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学术临床 > 学术争鸣

壮丽70年·中医药学科发展巡礼(10)中华中医药学会协办

走中医特色之路建设急诊专科

——中华中医药学会急诊分会发展历程

时间:2019-09-30 来源:中国中医药报4版 作者:刘清泉 刘金民 郭玉红 方晓磊

  中医急诊学是一门古老而又新兴的学科,是运用中医学理论和中医临床思维方法研究急危重症的病因病机、证候演变规律、辨证救治与处理等问题的一门临床学科,在中医学学术发展的历程中占有重要地位,是中医学学术发展和飞跃的突破口。从中医学的发展历史来看,中医学学术发展的核心是急诊学科的进步。

中医急诊学发展史

  20多年来,中医急诊学学科在各个方面均取得了长足的发展。尤其在确定中医急诊学科地位、内涵外延、常见急危重病规范化研究等方面,有关学者进行了深入的研究。20世纪80年代中国中医药学会(现中华中医药学会)内科分会成立伊始,便在上海召开了第一个中医学学术会议——全国中医急诊学术会议。随后,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多次召开全国性急诊工作会议,先后成立了11个急诊协作组,如脑病(中风)、热病、厥脱、心病、急性胃痛、血证等,推动了中医急诊学科的发展。

  自20世纪90年代以来,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先后组织进行了3次中医急诊科(室)必备中成药的遴选工作,推出了清开灵注射液、生脉注射液、参麦注射液、参附注射液、安脑丸等急诊用药。这些重大举措不仅极大地提高了中医药治疗急危重病的能力,还扶持了一大批中医药企业的健康发展,如天士力药业集团等。其间,重庆中医研究所先后承办了《中医急症通讯》《中国中医急症》杂志,为中医急诊工作的人才培养和学术发展起到了很大的推动作用。1998年1月3日,中国中医药学会急诊分会在北京正式成立。中国工程院院士、北京中医药大学校长王永炎教授担任首任主任委员。从此,中医急诊工作者终于有了自己的学术交流平台,中华中医药学会急诊分会建设拉开了序幕。后续主任委员晁恩祥、王融冰、刘清泉教授相继接过急诊分会的接力棒,带领急诊分会一步步走向成熟。

  1998年全国11家国家中医药管理局中医急症诊疗中心建立,这是中医急诊学这一临床学科建立和发展的里程碑。此后在老一辈中医急诊专家任继学、王永炎、王今达、路志正、黄星垣、邓铁涛、周仲瑛、晁恩祥、王左、沈绍功、杜怀棠、杜树明、杨明均、梅广源、罗侃、陈绍宏、李乾构、孙塑伦等教授的带领下,中医急诊学学科从临床、教学、科研方面都得到了极大发展。尤其是临床学科的建设方面更加突出,全国三级以上中医院都建立了一定规模的急诊科,大多数中医药院校均开设了中医急诊学课程,近三分之二的院校将其设为临床主干课。这对于学科的发展、人才的培养起到了积极推进作用。针对中医急诊学科科研工作的不足,近年来,中医急诊工作者以专科急诊为突破口,如对中风、喘证、急性咳嗽、急性高热等进行了深入的研究和探讨,取得了丰硕的成果。

  近十年来,在开展临床工作的基础上,中医急诊工作者开始寻求中医急诊学科的内涵及科学研究的切入点,围绕中风病、脓毒症、休克、急性中毒、急性心衰、急性发热、急性新发突发传染病等,在提高临床抢救成功率、降低病死率的基础上,开展了临床和基础研究。2008年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再次组织成立了中医急诊协作组,并且确立了具有中医急诊内涵、特色和优势的主攻病种,这对于中医急诊学科的发展必将起到重要的推动作用。

