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学术临床 > 临床验案

“清肝要方”治疗病毒性肝炎

时间:2019-10-28 来源:中国中医药报5版 作者:王玉生 刘相君

  笔者应用自拟的“清肝要方”为基础方治疗乙型及丙型肝炎取效快捷,(“清肝要方”发表在《中国中医药报》名医名方栏目2010年9月3日第4版)。此就这方面的辨证论治及验案总结如下。

  各种类型的病毒性肝炎,不要说中医历史上没有这方面的病名及论述,就是西医也是近些年才发现而确立的病因及病名。(1964年澳大利亚人发现的乙肝病毒,1989年美国人才克隆出丙肝病毒)。现在我国已成为乙肝病毒传播及携带者的大国,这其中有不少人又形成了急性或慢性的乙型肝炎,在慢性乙肝中约有20%转化为肝硬化,还会有一部分转化为肝癌。现在虽然西药研制出了几种抗病毒药。但这也是必常年服用治标不治本,治疗乙、丙型肝炎,不管是西医还是中医,只是肝功异常指标降至正常,完全清除掉病毒,仍然是摆在我们面前的重大攻克项目。

  十几年的临床工作中,认识到这种乙肝、丙肝病毒性肝炎传染性强、清除困难、长期不断的复制病毒生存在人体中,主要是以下三个方面原因构成的。

  血中热毒:不论是乙肝病毒还是丙肝病毒或是由他人血液传入或者是母婴传入,会极快地复制在被传入的人体血液中形成了血中热毒,这血中热毒除了在肝细胞中快速的繁殖复制外,病毒的脱氧核糖核酸基因还能不断的整合到肝以外的体内各组织细胞中及血液之中去,这样就整合于全身的基因形成了一体,难清除此病毒,关键原因这是其一。

  胶固难解的湿毒形成:体内血中的热毒与湿气相互结合,又形成了胶固难解的湿毒。这种湿毒又在人体免疫细胞内复制出了传染性较强,复制也较强的乙肝病毒大三阳。(HBsAg+、HBsAg-、HBeAg+、HBeAb-、HBcAb+)或是传染性较差、复制较差的乙肝病毒小三阳(HBsAg+、HBsAg-、HBeAg-、HBeAb+、HBcAb+)。这是难以清除病毒的原因之二。

  肝体内湿热血瘀形成:这些热毒、湿毒混合在一起,形成了血中的湿热毒,日久这些湿热毒与血瘀结形成了湿热血瘀,肝体内的湿热血瘀又会逐渐的促使了肝纤维化的进度,这又是难于清除病毒的原因之三。编制了乙、丙肝病毒证治歌诀如下:

乙丙肝病毒全是血液传,

病毒携带严重会致肝炎,

慢性肝炎日久成肝硬化,

控制病毒的复制是关键,

中医诊治必须认真辩证,

分清病毒与血的结合点,

或热毒整合在肝细胞中,

或是湿毒胶结在血之间,

或是热湿毒相合伤肝体,

或肝用被伤是因气阻肝,

治疗清湿毒兼凉血,但不可过于寒凉,

寒凉解毒兼活血络,但不可过于攻伐,

疏达肝用与养肝体,但不可过于滋腻,

防纤维化体用兼治,但不可过于通达。

  在这些年治疗乙、丙型肝炎的实践中,慢慢地又将原来的“清肝要方”进行了进一步的修正如下:

  郁金12g,香附12g, 生地30g, 佛手12g, 丹参20g, 赤芍15g, 虎杖15g, 炒栀子12g,白花蛇舌草20g,半枝莲30g。

  功效:凉血解毒,疏肝活络。

  主治:各种病毒性肝炎。

  用法:对急慢性乙型、丙型肝炎:水煎2次,分2次口服,日1剂。

  对乙、丙肝携带者,将其上方药物加倍用量:研末成药粉,装入胶囊,每日口服3次,每次3~4粒。可每年服用3~5个月。

  方解:对乙肝、丙肝病毒性肝炎,主要从三个方面去认识,一为血热,二为肝郁,三为血滞。所以本方以大剂量的生地清热凉血,兼养肝阴;虎杖、炒栀子、白花蛇舌草、半枝莲,清肝解毒,兼以凉血;香附、佛手,疏肝理气兼调血;丹参、郁金配合,一能改善肝脏气血运行以促肝用,二可缓解肝纤维化的进展以防肝硬化。诸药相合,凉血解毒不伤肝用,疏肝活络不伤肝体。

