗红,苔白略燥,脉左弦细,右沉。上方加天冬20克,续服6剂。

  2017年2月20日三诊,患者能正常入睡5小时许,夜眠偶醒,但可继续入睡,口干减轻,纳谷可,二便调,舌暗红,苔薄白,脉细弦。上方续服6剂,随访眠好。(郭香云)

不孕症案

  张某,女,30岁,2017年1月16日初诊。患者一年来不能正常受孕,检查发现垂体泌乳素(35.78ng/ml)增高,为受孕转中医治疗。患者纳眠好,二便调,月经规律,末次月经的时间为2016年12月25日,经色、量、行经时间均正常,经前经期无不适,妇科检查正常,近半月来晨起轻感头晕,活动后消失,舌暗淡,苔白,脉弦细。处以苁蓉牛膝汤加减:肉苁蓉20克,制远志20克,怀牛膝20克,宣木瓜15克,炒白芍15克,西当归15克,大熟地12克,生姜9克,炒乌梅20克,鹿角胶5克(烊化),8剂,水煎服,日1剂。

  2017年1月24日二诊,服药后,患者头晕已不明显,舌瘀淡,苔白,脉弦细。上方继服7剂。

  2017年2月2日三诊,服上方后,患者无头晕,舌脉同前,余无不适。唯月经延后三天,量、色正常。调方如下:肉苁蓉20克,制远志20克,怀牛膝20克,宣木瓜15克,炒白芍15克,西当归15克,大熟地12克,生姜9克,炒乌梅20克,鹿角胶5克(烊化),盐菟丝子30克,制吴茱萸6克,7剂。

  2017年2月10日四诊,患者服药后无明显不适,今日化验垂体泌乳素18.42ng/ml,予上方再进10剂,以巩固疗效。2017年3月10来电,月经延后半月尚未至,化验早孕试验阳性。(赵作伟)

慢喉痹案

  肖某,女,63岁,江阴市人。自诉咽喉部深吸气时有明显的呼呼声,西医诊断为慢性咽喉炎,但奔波各大医院求诊,花了不少费用,治疗效果不佳。

  患者曾于2016年7月6日求诊,当时笔者还未入龙砂医门学习五运六气,见患者精神忧郁,体型消瘦,面色萎黄,精神差,表情痛苦,听诊有类似哮鸣声,诊为慢喉痹。

  按常规辨证论治,舌苔白腻,舌质淡,脉缓,无明显感冒咳嗽症状,痰液少,口干,纳可,眠可,二便尚可,偶有腰痛酸痛乏力症状。辨为气血亏虚证,予六君子汤合半夏厚朴汤加减:党参10克,炒白术10克,茯苓10克,生甘草5克,陈皮10克,法半夏10克,厚朴10克,紫苏10克,生姜片3片,大红枣3枚。

  7剂后去半夏厚朴汤,采用六君子汤陆续服用2个月余,虽精神状态有所好转,但咽喉部呼呼声未见好转。

  2016年12月30日患者又来复诊,诉咽喉部深吸气时仍有明显的呼呼声,偶有头晕,查舌中有裂纹,舌红衬紫,脉细无力。时笔者已跟随顾植山教授学用三因司天方,听他讲2016丙申年下半年火气郁发,气候燥热,可提前使用丁酉燥热年的司天方苁蓉牛膝汤,遂予处方如下:淡苁蓉10克,大熟地10克,怀牛膝10克,西当归10克,宣木瓜10克,炒白芍10克,制乌梅8克,鹿角霜10克(先煎),生甘草5克,7剂,水煎服,日1剂,分早晚饭后服用。

  2017年1月7日来诊时述,咽喉部呼呼声明显改善,精神佳,继以原方服用14剂后,患者来门诊诉呼呼声已完全消除。(单建国)

多汗、耳鸣案

  杨某,女,44岁,教师,2017年1月21日来诊。患者精神萎靡,面色黄暗,自诉近1个月不定时出汗明显,活动后加剧,耳鸣(如蝉鸣响),冬季手脚怕冷,腰酸明显,月经量明显较前减少,舌苔白腻,舌质衬紫,脉细弱,纳可,二便尚调。证属肝肾不足。予苁蓉牛膝汤加减:淡苁蓉15克,怀牛膝15克,大熟地15克,宣木瓜10克,西当归10克,炒白芍10克,制乌梅10克,鹿角霜15克(先煎),生甘草5克,7剂,水煎服,日1剂,分早晚饭后服用。

  2017年2月16日复诊,患者述服完7剂中药后,出汗和耳鸣(如蝉鸣响)症状都明显好转,精神亦转佳,效不更方,仍以原方续服。

  本案符合木弱金强的运气病机,故采用司天方苁蓉牛膝汤来治疗,取得了很好的疗效。(单建国)

  (文中所载处方、治法请在医师指导下使用)

  (责任编辑:高继明)

凡注明 “中国中医药报、中国中医药网” 字样的视频、图片或文字内容均属于本网站专稿,如需转载图片请保留 “中国中医药网” 水印,转载文字内容请注明来源中国中医药网,否则本网站将依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维护网络知识产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