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学术临床 > 国医大师学术思想

第三届国医大师医道传承(16)

朱南孙:继承创新,衷中参西

时间:2018-03-02 来源:中国中医药报4版 作者:董莉

  •审阴阳,看动静,是以阴阳两纲为统帅,提纲挈领,执简驭繁,是辨人体阴阳之盛衰,察气血虚实动静,把脉妇科疾病变化之法。

  •朱南孙在“肝气不舒,百病丛生,尤以妇人为先”的基础上,提出了“治肝必及肾,益肾须疏肝”“肝肾为纲”“肝肾同治”的妇科病临床治疗学说。

  古人有云:“有一代之政教风尚,则有一代之学术思想。”业医亦如此,朱氏妇科悬壶百年,医人无数,杏林满园,桃李满天,其学术思想沉淀厚重而别具一格。国医大师朱氏妇科第三代传人朱南孙总结前人经验、结合七十余年临床积累,对朱氏妇科学术思想加以总结,得出朱氏妇科学术思想为:资天癸,理肝气,经带通调;究奇经,养气血,毓麟之本;君臣精专,佐及兼证,善用药对;诊治妇疾,经孕产乳,适时为贵。

  朱南孙虽承家学,但从不囿于门户,涉足杏林七十五载,虚心勤勉,熟读经典,通晓现代医理,临证思维活跃,触类旁通,悬壶海上数十载,虚心勤勉,博采众长。在前辈的学术中,又汇入李东垣的脾胃学、朱丹溪的滋阴降火说、张景岳的温阳益肾论及唐容川、王清任的活血化瘀法,并揉和进陈自明、傅青主等临床大师的精髓,融为一炉。她破除门户,扬长抑短,衷中参西,追求创新,大大地丰富和发展了朱氏妇科。

  衷中参西,务求实效

  朱南孙曾先后求教于徐小圃、丁仲英、唐吉父等名家。二十世纪50年代倡言中西医结合时,朱南孙十分尊重向她学习的西医同道,在临诊中时时注意与他们切磋诊治疾病的心得。她认为,医学在发展,中医学应吸取现代科学技术和诊断手段,借以提高临床疗效,并由此探讨中医中药的奥秘。这一思想贯穿于朱氏整个医学实践。朱南孙将“治血证以通涩并用为宜”的学术经验加以演变,以“失笑散”为君,选择其祖父所创制“将军斩关汤”中数味主药,更新为一首具有祛瘀生新止血之效,治疗重症崩漏的验方。又同样以“失笑散”为君,配古方“通幽煎”“血竭散”中诸药化裁成一首治血瘀型重症痛经的验方——加味没竭汤(即化膜汤),并运用了现代科学方法系统地研究了验方“加味没竭汤”治疗痛经的机理,取得可喜成果。对输卵管阻塞性不孕,她主张整体调节(中医药调治)和局部治疗(输卵管通液)相结合,疗效明显提高。对已用西药调节月经周期、控制出血的子宫肌瘤、子宫内膜异位证的患者,中药则重在化瘀散结;若是功血病人,则以固本复旧为法。如此取中西药之长、注重临床实效的精神值得后辈学习。

  从合守变,燮理阴阳

  精于临床,善于总结,她将妇科治法的运用精炼为“从、合、守、变”四个方面,以四法为原则,燮理阴阳,贯穿辨证施治。“从”者,反治也。如寒因寒用、热因热用、通因通用、塞因塞用。若经少、经愆、乳少、经闭,症似静闭,应以动药通之、导之,然审证属精血不足、元气衰惫者,当充养精血,调补元气,以静待动,“血枯则润以养之”,即以静法治静症。再如崩漏、带下、状似动泄,当以静药止之、涩之,究其病因,则属瘀阻、癥积、湿蕴,须以动治动,用化瘀、消癥、利湿法治之。

  “合”者,兼治也。病有夹杂,动静失匀、虚实寒热错杂,制其动则静愈凝,补其虚则实更壅。朱氏临证寒热并调、七补三消,通涩并举,药应兼用。如治血瘀崩漏不止,以通涩并用调治;体虚证实之癥瘕之证,用攻补兼施,常以莪术合白术,消补相伍,寓攻于补。

  “守”者,恒也。对病程较长,症情复杂的慢性疾患,辨证既确,坚守原则,“用药勿责近功”,缓缓图治,以静守待其功。如治血枯经闭,以补充经源为先,证不变,守法守方,待经血充盈,出现乳腹作胀等行经之兆时,因势利导,通利经遂。

  “变”者,变通也。治病贵在权变,法随证变,并要因人、因时、因地制宜,及时调整治法。如实证痰湿阻络型闭经,先化痰疏络,待湿化痰除,地道得通,邪去正虚,当及时转变治法,或调补气血,济其源流,经水自调。