专科急诊研究成果

  中医急诊学临床研究以专科急诊为突破口进行了深入探讨和研究。

  中风病

  以中风病急性期为主探讨了出血性中风和缺血性中风中医证候学演变规律、辨证论治体系和系列方药等,不仅推动了中医脑病学科的建立,而且极大地鼓舞了中医急诊工作者的工作热情,坚信中医学在急诊危重病的地位。如王永炎院士等不仅对中风病病名、证候演变规律、辨证论治体系、系列方药等方面进行了深入临床研究,提出了“毒损脑络”的新病机,认为“清开灵注射液”是治疗中风病的有效药物,认为风痰瘀血阻络证是中风病最常见的证候,还十分重视中风病诊疗规范化的研究。成都中医药大学陈绍宏教授在20多年的研究中,认为中风病成因与虚、瘀、痰、火、风有关,即元气虚为本,气虚生瘀、血瘀生痰、痰郁化火、火极生风。强调本病以元气虚为发病之根本,痰瘀互结,痰热生风为病机核心,遂研发出治疗中风病的中风醒脑方,将其制成中风醒脑口服液和中风醒脑颗粒,在临床上取得较好疗效。

  外感发热

  外感发热是常见的中医急诊病证,历代医家在诊治外感发热病方面积累了丰富的经验。张仲景的六经辨证体系和叶天士卫气营血辨证体系的创立,奠定了中医治疗外感热病的核心,历代医家多有发挥,但不出两大辨证体系的藩篱。近代学者对外感发热病的研究多有发挥,中国工程院院士、北京中医药大学董建华,提出了“三期二十一候”的论治体系。重庆名家黄星垣教授通过对外感发热的研究,提出了“热盛有毒”的新理论。成都陈绍宏教授运用仲景学说的理论和方药治疗外感发热,即在伤寒论六经辨证思想指导下,将经方组合,用于治疗外感发热,并借鉴仲景治疗并病、合病的指导思想,提出“重三经(太阳、阳明、少阴)、定四型(外感风寒、外感风热、热毒壅盛、湿热互结)”的见解。国医大师、江苏省中医院周仲瑛教授等较系统地研究了外感高热的古代、现代文献,对辨证、治疗方法等方面进行了综合分析,对外感热病常见“证”的诊断标准进行规范化研究。他认为外感高热以卫分、卫气同病、气分证型多见,其中尤以卫气同病为多,采用卫气同治、透表清气的病因学截断法,简化了外感高热的辨治流程。江苏省中医院、北京中医药大学东直门医院、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中医医院等组织制订了《外感发热中医诊疗规范和临床路径》。

  肺系急症

  对呼吸衰竭、肺心病、肺性脑病及哮喘、慢性阻塞性肺病急性加重期的研究予以重视,提出了温补肺肾、活血利水、回阳救逆的方法,并进行了临床研究。急性咳嗽是急诊科常见病证,西医多归于“咳嗽变异性哮喘”“感冒后咳嗽”。江苏省中医院急诊科奚肇庆教授组织全国重点专科制订了《急性咳嗽诊疗专家共识和临床路径》。国医大师、北京中日友好医院晁恩祥教授根据其临床表现具有“风邪”的特征,率先提出从“风”论治的学术思路,创立了“疏风宣肺,解痉降气”法治疗咳嗽的独特方法,并命名为“风咳”。

  休克

  休克归属于中医学“厥脱”的范畴,早在20世纪70年代中期以王今达教授、王左教授为组长的协作组,对该病证进行了深入研究,研制出“参附青注射液”,取得了较好的临床疗效,并对其疗效机制进行了深入研究。王今达教授根据多年的临床经验及理论研究,选用红花、赤芍等中药研制成的纯中药“血必净注射液”具有高效拮抗内毒素和炎性介质的作用,不仅在动物实验方面具有显著降低休克动物模型的死亡率,而且在临床研究中也显示了其治疗感染性休克的重要地位。王宝恩教授、张淑文教授等,针对感染性休克及其引发的多器官功能障碍综合征提出了“四证四法”的辨证论治方法。

