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学术临床 > 诊治心悟

施今墨对药补遗(下)

时间:2019-05-15 来源:中国中医药报4版 作者:陆寿康 施小墨

  桑叶 配伍对药

  桑叶味辛、苦、甘,性微寒。

  功用:疏风清热,清利头目。

  桑叶、菊花

  疏风清热,清利头目,辛凉解表。治头痛、眩晕、目赤肿痛流泪、鼻痒流涕、耳痛流脓、咽喉肿痛、口眼歪斜,由风热上扰或肝火上炎、肝阳上亢所致者。风热上扰者常合连翘、薄荷、金银花同用,即桑菊饮、翘荷汤;肝火上炎则加龙胆草、白薇、连翘、蒺藜等,或称龙胆蒺藜汤。如见肝阳上亢则加天麻、石决明、龙骨、牡蛎;有高热痉厥,宜参羚羊粉、全蝎、僵蚕同用。

  桑叶、桑白皮

  清肺热,疏风热。冶急性支气管炎,支气管扩张或支气管哮喘合并感染以及肺脓疡等,凡肺热咳嗽而又见表证者,咳嗽痰黏色黄,胸闷不畅,恶风发热等,用之有效。

  桑叶、桑枝

  疏风解表,通络止痛。外感风热,恶风发热、头痛、身痛、脉浮数,用之有效。

  桑叶、桑寄生

  清热通络止痛,治关节痹证,身痛酸楚,不论风湿、寒湿、湿热、风热兼夹均可。又可用于中风半身不遂,及外感风热表证后热退邪去之身痛肢楚。亦有用于过敏性紫癜者。

  桑叶、杏仁、阿胶、枇杷叶

  清热润燥,宁络止血。治支气管扩张、肺结核之咯血,出自桑杏汤、清燥救肺汤。若用于渗出性胸膜炎,则去阿胶,加冬瓜子、甜瓜子、橘叶、旋覆花等。

  桑叶、芝麻

  即桑麻丸,治血虚风燥之脱发、眩晕、便秘,可合四物汤、制首乌、鹿角同用。

  桑叶、羌独活

  疏风解表,临床风寒、风热不明显时可用之解表清热,表里双解。施今墨用治周围性面神经麻痹,可配蝉衣、僵蚕等同用。

  评按:桑叶与同源药品配伍,是施今墨方案常用者。一物分部入药,其功用有异,多载于古代本草中。施今墨用瓜蒌子、瓜蒌皮,桑叶、桑枝,金银花、忍冬藤等相对配伍,亦其例也。

  连翘 配伍对药

  连翘味辛、苦,性微寒。功用:清热解毒,清利头目,散结消肿。

  连翘、菊花

  清热安脑止痛。治流行性脑脊髓膜炎、急性脑出血、高血压脑病之头痛项强,且可用于偏头痛见风火上扰者。

  连翘、薄荷

  清利头面诸窍。治花粉病、过敏性鼻炎、副鼻窦炎,加苍耳子、辛夷等:用于卡他性口腔炎、扁桃体炎、腮腺炎,加银花、蒲公英、桔梗、马勃、青黛;治风热外感咳嗽,加白前、前胡、杏仁、陈皮。

  连翘、银花

  清热解毒,疏风退热。消肿散结。治急性传染病(风疹、麻疹、水痘、猩红热)、感染性炎症(腮腺类、扁桃体炎、乳腺炎、口腔炎)之发热初起。亦可用于甲状腺结节、颈淋巴结核等见热毒肿块者。

  评按:张洁古曰:“连翘之用有二,泻心经客热。一也:去上焦诸热,二也;为疮家要药,三也。”施今墨用连翘,以头、面、目、鼻、口、舌、咽喉部急慢性炎症为主。且用于温热、温疫、温毒等症。《温病条辨》银翘散、桑菊饮、翘荷汤,以其轻清上浮,善走上焦之性而奏效。连翘为疮家圣药,“十二经疮药中不可无此,乃结者散之之义”(李东垣)。故可用于急性乳膜炎、丹毒、颈淋巴结核等。