  “从、合、守、变”四法分述有异,皆紧扣病机,寓哲理于医理,管窥朱氏妇科临证经验之丰富。

  审慎动静,达于平衡

  朱南孙临诊圆机活法在握,辨证论治进退有序。她认为动静乃阴阳之兆,阴阳之道,损有余而补不足,以平为期;女子以血为用,气为上帅,贵在调和。认为诊治妇科疾患的要领归纳为“审阴阳,看动静”,作为临证之原则。审阴阳,看动静,是以阴阳两纲为统帅,提纲挈领,执简驭繁;审阴阳,看动静,是辨人体阴阳之盛衰,在妇科则察气血虚实动静,把握妇科疾病变化之态势,动之疾治之以静药,静之疾加之以动药,动静不匀者,通涩并用而调之, 更有动之疾复用动药,静之疾再用静药以疗之。

  君臣精专,善用药对

  朱南孙临诊,胸有定见,素以师古而不泥古著称。其治方多在十味左右,不超过十二味,组方严谨,味味有据,尤擅用药对,自成特色。女子以血为本,血症中尤以血崩最为凶险,医家每每感到棘手。南山公早年创制出著名治严重血崩的验方——“将军斩关汤”,小南先生沿用并推广之,认为有“补气血而驱余邪,祛瘀而不伤正”之功。后经朱南孙“治血证以通涩并用为宜”的学术经验加以演变,以“失笑散”为君,选择“将军斩关汤”中数味主药,更新为一首具有去瘀生新止血之效,治疗重症崩漏的验方——加味没竭汤,以其独特疗效被纳入国家级科研项目。朱南孙处方讲究配伍,或相须相使以增效,或相反相逆建奇功,可谓“游于方之中,超乎方之外”。药味不多,药量适中,依病情而定。如病体急虚,过补壅中,药量宜轻,常用6~9克,缓缓进取,渐收功效。朱南孙主张择药尽量少用气味难闻、难以入口之品,并告诫学生要全面掌握药性。如苎麻根有养阴清热止血安胎之效,又有润肠通便之力,尤益于阴虚血热胎漏伴便结不畅之先兆流产者,脾虚胎漏用之无益。再如莪术,有开胃之效,癥瘕痞结纳呆者多用。

  经孕产乳,适时为贵

  朱南孙临证施治,强调注意妇女经、孕、产、乳四期变化及少年、青年、壮年、生育期、更年期、绝经后等年龄阶段的区别。

  妇女经、孕、产、乳不同时期的生理病理变化及常见病症具有极大的不同,故用药也具有明显的阶段性。例如痛经的治疗需掌握给药的时间性、阶段性。气滞宜在行经前几天有乳胀、胸闷、小腹作胀时服药,疏肝调冲则经水畅行;血瘀者,行经初期,经水涩滞,腹痛夹瘀时,宜活血调经,瘀散经畅,腹痛可消;虚证者,宜平时调补,体质渐壮,即便行经期间不服药,痛经也会渐渐减轻。痛经又有婚前婚后之别,婚前痛经较为单纯,大多属先天肝肾不足,气血虚弱,或寒凝血瘀之类;婚后痛经常夹房事不洁之湿热瘀滞证,治当有别。

  从肝肾论治妇科疾患,是朱氏妇科学术思想之精华。朱南孙从肝肾同源及冲任隶属于肝肾这一生理关系出发,在其先父朱小南先生“肝气不舒,百病丛生,尤以妇人为先”见解的基础上,提出了“治肝必及肾,益肾须疏肝”“肝肾为纲”“肝肾同治”的妇科病临床治疗学说,贯穿临床实践,并指导后学,自成一派。朱南孙辨证用药,依据病情或月经周期变化,或单清不补,或清补并举,总使肝肾水木相滋,平衡协调。常以柴胡、黄芩、广郁金等疏肝、清肝方中配以女贞子、桑椹子、枸杞子等益肾之品;在滋补肝肾方中少佐青皮、川楝子等疏达肝气之药,并强调经前肝气偏旺,宜偏重疏肝理气调经;经后肾气耗损,宜着重补源以善其本。

  “冲任损伤”在妇科病机中占核心地位。朱小南先生将冲任与脏腑、气血、其他经络的生理、病理关系结合起来,曾系统地论述了冲任的生理病理,并提出理法方药。朱南孙深得其旨,对冲任虚损的研究更趋全面,认为婚久不孕究其病源有邪侵冲任,胞脉阻滞之由;房事不慎易致热瘀交阻,冲任阻塞;闭经尚有肝肾阴虚,冲任不足,血海空虚等,把妇科病机与冲任损伤紧密的结合起来。临症时针对妇女月经周期冲任气血盛衰出现生理性变化的特点,将补充冲任和疏理冲任分类组合,分别施用于月经周期的各阶段,在调理冲任时,对邪留冲任者,治贵在通。(董莉 上海中医药大学附属岳阳中西医结合医院)

(注:文中所载药方和治疗方法请在医师指导下使用。)

(D)

凡注明 “中国中医药报、中国中医药网” 字样的视频、图片或文字内容均属于本网站专稿,如需转载图片请保留 “中国中医药网” 水印,转载文字内容请注明来源中国中医药网,否则本网站将依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维护网络知识产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