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学术临床 > 国医大师学术思想

国医大师梅国强学术思想拾萃

时间:2020-04-24 来源:中国中医药报4版 作者:马作峰

  梅国强教授临床酷爱经方,但用药并不拘泥,提出“复用经方,便是新法”,善以经方组合加减辨治疑难杂症,提出医者当以临床疗效为终极目标,无论经方、时方,都是取得疗效的手段而已,不必刻意追求经方派、时方派之标签。用药善用药对或药物组合,以利于药物更好地发挥协同增效,减轻毒副作用之功效。临证思维必以伤寒理法为先,但并不局限于六经,对温病理论也有颇深造诣,常常在诊察疾病、处方用药时借鉴温病学思想。

  国医大师梅国强教授从事《伤寒论》的教学、临床和科研工作50余年,积累了丰富的临床经验,擅长治疗心系疾病、脾胃病,对时行病、疑难病等疾病的诊治,也有独到见解和心得体会,形成了其独特的学术思想。笔者有幸伺诊左右,屡见其于平淡之中顿起沉疴,故将梅国强教授之教诲做粗浅总结,供同道参考学习。

  执简驭繁,善以经方辨治杂病

  梅国强酷爱经方,但不死守,提出“复用经方,便是新法”。善以经方组合加减辨治疑难杂症,尤其善用仲景名方,如小柴胡汤、桂枝汤、小陷胸汤等,这既与其深厚的伤寒功底有关,又是其灵活务实治学理念的具体体现。梅国强常曰:“古方、名方汗牛充栋,岂可悉数掌握?基础方辨证加减可达事半功倍之效。”与程钟龄“一法之中,八法备焉,八法之中,百法备焉。病变虽多,而法归于一。”之所见大致相同。

  笔者粗略统计了伺诊梅国强时的临床病案,小柴胡类方的使用频率居群方之冠,梅国强认为:“小柴胡汤寒温并用,攻补兼施,升降协调。外证得之,重在和解少阳、疏散邪热;内证得之,还有疏利三焦、调达上下、宣通内外、运转枢机之效。”故其最善运用小柴胡汤辨证加减,治疗外感内伤类疾病。且对柴胡类方的运用也多有独到见解,如将柴胡陷胸汤的使用要点归纳为6条:

  ①发热, 或往来寒热,或恶寒发热,或午后热甚,寒热起伏不定;

  ②咳嗽、胸闷、胸痛、胁痛;

  ③胃脘或剑突左右痞结疼痛, 或兼胸胁疼痛;

  ④少阳或阳明经所过之处酸楚疼痛;

  ⑤脉弦、缓、数等;

  ⑥舌红或绛, 苔薄白或白厚, 或薄黄、黄厚。并将外感病和杂病,使用该方的标准区分开来,如果是外感病, 应具备第①条之某种热象,第⑥条之某种舌象,若兼其他任何标准中的某一症状,则更为确切。如果是杂病, 则应具备第②③④⑤条所述标准之一, 同时与第⑥条之舌象相合。

  梅国强曾撰文总结了其运用柴胡桂枝汤的经验,发现该方所治病证包括头痛、胃脘痛、痹证、颈项肩(臂)痛、肢体疼痛、心悸、胸痹、心痛、胁痛、心下痞、低热、骨蒸、月经不调等。其西医病名近20种,如神经、血管性头痛,冠心病,急、慢性胃炎,胃溃疡,急、慢性胆囊炎,颈椎、腰椎骨质增生,肩周炎等。提出灵活运用经方应当遵循“突出主证,参以病机”“谨守病机,不拘证候”“根据部位,参以病机”“循其经脉,参以病机”“斟今酌古,灵活变通”等基本原则。

