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学术临床 > 临床验案

三病围困医岿然

时间:2019-10-18 来源:中国中医药报4版 作者:陈国权 陈旭 邱一吾 张勇 陈丽霄

  武汉素有“火炉”之称,今年高温虽姗姗来迟,但持续不去,为湿热体质者的发病创造了肥沃的土壤。81岁的梅老太就不幸中招了。2个月前便开始持续低热,1个月前开始大便日数十行的暑泻,长达15年的肺气肿近1个月也内频繁发作,两个月内三进医院。第三次入院7天后,因实在无法忍受插管带来的痛苦,自拔输液管,并哭喊:“再插管,我就不活了”。医护人员及家属经反复劝说无效,只能让她出院。

  人是出院了,但梅老太喘未平,烧未退,泻依然,氧气难离身。其子经打探,于2019年7月13日下午带老人来诊所看病。

  刻诊:喘气,但未见肺气肿患者常见的桶状胸,呈现在我们面前的是形体瘦弱的驼背老太。为患者切脉未及两分钟,患者即示意其女帮忙戴氧气罩。语音低微、断续,诉头顶疼痛,胸闷,自觉气不通,睡眠时易惊醒,久行则腰部不适,大便每日数十行已1月余,质稀,纳可,饮水多则尿多,尿色微黄,夜尿3~4次,体温38摄氏度,住院期间因服药及输液导致两足浮肿较剧,脉细,舌边红,苔白厚稍腻,中部微黄。从患者年逾八十、久病、重病、形体消瘦的情况看,貌似虚证,实偏实证,即“至虚有盛候”。辨证为肝肾阴虚,脾胃湿热。治宜滋养肝肾,开降湿热。方投一贯煎、甘草泻心汤合香连丸加味。

  处方:生地黄15克,当归10克,北沙参10克,川楝子8克,麦冬10克,枸杞子15克,炙甘草15克,法半夏10克,川黄连16克,黄芩22克,党参10克,干姜6克,大栆15克,广木香10克,柴胡10克,杏仁10克,白茅根20克,防已10克,神曲10克,吴茱萸6克,砂仁8克,制附片6克。7剂。代煎21包,每天3次,每次1包,饭前或饭后1小时饮服。

  7月20日下午,突见患者自行步入诊室,精神好转,喘气大减,未配戴氧气罩。大便每日仅5~6行,量极少。睡眠好转,入睡稍难。有轻微低热,面部微肿,两足仍肿甚,手颤多年,纳佳,脉略数,舌边红,苔黄厚。守上方,加白蔻仁8克,炒枣仁15克,制附片加至10克。7剂。煎服法同上。

  按:喘气、低热、暑泻是患者的3大症状,表现有异,但均病在脾胃。从脉细、苔白厚稍腻、中部微黄看,确定为脾湿胃热。脾胃湿热波及于肺,致肺失清肃而喘;湿热久蕴影响营卫的生成、输注,故见低热;湿热导致脾胃运输太过而大便日数十行。故投甘草泻心汤辛开苦降,釜底抽薪,肺气肃降则其喘自平。一贯煎养肝肾之阴。脾胃病实肝即治“克我”之脏,脾胃病实肾即治“我克”之脏。柴胡、黄芩浓缩小柴胡汤方意,利胆以助脾之正常输运。重用黄连,合广木香组成香连丸清热燥湿,行气止泻。杏仁、白茅根、防己、神曲宣肺降气、化湿和胃。复诊时疗效明显,故加白蔻仁以尽除其湿,炒枣仁助其睡眠,制附片加至10克,以体现“善补阴者,以阳中求阴”。诊病似打仗,用药如用兵。“敌军围困万千重,我自岿然不动。”不怕患者年高体弱,不恐患者久病缠身,坦然面对,认真辨证,精准施药,故效如桴鼓。

  2019年9月6日,梅老太79岁的表弟来就诊。患者低热多年,每日于下午两点开始,还有呕吐、口干、口苦症状,脉弦,属于典型的少阳证。此低热为胆经不利所化。从身胀、恶寒、背部及颈部发胀看,为脾虚湿犯,脾不能主肌肉且肺卫不固,故合用五苓散,健脾利湿,发汗解表。药至7剂而热退。(陈国权 陈旭 邱一吾 张勇 陈丽霄)

  (文中所载处方、治法请在医师指导下使用)

  (M)

凡注明 “中国中医药报、中国中医药网” 字样的视频、图片或文字内容均属于本网站专稿,如需转载图片请保留 “中国中医药网” 水印,转载文字内容请注明来源中国中医药网,否则本网站将依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维护网络知识产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