  血余炭 配伍对药

  血余炭味苦,性微温。功用:收敛止血,化瘀生新,通利二阴。

  血余炭、益元散

  清热通淋,治热淋、血淋、石淋,泌尿系炎症有尿急、尿痛、尿血者。可选加车前子、海金沙、琥珀。

  血余炭、韭菜子

  血余炭通淋止血,韭菜子温肾涩尿。用于泌尿系疾患见尿频、尿血者。

  血余炭、薏苡仁、六一散

  用于泌尿系结石,可预防其复发。或加金钱草、海金沙,有通淋排石之效。

  血余炭、仙鹤草、阿胶珠

  慢性肾炎、肾结核,有尿血或尿检有红细胞者,合六味地黄汤或补中益气场等。

  血余炭、赤石脂、禹余粮

  涩肠止血。用治久泻久痢,如慢性结肠炎、阿米巴痢、肠结核之便血或有黏液。见后重积滞,可用血余炭、蚕砂,有通便导滞作用。

  血余炭、黑升麻、黑芥穗

  升阳摄阴,调经止血。用治月经过多、子宫出血,加山萸肉、白芍、龙骨、牡蛎。

  血余炭、左金丸

  治溃疡病,胃酸过多,胃出血。有止酸、止血作用。

  血余炭、鹿角、河车

  补益精血,生发。用治血虚脱发,加桑麻丸、二至丸、四物汤。

  血余炭、血琥珀、血竭

  动脉硬化症,有化瘀通脉作用,常合益气活血通络药用。

  评按:《本草纲目》曰:“发乃血余,故能治血病。补阴,疗惊痫,去心窍之血”,书中载血余诸方主治,包括口、鼻、齿、皮下、二阴出血,及血淋、崩漏、月经不通、大小便闭结等。施今墨之用血余炭止血,以小便、大便、阴道出血为多,良有以也。朱丹溪谓本品可“消瘀血,补阴血”。张景岳谓本品可“培形体,壮筋骨”“益神志,温气海”。以血余为君培元赞育,有景岳赞育丹;以血余为臣化瘀通窍,有仲景猪膏发煎。施今墨用血余治脱发、动脉硬化,或从此出。

  荆芥穗 配伍对药

  荆芥穗味辛,性温。功用:疏风解表,退热,止血。

  荆芥炭、白蒺藜

  祛风止疼,清热凉血。用治荨麻疹、皮肤瘙痒、外阴痒症等,酌情配以防风、柴胡、升麻,作引经报使。若加蝉衣,则有抗过敏作用。

  荆芥、蝉衣

  退热透疹,配浮萍、薄荷治猩红热、麻疹、风疹初起,疹出后则合凉血解毒药。此组对药尚可用治过敏性紫癜、皮肤血毒症,有疏风凉血止痒之效。

  荆芥、紫草

  荆芥入血分,引邪外出;紫草解毒凉血,泻热通利。用治急性风湿热,结节性红斑。

  黑荆芥、豆豉

  退热疏风。用治产褥热,配泽兰、桃仁、四物汤;疗外感风热,如流感、白喉初起,发热,可加连翘、牛蒡子、桑叶等。

  荆芥、防风

  疏风解毒,用治外感表证,无汗或有汗,脉浮者。或合桑叶、菊花,或配羌活、独活。病轻药轻,较麻、桂平稳。

  荆芥、羌活、独活

  祛风止痛,治外感头痛、三叉神经痛等,合川芎茶调散或柴胡四物汤等。

  荆芥、升麻

  均炒黑用,治尿血、便血、紫癜、子宫出血、月经过多等。是为升阳摄阴,凉血止血。

  评按:张洁古云:“荆芥辛、苦,气味俱薄、浮而升,阳也。”李时珍曰:“其功长于祛风邪,散瘀血,破结气,消疮毒……故风病、血病、疮病为要药。”古人用荆芥穗治产后中风、血晕、下痢、鼻出血,施今墨用治产褥热。古人用之治九窍出血、口鼻出血、尿血、便血和崩漏等,施今墨用治肾结核尿血、过敏性紫癜、溃疡病黑便、久痢便血、子宫阴道出血、月经过多,又治各种痒疹及小儿风疹、麻疹。治风先治血,血行风自灭,荆芥兼治风病、血病,故临床多用以祛风、凉血、止血、透疹。荆芥穗治急性风湿热,亦取其治风、治血而有退热止痛功效者。

