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学术临床 > 诊治心悟

活用八味大发散心得

时间:2019-06-14 来源:中国中医药报5版 作者:何钱

  八味大发散方药组成:麻黄9g,细辛3g,藁本12g,蔓荆子12g,羌活9g,防风9g,白芷6g,川芎9g,老姜2片做药引。水煎服,每日1剂,分3次服。

  上方减后4味即四味大发散。二方方义同,力度有异。四味大发散出自《眼科奇书》,凡眼泡红肿、睑缘赤烂、黑晴生翳等眼病,服四味大发散常有奇效。余曾注意到贵州一老医于一般疾病,均以四味大发散略事加减予治疗,疗效尚好,颇具医名。余认为四味大发散全系祛风之药,且性多辛温,发汗解热镇痛之作用较为突出,味薄气轻,辛散宣通,既可行于内外,又可升降于上下,开通瘀滞,通阳化气,具振奋人体气化之功力,颇应现代药理之研究:扩张周围血管、改善微循环,或兴奋汗腺,具有抗细菌病毒与调节机体之反应。故此方于气血脏腑经络、津液之正常运行,当有一定意义。

  八味者其力稍宏,然药性更全,更具流动之性,若不宜其力大,略减其量则可。余喜用八味大发散,然极少单用,而于一些病证之中,不经意间以此方为佐使,取显著之疗效,特别常用于服寒凉药无效或反重者。

  风湿性关节炎:风寒湿三气杂至而为痹,一般以湿胜为重要因素,湿气痹于卫阳,则筋脉失其濡养,湿聚则生痰,或郁而化热,或痹阻气血而生瘀,故余常于或湿,或寒,或热,或瘀痹,以祛湿、化瘀、散寒、清热、温阳、化痰,方中加八味大发散。

  慢性胃炎、慢性肠炎、溃疡病:凡病程较长,反复发作者,多有脾胃气虚之表现,然久服健脾益气药无效,可加大发散于参苓白术散、补中益气汤、黄芪建中汤诸方中,使益气健脾之剂,得大发散推动之力,流通之性,则参芪补益之力得以上行或布散。余也常用此方治疗慢性肝炎之属脾虚湿滞者,取稳定效果。

  血虚诸证:营血往往运行失畅,于补血方药如四物汤、归脾汤、当归补血汤、胶艾汤诸方中稍加大发散,则于补血之中,气行血活,畅通而不滞,营血得以调和,余常用此法于血虚所致之月经失调,少腹疼痛诸证。

  流行性感冒,病毒性感冒:余自拟一方,名大发解毒散,即以此方加贯众30g,黄芩9g,夏枯草15g,银花藤30g,治疗多种感冒,常有良效。特别适用于恶寒发热、身痛如裹、鼻流清涕、头痛胸痞、舌质不甚红、苔白或微黄腻等,所谓寒火难清者,此方大能辛散开泄、发越郁火、清热解毒等作用。若舌红热重,更加生石膏60g。尤其应该指出,长期以来多种感冒服寒凉药无效或反重者甚众,辛温宣散之法尤应多以研究,每切临床之实用。

  血瘀证:大发散与活血化瘀方药为伍,可以明显增强活血之力,其畅达阳气,血行自然活跃。颅脑外伤有瘀血阻于脑络,见头痛眩晕、复视等症,待急性期稍过数日,余以大发散加桃仁、三七、天麻治之,特别对于颅脑挫伤者,较切实用。可引药上行化瘀,导引瘀血下移。若大便秘,加酒制大黄,务使大便通畅。若有明显热象者,此方当慎用。脑血管意外后遗半身不遂、手足浮肿、语言謇涩、口眼斜、肢体疼痛、面色萎黄等,一般适用补阳还五汤,若适加大发散,则疗效可明显增加。

  功能性水肿:多见精神萎靡不振、步伐少力、食少纳呆、腹胀、小便短少等,一般用苦寒利尿法少效。若用温阳利水法,健脾利水法,益气利水诸法也少效者,余每以大发散加云苓、苡仁、赤小豆、冬瓜皮等淡渗利水药取效。此方可以调整三焦气化,属通阳利水之法。

  高胆固醇血症:此类病者多具痰湿体质,平素恣嗜肥甘酒茶,脉濡或滑,苔多黏腻,余常以大发散为散剂。若兼有热,加虎杖;若兼瘀血,加丹参;若痰稍重,加法夏、茯苓,少量长期服用,能增强自身调节代谢之能力,渐去体内蔓生之湿气与痰。

  一般常见皮炎、癣证、荨麻疹:此类病若应用清营凉血、泄热解毒等药无效者,可适当加用大发散,以其开泄宣通之药力,去其壅滞之风湿毒邪。若皮肤潮红,红斑明显,触之灼热者,则不宜用。

  一般妇科炎症:如宫颈炎、附件炎、宫体炎等,可见少腹胀痛、白带量多或浊、腰酸膝软等,可在清热利湿,解毒除秽,活血化瘀诸法中,适当加用大发散,明显增强其消炎解毒之效用。(何钱 贵州省江口县人民医院)

  (注:文中所载药方和治疗方法请在医师指导下使用。)

(D)

凡注明 “中国中医药报、中国中医药网” 字样的视频、图片或文字内容均属于本网站专稿,如需转载图片请保留 “中国中医药网” 水印,转载文字内容请注明来源中国中医药网,否则本网站将依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维护网络知识产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