  脓毒症

  脓毒症是近十余年来急诊危重病研究的热点之一,国内学者从不同角度对于脓毒症开展了研究。王今达教授提出了“三证三法”理念,即热毒证与清热解毒、瘀血证与活血化瘀、急虚证与扶正顾脱,并提出了“菌毒并治”的新理念,通过30年的研究,开发出了国际上第一个治疗脓毒症的纯中药制剂血必净注射液,取得了很好的临床疗效。王宝恩教授等针对脓毒症的不同环节,采用中西医结合治疗,达到降低严重脓毒症(感染性多器官功能障碍综合征)的病死率,同时开发出“促动合剂”“参芪活血颗粒”等,极大地丰富了脓毒症的中医治疗方法。山东孔立教授经过大量的临床实践认为,脓毒症的病机关键是“气机逆乱”;北京刘清泉等认为,脓毒症的基本病机是“正虚毒损、络脉瘀滞”,毒邪内蕴是脓毒症的重要发病基础,内陷营血是脓毒症主要的病变层次,瘀滞络脉是脓毒症重要的病位,进而提出了“扶正解毒通络、分层扭转”的治则,并提出六经营血辨证是脓毒症的基本辨证方法。在此基础上针对脓毒症不同的病理环节辨证治疗,降低了严重脓毒症的病死率。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中医医院急诊科组织全国中医医院急诊科制订了《脓毒症高热专家共识》。

  心脏骤停

  心脏骤停是临床上最为危重的疾病,对此国际上开展了大量的研究。虽然先后推出了不同年代的心肺复苏指南,对于规范心脏骤停的抢救起到了极大的作用,但患者的出院率仍然较低,成为国际急诊危重病研究的难点。近年来,中医药对该病证的研究逐步介入,并取得了一定的研究结果,如早期生脉注射液、参附注射液的运用,在一定程度上提高了复苏的成功率。与此同时,针对复苏后综合征开展了相关研究,提高了复苏后的成功率。尤其是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朝阳医院李春盛教授对参附注射液救治心肺复苏后综合征降低病死率的研究,证明了参附注射液能够降低病死率,研究发表在《休克》杂志上。

  急性病毒性传染病

  中医药在防治病毒性传染病方面具有独特的优势。在SARS、人禽流感、手足口病、甲型H1N1流感等诊治过程中,中医急诊与呼吸系统专家学者积极参与,制订中医药防治方案,取得较好的临床疗效,并获得国家的认可,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中医医院刘清泉教授承担了科技部重大传染病专项“中医药救治新发突发传染病诊治体系的研究”,全国共11家医院参加。

学科建设彰显成效

  2006年,北京中医药大学东直门医院、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中医医院、广东省中医院、上海中医药大学附属龙华医院、成都中医药大学附属医院等医疗机构的急诊科陆续获批国家中医药管理局中医急诊建设基地,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十一五”“十二五”重点专科。2012年组建国家中医急诊重点专科协作组。组长单位挂靠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中医医院,副组长单位分别是成都中医药大学附属医院、江苏省中医院、上海中医药大学附属龙华医院。协作组成员单位包括全国20多家医院。2011年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发布了《中医医院急诊科建设与管理指南》,急诊科的建设有了国家指南,极大地促进了急诊学科的建设。

  急诊科以病种、路径为抓手,发挥中医特色,“能中不西”“中西医结合”,规范中医急诊的诊疗行为,从而使得中医急诊科从严重西化走向了中医特色之路、规范之路,这是中医急诊科发展的里程碑。中医急诊专科建设成为了三甲评审、三甲复审、大型医院巡查中必查专科。

  随着专科建设的规范、发展,中医急诊学科也迅速发展。以北京中医药大学为代表,成都中医药大学、上海中医药大学、云南中医药大学、河南中医药大学、山东中医药大学等陆续开展了中医急诊学教学课程,2019年北京中医药大学成立了中医急诊学系。

  随着任继学教授第一版《中医急诊学》的出版,“十五”“十一五”“十三五”《中医急诊学》《中医急诊临床研究》《中医急诊内科学》等教材逐渐完善,建立了中医急诊学科理论体系,完善了中医急诊学科教材建设。

  省级以上中医医院陆续建立中医急诊学硕士点、博士点,一批批中医急诊专业的硕士、博士走向了中医急诊专学科,中医急诊学科有了自己培养的研究生。

科研硕果累累

  专科、学科的发展大大带动了科研的发展。以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中医医院、广东省中医院为代表,陆续获批如中医感染性疾病基础研究重点实验室、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呼吸道传染病临床重点研究室、广东省中医急症重点实验室。实验室平台更加促进了科研的进步。