  蝉衣 配伍对药

  蝉衣味辛、甘,性寒。功用:疏风清热,退热透疹,息风止痉。

  蝉衣、浮萍

  退热透疹,合芥穗、桑叶尤佳。治麻疹、风疹、水痘、白喉、猩红热、丹毒初起,发热,皮肤红赤或瘾疹痘疮,参入桑菊、银翘、栀子豉汤方中,或配伍凉血解毒药。

  蝉衣、薄荷

  疏风清热。合连翘、菊花、桑叶。则清利头目诸窍尤佳,可用治过敏性鼻炎、鼻窦炎、花粉病、风热面瘫等病。

  蝉衣、龙胆草

  清肝泄热祛风。合桑叶、菊花尤佳,治急性结膜炎、急性中耳炎等,加入相应对症药物。如目赤肿痛用密蒙花、谷精草。耳痛流脓用苍耳子、白芷。

  蝉衣、片姜黄

  合大黄、僵蚕即杨栗山升降散,祛风泄热。施今墨用治风热面瘫,加瓜蒌、玄明粉、山慈菇、牛蒡子、龙胆草、薄荷等,是取防风通圣、升降散之意。

  蝉衣、凤凰衣

  开窍启音,伍诃子、桔梗、甘草(亮音丸)治音哑、失音、咽痛。

  蝉衣、磁朱丸

  通窍益聪,治耳聋、耳鸣,可加石菖蒲。

  评按:李时珍云:蝉衣“其气清虚,故治一切风热之证。古人用身,后人用蜕。大抵其治脏腑经络,当用蝉身;治皮肤疮疡风热,当用蝉蜕。各从其类也。本品上行轻扬,走头面皮毛,透疹,退热,疏表,利咽,启音,通利耳、目、鼻、咽。”治面瘫、头痛,常配僵蚕、地龙;治各种麻疹、风疹、瘙痒又与荆芥同用。

  僵蚕 配伍对药

  僵蚕味微辛,性微温。咸,辛,平。功用:祛风化痰,散结消肿,通络行经。

  僵蚕、地龙

  息风解痉,通络止痛,有舒缓神经功用。用治头痛、偏头痛、三叉神经痛、面瘫、中风、高血压头痛、一氧化碳中毒症、流行性脑脊髓膜炎、流行性脑炎、癲痫,且可用治肌肉风湿、风湿痹证等疾病。若痉厥高热合全蝎、蜈蚣效佳,面瘫可加蝉衣、全蝎,三叉神经痛则加羌活、独活、荆芥、防风、白芷、细辛,中风、高血压病宜合平肝潜阳、清脑安神剂用。

  僵蚕、牛蒡子

  利咽开音,消肿散结。治风热所致之急性咽炎,局部肿痛,声音低哑。若用治急性腮腺炎、扁桃体炎时,则合加减普济消毒饮。

  僵蚕、荆芥

  祛风清热。治外感风热表证、荨麻疹、皮肤瘙痒、妇女赤白带下、阴痒,亦可用治妇女子宫出血。芥穗炒黑用,醋、水煎药。

  僵蚕、白蒺藜

  平肝息风,祛风通络。可用治肝阳上亢之眩晕、头痛,风火上炎之头痛、三叉神经痛。内伤头痛诸证用之参伍,合辨证主方则效。又有人用治妇女面部色素沉着症,可合四物汤等。此组对药还可用于各种皮肤瘙痒、荨麻疹,有祛风止痒作用。

