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学术临床 > 名老中医临证经验

赵国岑治疗失眠经验

时间:2018-03-23 来源:中国中医药报 作者:张玉 胡皓

  赵国岑是河南省中医药研究院著名中医内科专家,主任医师,河南省脾胃病专业委员会名誉主任委员,第二批全国老中医药专家学术经验继承工作指导老师,全国名老中医专家传承工作室指导老师。赵国岑从医50余年,医德高尚,学验俱丰,对内科疑难杂症的治疗经验独到。现将赵国岑治疗失眠的经验总结如下。

疏肝泄火,安神养血

  肝为刚脏,体阴而用阳,肝藏血,血舍魂,思虑过度,或情志过极,致肝气郁结,疏泄失常,郁久化火生风,风火内扰,心神难安而见不寐、急躁易怒、口渴喜饮、目赤口苦、小便黄赤涩痛、大便干结,舌红苔黄,脉弦数。正如《症因脉治·内伤不得卧》所云:“肝火不得卧之因,或因恼怒伤肝,肝气郁滞,或尽力谋虑,肝血所伤,肝藏血,阳火扰动血室,则血不宁矣。”治疗应疏肝养血,泄火安神。方选逍遥散、滋水清肝饮或龙胆泻肝汤加减化裁。药物选择上喜用生龙骨、生牡蛎、珍珠母、龙齿、白芍、丹参、山萸肉、熟地黄、白术、茯苓、夏枯草。以达平肝潜阳、育阴柔肝、重镇安神之功效。

补益心脾,养血安神

  《类证治裁·不寐》云:“思虑伤脾,脾血亏损,经年不寐”。《景岳全书·不寐》云:“劳倦思虑太过者,必致血液耗亡,神魂无主,所以失眠。”思虑劳倦太过或后天失养,伤及心脾,阴血暗耗,血不养心,心无所主,神不守舍,则见失眠不寐、多梦易醒、心悸健忘、肢倦神疲、饮食无味、面色少华、头晕目眩,舌淡苔薄,脉细弱。治疗以补益心脾、养血安神为主,方选归脾汤、养心汤加减化裁。药物选择喜用党参、白术、合欢花、夜交藤、柏子仁、炒枣仁、桂圆、龙眼、当归、五味子、茯神、炙甘草。

和胃调中,佐以安神

  《灵枢·海论》云:“胃者,水谷之海也。”《素问·逆调论》曰:“阳明者胃脉也,胃者,六腑之海,其气亦下行,阳明逆,不得从其道,故不得卧也。下经曰:‘胃不和则卧不安也’,此之谓也。”《张氏医通·不得卧》亦云:“脉数滑有力不眠者,中有宿食痰火,此为胃不和则卧不安也。”如饮食不节,饱食无度,宿食停滞,损伤脾胃,其血生化乏源,则心无所主,神无所附而见失眠不寐、嗳气不舒、纳谷不香、脘腹痞满、嗳腐吞酸,舌苔腻,脉滑。治以和胃调中、佐以安神。方选《内经》半夏秫米汤和保和丸加减,药物选择上用半夏、白术、焦三仙、竹茹、连翘、陈皮、茯神、砂仁、蔻仁等。

滋阴降火,交通心肾

  《类证治裁·不寐》有“阳气自动而之静,则寐;阴气自静而之动,则寤;不寐者,病在阳不交阴也”。《景岳全书·不寐》曰:“有因肾水不足,真阴不升,而心阳独亢者,亦不得眠。”心为君主之官,主神志,在五行属火,位居上而属阳,以下降为和。肾为先天之本,在五行属水,位居下而属阴,以上升为顺,心火必下降于肾以温肾水,肾水必上济于心则不致心火独亢。反之则心肾不交,水火失济,终致心神被扰而见虚烦不寐、心悸不安、头晕耳鸣、健忘、腰膝酸软、口干津少,舌红少苔,脉细数。治疗以滋阴降火、交通心肾为主。方选交泰丸与黄连阿胶汤化裁。药物选择牡蛎、龙骨、柏子仁、白芍、当归、枸杞子、山萸肉、黄连、肉桂、阿胶、龟板,且肉桂用量在3克以内,只取其引火归元之意,以防温燥助火。