  加减:

  口干口苦,不欲饮食,胃脘胀满,恶心欲呕:可加入莲子肉20g,砂仁5g,白术12g,枳壳12g,以健脾和胃。

  小便黄,大便干,舌苔黄腻,胆红素升高者:如用茵陈、栀子、大黄等苦寒之品,剂量要小,以防苦寒伤及肝阴及肝用。主要可用通草、车前子、竹叶、火麻仁等,以清热利湿除湿热。

  既有肝阴虚,又有湿热内蕴者:可加入山药20g,莲子肉20g,车前子20g,枸杞子20g,这样养阴不助湿,化湿不伤阴。

  对于病毒性慢性肝炎:应减缓肝纤维化的改变以防肝硬化及癌变的发生异常重要。方中增加软坚散结化瘀之品,可加入鳖甲30g,当归15g,川芎15g,白芍15g,赤芍12g等。

  伴有腰酸背痛、头晕耳鸣肾虚者:可加入菟丝子20g,续断20g,桑寄生20g,山萸肉20g,山药20g等。

  大便干、几日不行者:可应用当归30~40g,火麻仁15g。

  对于谷草、谷丙转氨酶及r-GT长期不降者:尚需认真辨证,多数为正气虚弱,病毒内蕴双重情况,所以根据不同的虚损情况,阴虚者可加入枸杞子20g,山萸肉20g,当归15g,川芎15g,白芍12g,气虚者可加入太子参15g,黄芪20g,菟丝子20g等,从而达到祛邪不伤正,扶正又不恋邪。

  验案一

  陈某,男,27岁。1995年3月30日就诊。诉少食10天(乙肝1年未愈),1年前查HBSAg大三阳,转氨酶250,随住某市人民医院,20天肝功能正常出院。出院不到一个月,查肝功ALT:285u/L,又住院一个月后出院。近10天因无力少食,查肝功ALT:255u/L、AST:86u/L,HBSAg大三阳。伴见不欲饮食,食后胃脘及右胁下胀痛,时有隐痛,口干口苦,时有恶心欲呕、周身无力、大便正常、小便黄、舌苔薄腻色黄、脉沉细等。

  病机:肝胆湿热,脾胃不和。

  治则:清肝胆、祛湿热、健脾和胃。

  处方:郁金12g, 香附12g, 枳壳12g,生地30g,八月札12g, 半枝莲30g, 白术15g,砂仁5g,莲子肉20g,栀子10g,通草10g,车前子15g,6剂,水煎2次服,日服2次。

  1995年4月6日二诊:前后各症减轻,仍小便黄,周身无力,再以前方20剂。

  1995年4月27日三诊:药后各症明显减轻,食欲增加,周身力气增加,再以前方继服20剂。

  1995年5月20日四诊:药后各症消除,一切正常,查肝功各项指标正常。再以原方20剂,隔日1剂。

  2011年7月3日,患者前来查体,B超:肝胆脾胰腺均正常。

  症状:只有口干,时有口苦,其他无明显症状,二便正常。舌质正常,舌苔薄白脉弦。

  方药:郁金12g,香附12g,枳壳12g,生地30g,虎杖15g,半枝莲30g,八月札15g,山药20g,莲子肉20g,赤芍12g,栀子10g,甘草12g,再服20剂,每剂水煎2次,日2次。 2011年8月1日药后口干口苦消除,肝功各项均正常。

