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学术临床 > 诊治心悟

治疗失眠必先求本

时间:2019-04-03 来源:中国中医药报4版 作者:曹俣

  现今临床失眠病人越来越多,入睡困难,睡眠浅,稍有动静即醒,若是变换新环境,则入睡更难,第二天精神、注意力明显下降。

  现代失眠常为多种社会、心理因素所致,如工作、生活、学习压力过大,睡前喝咖啡、饮酒、品茶,皆可引起失眠。明代医家周慎斋指出:“见病医病,医家大忌。病有标本,多有本病不现而标病见者,有标本相反不相符者,若见一证即医一证,必然有失,唯见一证,而能求其证之所以然,则本可识矣。”中医治疗失眠必先求本,其要在于辨证施治。故笔者总结失眠常见证型及辨治方法简述如下。

  阴虚不足以涵阳

  阴虚多生内热,其表现为失眠多梦、健忘、性躁、五心烦热、口干咽燥、尿少便干等;妇人经少或闭经,形体消瘦;皮肤干枯,舌瘦红,脉细数。

  肝阴不足,三阴煎为治:当归、熟地、炙甘草、芍药、酸枣仁、人参。治疗营虚失血、血不养筋、入夜眠时有腿抽筋、夜寐少安、疟疾汗多、邪散但热犹不能止者。

  心经有热,水不制火,二阴煎为治:生地、麦冬、酸枣仁、生甘草、玄参、黄连、茯苓、木通。治疗惊狂失志、多言爱笑、喜怒无常者。

  脾阴亏损,五阴煎为治:熟地、炒山药、扁豆、炙甘草、茯苓、芍药、五味子、人参、炒白术。治疗脾虚失血,或见溏泄未甚者。

  保肺清金、滋阴生津,四阴煎为治:生地、麦冬、白芍、百合、沙参、生甘草、茯苓。治疗津枯烦渴、咳嗽、吐衄、多热者。

  滋阴补肾,清热降火,一阴煎为治:生地黄、白芍、麦门冬、丹参、熟地、川牛膝、生甘草。治疗肾水真阴虚损而脉证多阳、虚火发热、月经愆期稀少、闭经等属水亏火胜者。

  肝郁化火、痰热内扰

  情志不遂,肝气郁结化火,邪火扰动心神而不安,龙胆泻肝汤为治:龙胆草、黄芩、栀子、木通、车前子、北柴胡、当归、生地、甘草。可酌加茯神、龙骨、牡蛎镇心安神。治疗急躁易怒、眠艰多梦,伴有头昏脑胀、目赤耳鸣、口干而苦、便秘溲赤、舌红苔黄、脉弦而数者。

  痰热内扰为阻,经久不寐,黄连温胆汤为治:半夏、陈皮、竹茹、茯苓、枳实、黄连。治疗不寐、胸闷心烦、反呕、嗳气,伴有头重目眩、口苦、舌红苔黄腻、脉滑数者。有实热顽痰、彻夜不寐、大便秘结者,可用礞石滚痰丸降火泻热、逐痰安神。

  胃不和则卧不安

  张璐在《张氏医通·不得卧》云:“脉滑数有力不得卧者,中有宿滞痰火,此为胃不和则卧不安也。”

  宿滞痰火或过食肥甘厚味,酿生痰热,扰动心神可以导致失眠,保和丸为治:炒山楂、炒神曲、炒麦芽、半夏、陈皮、茯苓、莱菔子、连翘。治疗不寐、脘腹胀满、胸闷嗳气、嗳腐吞酸,或见恶心呕吐、大便不爽、舌苔腻、脉滑者。

  气血两虚,健忘失眠

  心血空虚、卧不安者,皆由思虑太过,神不藏也,归脾汤为治:人参、白术、黄芪、甘草、当归、远志、酸枣仁、茯神、龙眼肉、木香。治疗多梦易醒、心悸健忘、神疲食少、头晕目眩、四肢倦怠、面色少华、舌淡苔薄、脉细无力者。黄宫绣在《本草求真》中有论:“血属有形,凡有形之物,必赖无形之气以为之宰,故参、芪最为生血要药。”

  古今治疗失眠经典名方

  失眠病因虽多,但以阴虚、痰热、胃气失和、心脾两虚、情志因素最为常见。临床有部分阳性指征不明显,屡治乏效者,用古今治疗失眠的经典名方时常获效。

  如被誉为“失眠第一方”的半夏秫米汤。方中半夏,阴历五月夏至以后枯萎,夏天过半而施收藏之令,故善引浮阳提前入阴归根;秫米多指小黄米或高粱,取谷物其汁浆滑润、捷利之意,载阳入阴;“炊以苇薪”者,取芦苇中空而通达之意;“流水千里以外,扬之万遍”者,取水流长源远,能增其阳动之性,实若李东垣补中益气汤之陈皮,有披荆斩棘之意也。故《灵枢·邪客》称:“饮以半夏汤一剂,阴阳已通,其卧立至。”

  次如专治心火偏亢、心肾不交、怔忡失眠之交泰丸。否卦,天气向上,地气向下,形成阴阳背离,天地不交之象。易医大家韩懋观《易》而悟:“黄连苦寒,入手少阴心经;肉桂辛热,入足少阴肾经;取肉桂一钱以应天一,得黄连六钱以应地六,其意天一生水,地六成之,从而改否卦为泰卦,故名交泰丸。”交泰丸以降火为王,属引导之剂,径引无根之火降而归元,心肾相交,水火既济,则夜寐不宁诸症自远矣。陈士铎在《本草新编》云:“凡人日夜之间,必心肾两交,而后水火始得既济,水火两分,而心肾不交矣。肾不交于心,则夜不能寐矣,黄连与肉桂同用,又何梦之不安乎?”

  《范文甫专辑》论治不寐,曰:“苦不寐,百药不能治,召余处方,以百合一两(30克),紫苏叶三钱(9克),二味煎服,三帖而安。问曰:此治不寐而效,本何书?余曰:我尝种百合花,见其朝开暮合,又种紫苏,见其叶朝仰暮垂,取其意而用之,不意其得效之速也。”

  失眠本身是一种结果,故寻治其因最为关键,切不可一见失眠,则用酸枣仁、夜交藤、合欢皮,选神门、三阴交、百会、心俞穴等。在很大程度上来讲,临床上真正的高手是外人无法单从其内调外治处方上看出对治何证的。(曹俣 西安六君子堂中医馆)

  (注:文中所载药方请在医师指导下使用。)

(Y)

凡注明 “中国中医药报、中国中医药网” 字样的视频、图片或文字内容均属于本网站专稿,如需转载图片请保留 “中国中医药网” 水印,转载文字内容请注明来源中国中医药网,否则本网站将依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维护网络知识产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