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学术临床 > 国医大师学术思想

第三届国医大师医道传承(28)

刘嘉湘:以人为本,扶正治癌

时间:2018-06-15 来源:中国中医药报4版 作者:刘苓霜 田建辉 孙建立

  刘嘉湘为上海中医药大学及龙华医院终身教授、主任医师、博士生导师,第三届国医大师,全国老中医药专家学术经验继承工作指导导师。从事中医工作近60年,谙熟经典,学验俱丰,创建“扶正治癌”学术思想体系,建立肺癌中医辨证分型标准与疗效评价体系,构建中医肿瘤转化研究体系,研发三种治癌中药新药,积极推动中医肿瘤学科的创建和发展。

  扶正为主 培植本元

  《内经》云:“正气存内,邪不可干”,“邪之所凑,其气必虚”,《诸病源候论》载有:“积聚者,由阴阳不和,腑脏虚弱,受于风邪,搏于腑脏之气所为也”,《外证医案汇编》指出:“正气虚则成岩”,《医宗必读》提出:“积之成者,正气不足,而后邪气踞之”。刘嘉湘从历代医籍中受到启发,又重新整理跟师张伯臾、庞泮池、陈耀堂等老师学习时的笔记,并结合自身临床经验,提出恶性肿瘤的形成主要由于正气不足、阴阳失衡、脏腑功能失调、机体抗病能力下降,内外邪毒乘虚内蓄于经络、脏腑,导致气滞、血瘀、痰凝、毒聚相互胶结,日久形成局部瘤块。肿瘤是一种全身属虚、局部属实的本虚标实病证,正气虚损是肿瘤发生发展的根本原因和病机演变的关键,邪毒结聚是形成肿瘤的外在条件,而癌瘤只是全身性疾病的局部表现。治疗肿瘤不能“只见局部、不见整体”“治癌不治人”,而应“以人为本”,通过调节机体阴阳、气血、经络、脏腑的生理功能,发挥内在抗病能力,达到抑制肿瘤、缓解病情,“除瘤存人”“人瘤共存”,甚至获得治愈的目的。因此,刘嘉湘提出扶正治癌就是在辨证论治的原则指导下,选用治疗虚损不足的中药培植本元,调节人体的阴阳气血和脏腑经络的生理功能,增强机体内在的抗病能力,提高免疫功能,祛除病邪,抑制癌肿发展,缓解病情,提高生存质量,延长生命,甚至达到治愈的目的。

  扶正祛邪 相得益彰

  从广义而言,祛邪包括手术、放疗、化疗,以及清热解毒、软坚散结、活血化瘀、以毒攻毒(峻烈中药攻邪杀瘤的方法)等。《医宗必读》说:“正气与邪气,势不两立,一胜则一负。”对于肿瘤治疗的一个关键问题,就是如何既能消灭癌肿,又要不伤正气。扶正与祛邪必须根据疾病的不同阶段、机体不同的病理状态而定,其目的是纠正邪正盛衰,调整阴阳失衡,从而达到“除瘤存人”“带瘤生存”的目的。刘嘉湘主张扶正是根本,祛邪是目的,扶正之中寓于祛邪,祛邪之中意在扶正,扶正与祛邪相辅相成,相得益彰,不可偏废。他认为只有谨守病机,抓住病变的主要矛盾和矛盾的主要方面,处理好扶正与祛邪的关系,立足于扶正,佐以祛邪,使两者有机结合才能紧紧掌握治疗肿瘤的主动权,达到“治病留人”的目的。刘嘉湘反对一见肿瘤,就滥用破气破血或大苦大寒之品一味攻伐,图一时之快,结果即或有效,也正气大伤,难以长期存活。

  辨证为要 务求精准

  扶正法虽属“补法”范畴,但不是补益中药的简单堆砌,更不是不分阴阳气血面面俱到的“十全大补”,而是根据患者临床症状、舌苔、脉象、病程长短、病变范围等情况,分清患者体质的阴阳虚实,辨明脏腑气血之盛衰,有针对性的补其不足,调整失调之阴阳气血脏腑功能,使阴阳平衡,正气自复。祛邪也不是一味地应用活血化瘀、清热解毒、以毒攻毒的药物猛攻,而是根据肿瘤形成和发展的病机变化有的放矢地择用药物以祛除邪实。

  刘嘉湘强调:“有是证用是药”,临床辨证要紧扣病机,精准用药。肿瘤患者病机复杂、病情变化多端,辨证虚除了辨清气虚、阴虚、血虚、气阴两虚、阴阳两虚外,还要落实到具体脏腑,辨邪实当分清是气滞、血瘀、热毒、痰凝,抑或兼而有之。