  按语:本例乙肝患者17年前治疗后,完全中药治疗,至今基本保持肝功正常。说明该方子治疗乙肝没有反弹现象,疗效稳定, 并没有其他毒副作用。

  验案二

  郝某,男,45岁。2012年6月12日就诊。诉周身无力1年(丙肝2年),2年前查:丙肝抗体阳性,生化肝功异常。近两年来在当地无间断治疗,未效。

  症状:周身无力,口干口苦,不欲饮食,时候胃脘胀满并连及两胁胀痛。近半月来时有咳嗽,吐痰量多,痰色时黄时白,黏稠不易吐出。舌苔薄腻微黄,脉弦数。谷丙转氨酶:175u/L,谷草转氨:150u/L,r-GT140u/L。

  病机:肝胆湿热,气滞血瘀。

  治则:清利肝胆湿热,疏肝气,活血络。

  处方:郁金12g, 炒香附15g,炙鳖甲30g(先煎30分钟),生地30g, 丹参20g,虎杖15g, 赤芍15g,泽泻20g,猪苓15g,生大黄12g,半枝莲30g, 薏苡仁20g, 生山药20g, 莲子肉20g,淡竹叶12g, 川贝10g, 白花蛇舌草30g。30剂,每剂水煎2次,服2次 。

  2012年8月23日复诊:服药后除右胁下时有隐痛,其他症状基本消除。近查肝功,各项指标均正常,舌苔薄腻色白,脉弦。

  泽泻20g,郁金15g,鳖甲30g(先煎30分钟), 虎杖15g, 川贝10g,太子参15g,山药20g,莲子肉20g,垂盆草20g,半枝莲30g,白术15g,石斛15g,猪苓15g,竹叶12g,甘草12g。共30剂,每剂水煎2次 日分2次服用。2012年10月16日,电话随访,现各方面情况良好,饮食正常,近查肝功,各项指标均正常。

  按语:本案丙型肝炎,辨证为肝胆湿热。因两胁胀痛,所以诊为气滞血瘀。方中加用鳖甲30g,一则柔肝体,二则配合丹参、赤芍,以起到软坚化瘀,以防肝纤维化的作用。这样湿热得除,肝郁得解,血络得通。所以治疗一个月即肝功正常。

  验案三

  2011年8月笔者接到一位唐山女士打来的电话。她说:“首先感谢王大夫,您的中药治好了我儿子的肝炎。”我说:“什么时候治疗的?”她说:“我老公去年因肝癌去世,今年我21岁的儿子查肝功不正常,乙肝小三阳。因我订了《中国中医药报》无意中翻到了2010年您在该报上发表的“清肝要方”,抱着试试看的态度,先按原方抓了5服中药,儿子服后感觉食欲有好转,口干口苦也好些,这样连着服用了一个月,再查肝功,各项指标都正常。我找到了您医院的地址,才找到了您的电话。”今将这一特殊案例写下,说明该方的广泛有效。

  体会

  本方和缓,又可谓简、便、廉,对于乙、丙肝病毒携带者及各种急慢性病毒肝炎皆可加减应用。治疗各种肝病,始终要注意肝体阴用阳的关系,因肝体易耗伤而成肝阴虚,肝用阳最难启用,最易不畅而成肝郁,所以用药不可过于苦燥伤肝阴,也不可过于寒凉、过于壅滞伤肝用。

  首次患乙型肝炎或丙型肝炎者,不主张应用甘利欣静滴,或联苯双酯等降酶药,如应用后转氨酶不降或者是降后又二次复发者,在应用中药治疗,极其困难,如首发病只用以上方子治疗,同样会效果满意。

  对ALT、AST升高者,不主张应用五味子降酶,虽然有人经动物实验,五味子有降酶的作用,但不可一律对此应用,如有湿热内蕴或湿盛脾虚者,五味子的酸敛,更会使病情加剧。

  在几十年治疗肝病的过程中,该方子对降酶,对于乙肝病毒的治疗还远不如西药的抗病毒药。虽然现在还没有一种完全消除乙肝病毒的特效药,但我们还是要在中药方面继续研制,这是我们努力的方向。(王玉生 刘相君)

  (M)

凡注明 “中国中医药报、中国中医药网” 字样的视频、图片或文字内容均属于本网站专稿,如需转载图片请保留 “中国中医药网” 水印,转载文字内容请注明来源中国中医药网,否则本网站将依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维护网络知识产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