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学术临床 > 国医大师学术思想

第三届国医大师医道传承(30)

尼玛:深挖经典重炮制,诊察整体倡三因

时间:2018-07-30 来源:中国中医药报4版 作者:多杰拉旦 彭毛东主

  •尼玛常说:“培养藏医悟性是正确理解藏医实质,解决藏医教研中的疑难问题,塑造高素质的藏医人才,继承和创新藏医的法宝。”

  •尼玛广纳百家之长,在学术思想上,极力倡导三因学,他说:“三因紊乱会导致各种疾病,调理三因平衡是保障人体正常功能的首要条件。”

  藏医尼玛,10岁拜罗桑郎多嘉措大师为师受《根本医典》灌顶,始学藏医,后跟随老藏医诺果日却智、狄扎寺次成嘉措大师学习藏医经典理论,到青海省中医院进修,学习人体学、诊断学、外科手术及中药学、炮制等知识。返回故乡后,跟随次成大师学习的同时筹建了甲乙合作医疗站,治好许多患者,得到了当地民众的赞誉。

  重视经典理论

  尼玛从17岁开始悬壶治病,至今从未脱离临床实践。但他更重视基础理论研究与临床技能的学习,坚持理论指导实践,实践中升华理论。他说:如果一名医生只记住了一大堆的对号入座的方药,而没有基础理论作为指导,那他就不可能应付复杂多变的临床病证。

  精读经典,是历来名老藏医登上医学辉煌殿堂的台阶。几乎所有的名老藏医都能背诵《四部医典》《晶珠本草》等基础性藏医经典。尼玛对启蒙教材《四部医典》和《晶珠本草》至今仍爱不释手,哪怕工作再忙,每日必须背诵几页半章。他常说:“藏医人一定要养成‘读经典,做临床’的习惯。临证可以检验所学的知识,而读书能够解决临证所遇到的问题,相辅相成,好处甚多”。跟随尼玛出诊,他会手把手教给脉诊,娴熟《后续医典》中所述各种实践操作,特别强调年轻医生一定要掌握把脉要领;查房随诊时,他会突然问:“此症与《秘诀补遗》所述的哪一种病相同?用什么方?”这不但说明他对经典了如指掌,而且处处循循善诱青年医生。他说,其实现在的很多病看似复杂,只要用《四部医典》中的相应教诫来力涉猎更多的著名医著,这样才能知识全面、深刻。精读经典,是学习和继承名老藏医经验的一条捷径。另外,尼玛精读经典,贵于实践,善于总结,将自己的临证体验和经验写成文章,使他的医学思想能发挥更大价值,在写作中锻炼分析和思考能力,也可升华对经典的认识。

  注重悟性培养

  尼玛认为,要学好藏医必须做到勤、恒、精、悟,这是学好藏医藏药的基本功。其中“悟性”尤为重要,悟性是创造者在一定知识和能力的基础上突发性地发现问题、提出预见和解决问题的心理现象。藏医药学作为藏族传统文化“十明学”之一,具有宏观、整体、综合性、信息性、辨证性等特性,与哲学、佛学、天文历算等藏族其他学科之间有着密切关系。因此,涉及内容深奥广博、蕴涵着丰富的藏族传统文化精粹,若不具备综合知识和相应的领悟能力,很难学好用好藏医药。藏医经典《四部医典》曰:“上智者学习简略的《概论续》;中智者学习较细的《论述续》;下智者学习极其详细理论与临床实践相结合的《秘诀续》”,从中不难看出智力和悟性在学习中的重要作用。尼玛常说:“培养藏医悟性是正确理解藏医实质,解决藏医教研中的疑难问题,塑造高素质的藏医人才,继承和创新藏医的法宝。”尼玛临床经验和学术思想是他一生对常见病和一些疑难杂症的辨证施治,精心布药遣方的结晶。他不但涉及临床,而且涉及药材传统感观鉴别、独具特色的药物炮制和显效的验方配制都是他一生对藏医学悟性的总结。