  评按:张洁古云:“僵蚕性微温,味微辛,气味俱薄,轻浮而升”。其性以上行为主。故单用可治痄腮、喉痹、乳蛾,有疏风利咽之功。蝉衣、僵蚕祛风退热,方如升降散,可治风痒、面瘫、发热等。地龙性味咸寒,“其性寒而下行,性寒故能解调热疾。下行故能利小便,治足疾而通经络”(李时珍)。主治肢体瘫痪、疼痛、麻痹,善治痿、痹、中风。两药配对,上行下降,寒温相须,息风定痉,祛风通络,主治尤其广泛。施今墨谓:“僵蚕、地龙参合,有舒展神经作用。”故用于各种神经系统疾患。

  除此之外,施今墨用僵蚕还分别与蒺藜、荆芥、白芷、蝉衣配对,可见其疏风、解热性能,与头面诸窍及皮表症状有关。蝉衣、地龙、僵蚕三味相配合,施今墨用治偏头痛内服,再用全蝎、皂角子研末外用,为善用虫类的搜风通络之例。

  石菖蒲 配伍对药

  石菖蒲味辛,性温。功用:辛香通窍,化痰解郁,安神通脉。

  石菖蒲、茺蔚子

  活血化瘀,通窍醒神。治一氧化碳中毒所致的昏迷、痉厥、神志失常,神昏合安宫牛黄丸,痉厥加全蝎、地龙,失语加生蒲黄,强心复脉用西洋参、黄芪、远志等。亦可用治癫痫等病。

  石菖蒲、郁金

  芳香通窍,化痰解郁,安脑通脉。用治癫痫,配僵蚕、地龙、天麻、钩藤,治流行性脑脊髓膜炎之神志昏迷,可配羚羊角、钩藤、龙胆草、连翘。还可与丹参饮、温胆汤等,同用于痰瘀互结之冠心病。

  石菖蒲、远志、茯神

  开窍启闭,益脑安神。用治失眠、健忘、恍惚不安;中风神志不清,舌强语謇,精神抑郁,表情淡漠,如痴呆状;头晕目眩,心悸证钟。常与温胆汤合用,并加龙骨、牡蛎、枣仁等。

  石菖蒲、生蒲黄

  通窍启闭,用治神经官能症。神志不谐,目呆语迟,亦可治中风舌强失语等。蒲黄为施今墨治失语之专药。

  鲜石菖蒲、佩兰叶

  芳香化浊,启脾开胃。用治湿阻中焦所致的胸闷腹胀,呕吐恶心,食欲不振,口黏,苔腻。可加厚朴花、砂蔻仁、玫瑰花、代代花等同用。

  石菖蒲、益智仁

  分清化浊,通利水道。治尿频尿急、小便不利。用于泌尿系感染、慢性前列腺炎,合萆薢、乌药,即萆薢分清饮。

  石菖蒲、苍耳子

  通窍化脓。合辛夷、白芷治慢性副鼻窦炎,合蝉衣、龙胆草治急性中耳炎。

  评按:石菖蒲“开心孔,补五脏,通九窍,明耳目,出音声”(甄权),其治心窍、舌窍、鼻窍、耳窍、前阴之功能不利,配伍各有不同。石菖蒲、远志、茯神三味治心悸怔忡,出自《证治准绳》琥珀养心丹;治神志恍惚不安,则出孔圣枕中丹。若治痰湿蒙蔽心包,用菖蒲、郁金,即《温热经纬》菖蒲郁金汤。(陆寿康 北京中医药大学 施小墨 北京同仁堂施小墨医馆)

  (注:文中所载药方和治疗方法请在医师指导下使用。)

(D)

凡注明 “中国中医药报、中国中医药网” 字样的视频、图片或文字内容均属于本网站专稿,如需转载图片请保留 “中国中医药网” 水印,转载文字内容请注明来源中国中医药网,否则本网站将依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维护网络知识产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