  辨证辨病 结合用药

  肿瘤是一种具有独特病理表现与病理过程的疾病,治疗时常在辨证论治的基础上根据肿瘤的部位、TNM分期(目前国际上最为通用的肿瘤分期系统)、病理类型、病程长短等情况加以辨病治疗。不同部位的肿瘤根据现代药理实验和临床经验选用不同的扶正方药和酌情应用软坚散结、清热解毒、理气化瘀等祛邪中药,以提高对瘤灶的控制。如肺癌常选祛邪中药有石上柏、石见穿、白花蛇舌草、七叶一枝花、蜀羊泉等;胃肠肿瘤常用野葡萄藤、藤梨根、红藤、苦参、半枝莲等;肝癌常用半枝莲、岩柏、漏芦、白花蛇舌草、夏枯草、生牡蛎等;泌尿及生殖系统肿瘤常用土茯苓、龙葵、蜀羊泉、白花蛇舌草等;脑瘤常用的有蛇六谷、生南星、夏枯草、海藻、生牡蛎等。疾病不同治疗阶段辨病治疗策略也应有所调整,放化疗中根据病证维护正气为主,清热解毒、软坚散结、活血化瘀之品应酌情慎用或少用;未行放化疗仍应以扶正为主,但祛邪的药味药量可以适当增加。这样,既辨证又辨病,使辨证与辨病有机地结合,从而进一步提高临床疗效。

  扶正培本 重视脾肾

  肿瘤患者经过手术、放化疗等多种攻邪疗法,正气损伤,以脾、肾两脏为主,常出现脾气虚、脾肾阳虚、肾气虚、肾阴虚、肾阳虚、阴阳两虚等证。刘嘉湘在扶正培本时十分重视扶脾益肾,调补脾肾是刘嘉湘最常用的扶正培本治法之一,在具体应用时有益气健脾、健脾温肾、温肾壮阳、健脾温阳利水、温肾滋阴、益肾填精等诸多法则。益气健脾时不忘温肾阳以暖脾阳;补肾阴配伍仙灵脾、肉苁蓉以阳中求阴,使“阴得阳升则源泉不竭”;补肾阳时配伍以地黄、首乌、枸杞子、女贞子、山萸肉、黄精或血肉有情之鳖甲、龟板等,使“阳得阴助则生化无穷”。

  善抓主症 重视舌脉

  刘嘉湘在辨证中十分注意望、闻、问、切四诊合参,善于抓住主要症状进行辨证。如阴虚证以口干,舌质红或绛,苔少或光剥无苔为主症;脾气虚证以神疲乏力、纳呆、腹胀、便溏,舌质淡,舌边有齿印为主症;气阴两虚证以气短乏力,口干不多饮,舌淡红或红有齿印、体胖为主症;动则气促,口干不多饮,腰酸畏寒,夜间尿多,舌质淡红或黯,脉沉细为阴阳两虚证的主要表现。局部肿块或见瘰疬痰核属于痰毒凝滞之症;胸脘胀闷,攻窜作痛常为气滞证的主要表现;疼痛固定,如针刺刀割为血瘀证之症。

  刘嘉湘辨证十分注重舌脉,尤其善于察舌,认为观舌质可晓正气盛衰,察舌苔可知邪之深浅,常伸手触摸一下患者舌苔,了解其润燥,判断津液之盈亏。为外国友人或幼儿诊治时语言不通,他通过三部九候仔细诊脉,以脉测证,对脏腑功能、寒热虚实做出准确判断。恶性肿瘤病势缠绵,病情危重,常常变生他证,刘嘉湘每从舌质、舌苔、脉象的细微变化洞悉证型的转变,主症和舌脉灵活取舍,及时改变治则治法,调整方药,使机体达到新的平衡,因而取得理想的疗效。

  善用经方 选药精当

  刘嘉湘运用经方治疗肿瘤复杂病证得心应手,如小柴胡汤治疗癌性发热,葶苈大枣泻肺汤合苓桂术甘汤、己椒苈黄丸治疗癌性胸水,小陷胸汤治肺癌胸满痰多,旋覆代赭汤合连苏饮治疗食道癌呕恶噫气,葛根芩连汤治肠癌湿热内蕴之泄泻等,无不效如桴鼓。同时应用也根据病情需要,善于酌情精选时方,使经方和时方的有机结合,常获显著疗效。

  刘嘉湘提倡“攻不宜过,补不可腻”,用药十分平和,注意顾护胃气,极少用大毒猛攻之品。选用药物除了考虑性味归经外,十分重视现代药理研究成果,根据不同的药理作用及机制,尽可能地选择既有明确的传统功效,又经现代药理实验证实具有抗癌活性的药物,做到一药多用。如扶正中药北沙参、天冬、女贞子、生黄芪、白术、淫羊藿、木馒头等既可提高免疫功能,又能抑制肿瘤增殖,是具有双向作用的中药;再如,生南星化痰之功甚著,现代药理证实又有抗癌作用,故常用于痰毒内结之肺癌、脑瘤、食道肿瘤、恶性淋巴瘤等;猫人参既有健壮作用,又能治癌性胸腹水,故常用于治疗顽固不退之癌性胸腹水;生苡仁既能健脾利湿、清热排脓,又能抑制癌细胞生长,常用于恶性肿瘤脾虚痰湿、热毒内结之病证。平淡之药屡见其效,当归功于刘嘉湘准确的辨证和丰富的用药经验。(刘苓霜 田建辉 孙建立 上海中医药大学附属龙华医院)

(注:文中所载药方和治疗方法请在医师指导下使用。)

(D)

凡注明 “中国中医药报、中国中医药网” 字样的视频、图片或文字内容均属于本网站专稿,如需转载图片请保留 “中国中医药网” 水印,转载文字内容请注明来源中国中医药网,否则本网站将依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维护网络知识产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