  临证要诀

  注重三因病证的诊治

  尼玛广纳百家之长,在学术思想上,极力倡导三因学,他说:“三因紊乱会导致各种疾病,调理三因平衡是保障人体正常功能的首要条件。”三因学说在藏医临床上应用广泛,是藏医诊断与治疗的理论根据。他说治疗脏腑疾病时,不能仅从脏腑着眼,而要与三因相联系,要注意三因的运化、腐熟功能是否正常,无论火水土风四元紊乱,还是久病虚弱均可导致三因失调。三因失调便影响脏腑的功能,引起各种脏腑发病,故所有疾病发病机理均涉及三因。因此,治疗疾病时首先要调理三因,才能达到满意的效果。

  重视脏腑与五官的辨证

  藏医学认为人体是一个整体,构成人体的各组织器官之间及其病理上相互影响,辨识清楚各种病证与脏腑和五官之间的关系对提高临床疗效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

  医典中所述的“五官显花”即舌为心之花、目为肝之花、鼻为肺之花、耳为肾之花、唇为脾之花,说明五官的异常变化可反映出脏腑的病变情况,而且五官与身体其他疾病也有直接关系。因此,藏医诊断疾病时要注意诊察眼、耳、鼻、舌及身体的触觉等五官的颜色、润泽及其视觉、听觉、嗅觉、味觉、触觉等五识的灵敏程度,可以诊断出某些疾病。

  心脏与六腑中的小肠和五官中的舌相表里。心为思之官,五行属火,是火元精华之依所;小肠五行亦属火,为储存饮食糟粕之腑,火元糟粕之依所,舌与心脉相连,故有关联。舌苔出现花斑、龟裂、发黑、发青及结巴不利等毛病,可视为心脏和小肠有病。

  肺与六腑中的大肠和五官中的鼻互为表里。肺属金,为气之依所;大肠是把聚起来的食物糟粕加以存储之腑,鼻与肺动脉相连,相互关联。鼻如果出现发紫、发黑、阻塞等毛病,可视为肺和大肠有病。

  肝与六腑中的胆囊和五官中的目互为表里,肝为体热和火元精华之依所,是运化血液之脏,为赤巴之依所;目亦属火,与肝脏相连,肝开窍于目;胆囊为储存火元糟粕之皮袋,相互关联。如果视力模糊,剑突下部疼痛,脑部可诊断为眼障病。尼玛认为,在外因影响下,一旦赤巴紊乱,则导致肝火偏盛偏衰。肝火盛衰,则引起其运化血液的功能受损,也影响遍行隆功能紊乱,造成气血两损。因而目不得肝血滋养,能视赤巴和维持视神经的维命隆功能衰弱,引起视物模糊等众多眼病。治法则应保肝疏肝,加强肝脏生化功能为主。十三味红花丸主治肝病,有保肝疏肝的功效,十五味萝蒂明目丸功效清肝、明目,用于早期白内障。剑突下部有疼痛对症给服大月晶丸,这些均可提高视力,消除剑突下部疼痛症状。

  脾与六腑中的胃和五官中的唇互为表里。脾属土,为土元精华之依所;胃为储存饮食糟粕、黏液之腑,为土元糟粕之依所,脾脉分布于唇,相互关联。故唇出现干裂、肿麻、发青、发黑、花斑、生水泡、疮疡等毛病,可视为脾和胃有病。如果经常少量腹泻,胃疼痛,肤色白、巩膜发白,舌色红润,脉弱而迟。可诊断为“普如”(胃萎缩症)伴“居干”(久泻)。尼玛认为,久泻是因热邪下落于腑或寒性不消化等引起的久泻不愈的一种小肠疾病。是未能及时治疗,延误日久或过量食用辛酸味、腐败变质、寒性食物而诱发。治法主要以提升胃火、止痛、止泻为主。初诊时未做相关实验室检查,有的医生考虑可能是由虫病引起的腹泻,故给药对症之杀虫药物“七味酸藤果丸”和“仁青芒觉”,但病情未见好转。尼玛根据久泻病的治则,服用止泻止痛药物“十五味止泻木散”和“十味消食散”,加服提升胃火和健胃消食之药物“大月晶丸”“甘露月晶丸”“坐珠达西”等后疗效显著,病情明显好转。

