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学术临床 > 诊治心悟

李明山治疗胃病常用对药

时间:2019-06-12 来源:中国中医药报4版 作者:刘洪峰

  李明山是河南省人民医院中医科主任医师,从事中西医结合临床科研工作50余载,医术精湛,用方精简,擅长治疗消化系统疾病,喜用对药。

  对药是贯穿于药物与方剂之间的桥梁,是中药复方的基础,临床应用时,应把握病机,熟知药性,才可得心应手。笔者有幸跟师,现将李明山治疗胃病常用药对举例如下。

  合欢皮、夜交藤

  合欢皮味甘性平,归心、肝经,有解郁安神、安和五脏之功。夜交藤味甘性平,归心、肝经,有养心安神之效。二药配伍可使心志欢愉,五脏安和,补阴血而安神志,故治疗肝气犯胃型脾胃病,效果更为明显。

  藿香、佩兰

  藿香味辛性温,气味芳香,有化湿、解暑、止呕。佩兰味辛性平,有解暑、化湿、和中。藿香芳香而不猛烈,温煦而不偏燥热,既能散表邪,又能祛暑湿;佩兰气味芳香,既能表散暑邪,又能宣化湿浊而定痛。二者合用能芳香化浊、清热去暑、和胃止呕、醒脾开胃、增食益彰。此二药煎煮时宜后下。

  白芍、甘草

  白芍既能平肝缓急,解痉止痛,又可养血柔肝、敛阴益脾。甘草补脾缓急。二药合用开创了酸甘化阴之先河。配伍应用时,偏寒者用白芍、炙甘草,偏热者用赤芍、生甘草。现代药理研究表明:芍药甘草汤有解痉止痛的作用,即使对深在内脏的平滑肌,也有解除其痉挛而止痛的作用。

  茯苓、炒薏苡仁

  茯苓味甘、淡,性平。归心、肺、脾、肾经,有渗湿利水,健脾止泻功效。炒薏苡仁味甘淡,微寒,有健脾除湿,止泻的功效。若既要健脾,又要清热渗湿,可生、熟苡仁并用。两药配合,渗湿健脾,药性缓和,是平补利湿常用之品。

  黄连、吴茱萸

  黄连苦寒直折肝火上炎之势。吴茱萸辛温,同类相求,引热下行,开散郁结,平肝制酸。两药配伍,临床常多黄连而少用吴茱萸,可泻肝经痞结,使热从下达,有清泻肝火之效。李时珍曾说此二药:“一冷一热,阴阳相济,最得制方之妙,而无偏胜之害。”

  郁金、枳壳

  郁金行气解郁,活血止痛,凉血清心,利胆退黄。枳壳理气消胀,宽胸快膈。枳壳纯属气药,郁金活血之中兼能理气,两药配用,一气一血,气血同治,行气活血,解郁止痛。

  海螵蛸、煅瓦楞子

  海螵蛸味咸微温,可制酸和胃。煅瓦楞子味甘咸、性平,可消痰化瘀,软坚散结,制酸止痛。无论胃热、胃寒证均可随证应用,是治疗胃酸过多之佳品。

  代赭石、旋覆花

  代赭石味苦性寒,入肺、心经,苦寒质重,既能重镇降气而止噫止呕又可平肝息风降压。旋覆花味甘、辛、咸性微温,入肺、脾、胃、大肠经,苦降辛散,咸以软坚消痰,温以宣通壅滞,既善于下气散结、宣肺消痰,又长于降逆止呕止噫。旋覆花以宣为主,代赭石以降为要,两药配伍,一宣一降,共奏重镇肝逆、降气止噫、下气平喘、化痰消痞之功。

  党参、白术

  党参味甘性平,归脾、肺经,有补气的作用,性质和平,不燥不腻,为肺脾气虚之要药。气能生血,气旺津生,故又有养血﹑生津的功效,适用于血虚﹑津亏之证。白术味甘、苦、微辛性温,归脾、胃经,甘温补中,苦温燥湿,功专健脾补气又可燥湿利水。二药配伍,共奏补气健脾、消积化食、散结消痞之功。

  百合、乌药

  百合甘微寒,归心、肺经,有养阴润肺,清心安神,能疏理脾胃之气。乌药味辛性温,归脾、胃、肝、肾经,能开郁、温肾散寒、行气止痛、舒畅经气、调肝宽中散寒。二药相伍一动一静,一润一燥,润而不滞,行而不散,理气消胀之功倍增,可治疗各种原因引起的脘腹胀痛及排便不畅。(刘洪峰 郑州市金水区总医院)

  (注:文中所载药方和治疗方法请在医师指导下使用。)

(D)

凡注明 “中国中医药报、中国中医药网” 字样的视频、图片或文字内容均属于本网站专稿,如需转载图片请保留 “中国中医药网” 水印,转载文字内容请注明来源中国中医药网,否则本网站将依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维护网络知识产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