  以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中医医院、广东省中医院、江苏省中医院为核心,自1999年开始对外感发热进行中医药治疗临床研究,从2003年“非典”后对“外感发热的中医药治疗”开始进行系统研究。在中医防治疫病传统理论基础上,挖掘外感发热历代医家经验与理论,逐步开展了针对常见呼吸道病毒传染病、新发突发呼吸道病毒传染病的中医证候、中医药综合治疗方案干预、疗效评价以及相关机理研究。2009—2010年在甲型H1N1流感流行期间,全国22个地区45家单位开展了中医药防治甲型H1N1流感(轻症)行业专项课题的临床研究,采用多中心、大样本、随机对照方法,取得国际登记认证,获得国家“十一五”科技专项支持,推动了中医药防治甲型H1N1流感研究领域成果获得国际认可,为中医药走向世界起到了积极促进作用。

  2017年国家基于中华中医药学会急诊分会流感研究的基础及能力,又将“十三五”科技重大专项《突发急性传染病中医药早期临床救治体系及预案研究》重担给予中华中医药学会急诊分会。包括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中医医院、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地坛医院、广东省中医院、上海中医药大学附属曙光医院等11个分中心团结协作、联合公关,目前已取得突破性进展。

  跟踪国际最新心肺复苏指南,急诊分会专家运用先进的心肺脑复苏技术,整理“猝死”“厥脱证”相关古代文献,挖掘中医药参与治疗的有效方法,逐步开展心肺脑复苏效果评估国际Utstein临床登记,通过临床真实事件研究方法评价、验证中医药在心肺脑复苏治疗方法的有效性,形成以现代心肺脑复苏技术为基础,中医益气温阳、固脱救心,针药并举早期介入的中西医对心肺脑复苏后综合征临床观察及相关基础研究,在提高复苏成功率、降低死亡率和致残率等方面取得大量成果。

  除此之外,在脓毒症研究、耐药细菌感染等研究方面,急诊分会主持完成和参与的科研课题包括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国家“十二五”科技计划等国家和省级科研课题,并获得厅局级以上科研成果奖励。

优秀人才脱颖而出

  第二届国医大师中,急诊分会晁恩祥入选。首届“岐黄学者”中,急诊分会刘清泉、方邦江入选。省级名中医评选中,急诊分会张晓云教授(成都中医药大学附属医院)、梅建强教授(河北省中医院)、叶勇教授(云南省中医院)等脱颖而出。

  急诊分会为了培养更多的年轻人,自2018年开始,开始了对中医急诊青年医师的专项培训,每年增补青年委员。青年中医急诊医师的加入,使中华中医药学会急诊分会更加朝气蓬勃。

公共卫生事件中显身手

  2003年,一场SARS突然“袭击”全国。急诊分会的每一个成员单位首当其冲,成为SARS的第一道防线,同时也成为SARS战役中的一道亮丽的风景线。数个急诊留观室改为SARS病房,急诊医生护士战斗在SARS的第一线,对于急诊应对新发突发传染病、应对危重病积累了宝贵的经验,同时也拉开了急诊重症医学的序幕。

  三级中医医疗机构陆续建立了EICU。EICU的建立,使得急诊专业对危重病的诊治更有连续性,内涵更加丰富。EICU在高技术平台的支持下,贯彻“治未病”思想,对急危重症患者,实施“既病防变”“截断扭转”策略,在实施脓毒症国际诊疗指南基础上,针对临床救治难点,应用清气凉营、活血通腑、托里扶正治法对脓毒症实施早期干预,防止早期脓毒症向严重脓毒症、多器官功能障碍综合征发展,构建了脓毒症早期中西医结合救治方案,取得了一定的临床效果,降低了脓毒症向严重脓毒症、多器官功能障碍综合征转化率。