  诊察外界环境

  人体与外界环境之间时刻保持着相对动态平衡,如果外界环境发生变更,动态平衡便会遭到破坏,人体就会发生疾病。所以诊断要问清患者的住址,什么时间容易发病等,掌握外界环境对患者的影响。

  诊察患者体质

  患者体质与疾病的发生有直接的关系。例如:老年人属隆型人,容易患隆病;青壮年人属赤巴型人,容易患赤巴病;儿童属培根型人,容易患培根病。因此诊察患者属于何种类型人,属于那种年龄阶段的人,从而更容易了解易发何种疾病。

  治疗皮肤病经验

  尼玛以黄水为万病之源学说为指导,创制出有关皮肤病的一系列经验方。黄水是藏医学中的概念。黄水存在于全身各处,在肌肤及关节处较多。它的本性既不属热,也不属寒,病变后寒热两性俱全。发生血和希拉所转化者与热相结合,成为热性黄水病,亦称黑黄水病;为巴达干和赫依所转化者与寒相结合,成为寒性黄水病,亦称白黄水病;病变之黄水亦能以合并、聚积等类型进而引起各种疾病、如白癜风、牛皮癣、虫病、疥癣、痹病、白喉、炭疽、丹毒、疱疹、浮肿、水肿等。尼玛认为寒热失调是发生皮肤病的根本原因,基本病机是局部血脉阻塞、气血凝滞。他通过大量病例,总结出了许多经验方,并结合藏医外治法联合治疗皮肤病。

  药材炮制

  尼玛是国内藏药传统炮制技术的老专家,在藏药炮制加工方面具有独到的见解和丰富的实践经验。他常说:“药物疗效,是藏医的生命所在,而炮制是提高药物疗效的重要手段。”藏药炮制是依据藏药理论,辨证施治用药的需求和药物自身性味,以及配方、制剂的不同需求,而采取的一项提高药物疗效的制药技术。目的是为了去除杂质和非药物部分,消除或降低药物的毒性,改变或缓和药性和药效。藏药之所以具有独特的治疗效果,除了所使用的药材质地纯正、药性强劲外,独特的炮制工艺也是重要的因素之一。

  藏药炮制历史距今有1300年,水银洗炼法(藏语通常简称为“佐太”)是藏药传统炮制方法中工艺最复杂也是最危险的一种炮制法。所有名贵珍宝药都离不开药引子佐太,而佐太传统炮制法,整个藏区能掌握这种技术的屈指可数。1987年,尼玛首次在黄南州藏医院参加了由措如次朗大师主持的“佐太”炮制技术培训班,后来在青海省藏医院亲自主持成功炮制出名贵藏药“佐太”,并生产出了一批质量保证的珍宝药品。几年来,他根据藏药理论,结合多年的炮制经验,亲自指导了各种藏药的炮制技艺,为藏药炮制模范化建立做了大量基础性工作。

  尼玛从医60余载,造诣精深,治学严谨,医研俱丰。他在诊疗之余,主持整理《藏医临床札记》《藏医药选编》等古籍,参与《中国医学百科全书·藏医学》《青海省藏药标准》《青海藏医学院本科教材》中的《杂病学》《中等专科学校藏医教材》等的编写工作,并主持《藏医药浴对类风湿性关节炎的免疫调整作用研究》等研项目。(青海省藏医研究院 多杰拉旦 青海省藏医院 彭毛东主)

(注:文中所载药方和治疗方法请在医师指导下使用。)

(D)

凡注明 “中国中医药报、中国中医药网” 字样的视频、图片或文字内容均属于本网站专稿,如需转载图片请保留 “中国中医药网” 水印,转载文字内容请注明来源中国中医药网,否则本网站将依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维护网络知识产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