镇惊定志,益气安神

  胆者居六腑之首,为中正之腑。若素常体弱,善惊易恐或暴受惊骇,惊则气下,胆腑决断无权。正如《沈氏尊生书·不寐》所云:“心胆俱怯,触事易惊梦多不祥,虚烦不眠。”临床常见失眠不寐、心中惕惕、惊悸不安、神疲体倦、气短乏力,舌淡,脉弦细而弱。治疗以镇惊定志为主,佐以益气安神。方选琥朱散、安神定志丸和酸枣仁汤加减。药物选择琥珀、朱砂、龙齿、酸枣仁、茯神、远志、知母。朱沙用量在0.5克,不可多用、久用,以防汞中毒。且琥珀、朱砂以研末冲服为妙。

化痰祛湿,调畅气机

  《灵枢·大惑论》云:“卫气不得入于阴,常留于阳,留于阳则阳气满,阳气满则阳跷盛;不得入于阴则阴气虚,故目不瞑矣。”若过食肥甘,助湿生痰或脾胃受损,运化失常,湿停痰生或肝失疏泄,木郁脾土,痰湿内阻,阻碍气机运行,终使阴阳之气运行受阻,不得正常交接,故见失眠不寐、痰多胸闷、头重身痛、恶食嗳气、吞酸恶心,苔腻或白或黄,脉滑数。治疗以化痰祛湿、调畅气机为主。方选三仁汤与十味温胆汤加减。药物选择喜用生薏苡仁、杏仁、砂仁、陈皮、竹茹、石菖蒲、酸枣仁、茯苓、半夏、甘草。

典型病例

  患者,女,48岁。,2014年3月24日就诊。自诉不寐5年余,服过各类西药镇静剂,始则有效,再服无效。每晚只能休息2小时左右,再难入睡,自感神疲乏力,精神萎靡不振,头晕,泛泛欲吐,不思饮食,胸闷不畅,善太息。曾服疏肝解郁、养血安神中药近半年余而无效。舌淡红,苔白厚腻,脉滑。中医辨证为痰浊中阻,气机不畅,阴阳不相交接。治以祛痰化湿,调达气机,佐以安神。药用生薏苡仁30克,杏仁10克,砂仁6克,陈皮12克,竹茹15克,石菖蒲12克,酸枣仁25克,半夏10克,炙远志12克,茯神18克,焦三仙各10克,制香附12克,炙甘草5克,生姜9克,红枣4枚。5剂,水煎服。

  二诊:不寐稍轻,胸闷,头晕,泛泛欲吐减轻,进食增加并有食欲,可知饥饿,舌脉同前。前方加枳壳12克,紫苏梗15克,乌梅1枚。5剂,水煎服。

  三诊:不寐、神疲乏力明显减轻,精神大有好转,唯仍感胸闷不畅,善太息,舌淡苔薄白根部略腻,脉弦滑。赵国岑认为湿邪减轻,肝气郁结已现。更方如下:柴胡9克,枳壳10克,炒白芍15克,生薏苡仁30克,砂仁6克,陈皮12克,酸枣仁25克,半夏10克,炙远志12克,茯神18克,石菖蒲12克,夜交藤25克,合欢花20克,炙甘草5克。上方加减服用3月余,睡眠正常而诸证悉平。随访至今未复发。(作者单位为河南省中医药研究院附属医院、赵国岑名医传承工作室)

(Y)

凡注明 “中国中医药报、中国中医药网” 字样的视频、图片或文字内容均属于本网站专稿,如需转载图片请保留 “中国中医药网” 水印,转载文字内容请注明来源中国中医药网,否则本网站将依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维护网络知识产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