  2009年发生甲型H1N1疫情,中医急诊人员根据SARS时积累的新发突发传染病应对经验,冷静面对,同时组织全国22个地区45家单位开展了中医药防治甲型H1N1流感(轻症)行业专项课题的临床研究,采用多中心、大样本、随机对照研究。研究论文被《内科学年鉴》收录。

  其后H7N9、乙流爆发,中医急诊分会专家积累了丰富的新发突发传染病应对经验,建立了新发突发传染病迅速应对的机制,实现高速的从经验到方案到共识/指南的转化,并承担了国家应急救援人才的培养任务。急诊分会力争到2020年,为国家培养一批中西医急救技能扎实的国家应急救援队伍。

积极参与扶贫和科普

  急诊分会专家充分发挥公益性,在健康扶贫、中医科普、健康宣教等方面做了大量工作。

  四川省北川羌族自治县是一个贫困县,急诊分会在主委、副主委带领下,采取师带徒的方式,培养中医急诊人才,多次举办中医急诊青年骨干培训班。

  内蒙古奈曼旗是贫困地区,急诊分会采取片区导师的方式,每人承包一个片区,对片区村医进行点对点的指导。

  急诊分会多名骨干主动请缨,脱产到新疆、西藏等贫困艰苦的医疗机构进行健康扶贫。对当地进行医疗科研全面指导,促进当地医疗机构中医急诊急救能力的迅速提升。

  随着老百姓对养生保健知识的需求迅速增长,急诊分会发挥“名医名家多、覆盖面广”的优势,进一步加大了科普宣传力度,帮助老百姓逐步养成正确的养生保健观念。急诊分会多位专家做客北京卫视“养生堂”、中央电视台等健康类栏目,通过媒体宣传,正本清源,有力促进了中医药文化传播与知识普及。

  急诊分会还采用贴近百姓的专家义诊或健康巡讲形式,举办各类科普活动,惠及广大百姓,促进医疗重心下移、前移,送医下乡村,送教进社区,结合科普资源互享平台转化科技成果,正确宣传中医防病治病知识,整合各级、各类资源,开动脑筋,创新科普方式,扩大中医药科普受益范围,满足群众需求,从而大幅度拓宽中医药的社会影响力。

急诊学科可持续发展的思考

  急诊分会成立21年来,带领全国中医急诊作者逐渐进入医疗、教学、科研全面发展的时代,今后将继续带领全国中医急诊工作者,以强烈的使命感,在中医急诊专业努力奉献,努力完成以下工作,使中医急诊立足全国,走向世界。

  多途径、多形式培养中医急诊人才

  中医急诊首先要建立一支完整的、稳定的人才队伍。对此,应多途径、多形式地培养中医急诊人才,同时进行高层次人才的培养,这是中医急诊学科发展的根本。

  争取更多的科研支持

  中医急诊学的科研刚刚起步,科研能力和思路不足,甚至有人认为中医急诊没有优势。加上急诊工作辛苦,又缺乏科研支持。这些都是导致中医急诊人才流失的原因。因此,从政府层面和科研管理层面,要大力扶持中医急诊的科研工作,从小到大,从弱到强,最终达到发展中医急诊学的目标。在临床科研中,要开展符合循证医学理念的中医急诊临床研究。因此,要努力培养中医急诊临床医生和临床科研人员的循证医学知识。

  处理好继承与发扬的关系

  继承是发扬的根,没有很好的继承,发扬就是无本之木。因此,我们要努力学习前人的经验,学习前人的临床思维方法,逐步提高中医急诊的临床疗效。中药注射剂在中医急诊学术与临床过程中起到过并仍然在发挥着重要作用,现在尽管出现了一些问题,但不应将其绝对化和片面化,而应本着对历史负责,对人民负责的科学态度,既正视已发生的问题,又要在加强监管的前提下,继续注意发挥其独特的优势。

  (中华中医药学会急诊分会 刘清泉 刘金民 郭玉红 方晓磊)

(Y)

凡注明 “中国中医药报、中国中医药网” 字样的视频、图片或文字内容均属于本网站专稿,如需转载图片请保留 “中国中医药网” 水印,转载文字内容请注明来源中国中医药网,否则本网站将依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维护网络知识产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