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学术临床 > 歧黄论坛

《内经》与《伤寒杂病论》

时间:2018-11-30 来源:中国中医药报4版 作者:余瀛鳌

  《黄帝内经》人所共知,奠定了全方位的中医学术、理论基础。其主体内容约成书于战国后期。现存刊本中,则又杂有秦汉文句,故多认为《内经》虽非黄帝、岐伯亲著,亦非一人、一时之作。故明代桑悦《内经钞》说:“(《内经》)乃先秦、战国之书,非岐黄手笔,其称上古、中古,亦一佐证。玩其词意,汪洋浩瀚,无所不包。”方孝孺《逊志斋集》亦指出:《内经》“出于战国秦汉之人。”程颢也认为:“观《素问》文字气象,只是战国时人作。”元末明初著名医学家吕复在《内经或问》中说:“世称黄帝、岐伯问答之书,乃观其旨意、殆非一时之言,其所撰述,亦非一人之手。”至于为何将书名称为《内经》,吴昆则谓:“五内阴阳,谓之内;万世宗法,谓之经。”

  当然,我们应该重点强调的是,《内经》确具有完整的学术理论体系,这是不争的事实,素为历代医家所尊崇。

  《内经》堪称医道之宗

  我是世医家庭出身,但新中国成立初,全国没有中医高等院校,先父余无言公让我先学西医,以后有机会再学中医,故我先毕业于上海第二医学院,后分配至北京中央直属机关第二医院任内科医生。1955年冬,我有机会参加全国首届西医学习中医研究班系统学习中医药学。1956年有幸拜在名医秦伯未先生门下,秦伯未老早在民国时期,即以精研《内经》闻名,世称“秦《内经》”,有多种《内经》著述。1959年初,他让我系统、全面性学习《内经》,因为他有旧作《内经类证》,很想重刊此书,但又工作太忙,他让我系统、全面地学习《内经》,并将书中有关病证的内容抄录卡片,我花了将近一年的时间,将《内经》中涉及病证的原文摘录了一千多张卡片,并与秦伯未老一起分类。对《内经》所列病证条文,均注明出处,并在病证分类之后逐篇写一段按语,内容包括中西医观点。此书(指重订本《内经类证》,秦伯未原编、余瀛鳌重订)刊行后,在一年多时间内,刊印了三次,作为是《内经》病证研究者,我深感此书对临床医学亦有重大的贡献。因为它记述了44种病类,311种病证与病候。每一病类,则有概论和诸证,条文的次序基本上按“因、证、脉、治”予以编纂、排列。又本书引摘的原文,尚包括《素问遗篇》在内。可以说《内经》所列病证是历代中医文献中最早的记述。

  《内经》全书,大致包括摄生、脏腑、经络、病因、病机、病证、诊断(又多见证候分析)、治则、方药、针灸、导引、运气等,更涉及与其相关的多种学科内涵,堪称是“医道之宗”,是我国存世医著中最重要的典籍。

  《伤寒杂病论》诸多内容受《内经》影响

  历代中医界人士往往有一个共识,那就是奠定临床医学广泛基础的是东汉张仲景的《伤寒杂病论》,但张仲景书中观察病证和诊疗的内容受《内经》的启示和发挥良多,最主要的是他开创了辨证论治的基础。但这个基础内有若干阐述是在他习读、参考《内经》的基础上取得的。如《内经》对于一些病证,往往有一些规律性的认识。比如说对于温热病,每由受寒引起。又如在《素问·生气通天论》明确指出“冬伤于寒,春必病温。”《素问·至真要大论》说:“诸湿肿满,皆属于脾。”对于暑热病证,《素问·热论》说:“先夏至日者,为病温;后夏至日者,为病暑。”这就告示我们,所见类似病证,当予审慎鉴别,类似的记述颇多。

  《伤寒杂病论》中的病证内容,也有受《内经》的若干影响。其中《伤寒论》将伤寒分为六经病,就是受《内经》的启发。张仲景在阐介六经病时,将重点放在病证、脉象和治疗方面,如书中所述辨太阳病至厥阴病的“脉证并治”和《金匮要略》中论述多种内科杂病时,对多种病证,都突出“脉证并治”,如“疟病脉证并治”等,这与《内经》论病的基本风格是一致的。从上述列举,可以看到,这两部经典名著反映了它们之间具有一定的传承关系。与此同时,我们也要认识到,《内经》全书有一些内容已经散佚,故在“证、因、脉、治”的治疗方面,内容较为单薄,存世的治疗方剂也不多。

  至于说张仲景辨证论治,实际上《内经》对有关病证已注意到这个问题。我记得在青年时习读《内经》,也曾深感《内经》的宏论深邃,不可避免有难以理解的困惑。如我当初在阅习《内经》看到《素问·咳论》时,书中说:“五脏六腑皆令人咳,非独肺也”。我想咳嗽属于呼吸系统病证,怎么会“五脏六腑皆令人咳”呢?遂以此向秦伯未老请教。他答称:“咳嗽虽是呼吸系统最常见的症候,但咳嗽的兼证,可以涉及人体的五脏六腑,反映在治法上就须同中有异。”

  我们再以《内经》全书的篇名而论,也可以看出它对临床诊法、病证方面的诸多贡献。其中篇目主要有汤液醪醴论、诊要经终论、脉要精微论、三部九候论、阳明脉解篇、脉解论、刺法论、举痛论、本病论、百病始生篇、论疾诊尺篇等,以及若干专谈病证的专篇,如疟论、咳论、评热病论、风论、痹论、痿论、厥论、奇病论、调经论等。说明《内经》已对多种病证广为论析。而《内经》对病证的分析,主要还是以“脉、因、证、治”为重点的,当然其中较为薄弱的环节则是治法,传世的只是《内经》十三方。张仲景则提出“勤求古训,博采众方”的治学方法,他在《伤寒杂病论》序言中提到他的论著是参考诸多名著写成的。书中说:“撰用《素问》《九卷》(即《灵枢经》)《八十一难》(即《难经》)《胎卢药录》,并凭脉辨证,为《伤寒杂病论》,合十六卷。”也就是说,《伤寒杂病论》的撰著是以《内经》为最主要参考书的。

  后世各代名医、名著尊崇张仲景为医圣,是因为《伤寒杂病论》为临床医学奠定了坚实而广泛的基础。《伤寒杂病论》中杂病的内容也深受《内经》影响。如《内经》对于痢疾,已分之为赤痢、白莉、赤白痢;泄泻则分为濡泄、洞泄、溏泄、飧泄等;厥证则分为寒厥、热厥、煎厥、薄厥、暴厥、风厥以及六经病各有厥证。至于头痛病,则又分为真头痛、偏头痛和太阳、阳明、少阳、太阴、少阴、厥阴头痛,这应该说是我国最早具有辨证特色的记述,其中不乏能启迪后世临床医家思维的精要阐论。

  故敝见认为,我们不能说《伤寒杂病论》与《内经》毫无关系,恰恰相反,《伤寒杂病论》与《内经》具有一定的传承、发展关系。我们从二书对临床医学的论述,可以看得很清楚。(余瀛鳌 中国中医科学院)

(注:文中所载药方和治疗方法请在医师指导下使用。)

(D)

凡注明 “中国中医药报、中国中医药网” 字样的视频、图片或文字内容均属于本网站专稿,如需转载图片请保留 “中国中医药网” 水印,转载文字内容请注明来源中国中医药网,否则本网站将依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维护网络知识产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