  博采众方,拓展仲景学术思想

  作为当今伤寒学派的国医大师,梅国强用药并不拘泥于仲景方,主张以临床疗效为终极目标,认为无论经方、时方,都是取得疗效的手段而已。医者不必刻意追求经方派、时方派之标签。因此,后世之名方温胆汤、四妙散、四物汤等,都是梅国强习用之方。尤其是善将后世之名方与仲景方组合,使经方、时方交相辉映,发挥协同增效之功。如对柴胡陷胸汤、柴胡温胆汤、柴胡四物汤等,梅国强均有独到见解,多次撰文予以深入阐述;对时方的运用,尤其是金元以降之名方,也多有发挥,心得颇丰。如:对湿热类疾病最善运用四妙散、碧玉散;对胃肠道疾病最善用左金丸、平胃散;心血管疾病善用温胆汤、失笑散;痰湿內盛者,二陈汤、温胆汤等也都是习用之方。

  梅国强还善于吸纳民间用药经验,把隐藏在民间的地方药材与辨证论治相结合,每每收到很好疗效。如用凤尾草治疗淋证;威灵仙消骨刺;月季花,玫瑰花、鸡冠花、凌霄花活血调经等等。甚至将民间用药组合成方,与经典方剂配伍,用于治疗疑难杂症。如:将其早年随医疗队上山下乡,为群众采药治病时搜集的地方药材:土茯苓、土大黄、土贝母、土牛膝组合成方,名曰“四土汤”,运用于临床30余年,所治病种30有余。认为土茯苓甘凉无毒,清热除湿,泄浊解毒为君药;土大黄除助其清热解毒外,还助其凉血活血止血,消肿散结为臣药;土贝母、土牛膝,性味苦寒,佐助其活血祛瘀、化痰、散结、通淋为佐药。全方具有清热解毒,利湿泄浊通淋,消肿散结,凉血活血止血之功。指出该方与经典成方有较好的兼容性,故与成方合用较多,以便适应复杂病情,或提高疗效。因其以治湿热毒邪为重心,因而不论所治何病,其舌苔必白而薄润、白厚而润、黄厚而润、灰薄或灰厚而润,必伴以鲜红或绛之舌质。梅国强将其运用“四土汤”的经验,在各种学术活动中毫无保留地予以宣传推广,使得原本隐匿于乡野之地方药材,逐渐走进了大众视野。不仅有效地促进了当地药农的经济收入;更为疑难杂症的治疗开辟了新的途径,诚莫大之功也。

  另外,结合现代药理学研究成果,灵活用药,也是梅国强用药的一大特征,比如:根据苦参有抗心律失常的作用,用苦参20~30克治疗心悸;用茵陈、田基黄、垂盆草护肝降酶;用大青叶、贯众、蒲公英治疗病毒性疾病;用金钱草、海金沙、川楝子等治疗各类结石;白英、龙葵、壁虎、半枝莲、蛇舌草治疗恶性肿瘤等等,都体现了一代宗师开放包容之胸襟,将仲景“勤求古训,博采众方”之古训运用于医疗实践。

  善用药对,倡导药物组合

  近现代善用药对之名医以施今墨先生为最,焦树德教授《用药心得十讲》,将药对的使用做了进一步推广。梅国强之高徒张智华博士,总结了23个药对的运用规律。笔者伺诊期间,也对梅国强运用药对或药物组合的印象颇深,兹将其运用药对之三种类型概要如下:

  一是经典小方,如诸般疼痛,合用失笑散;胃酸增多者,合用左金丸加海螵蛸;湿热重者,合用碧玉散;恶心呕吐者,合用小半夏汤;心烦易怒者,合用栀子豉汤;阴虚火旺者,合用二至丸;湿热盛者,合用二妙散或四妙散等。二是经方中的药物组合,如脾虚者加白术、茯苓;少阳枢机不利者加柴胡、黄芩;营卫不和者加桂枝、白芍;痰湿盛者加陈皮、半夏;咳嗽痰多者加紫菀、冬花;睡眠障碍者加石菖蒲、远志;腹胀苔白厚者加苍术、厚朴;食欲不振加广木香、砂仁;嗳气者加旋覆花、代赭石;湿困脾胃加藿香、佩兰;气血不畅者加当归、川芎或郁金、姜黄;久病入络者,加土鳖虫、红花等等。三是自创的药物组合,如腰痛,加杜仲、续断、刘寄奴、徐长卿;视物不清等眼疾,加密蒙花、谷精草、木贼草;胸闷,加生蒲黄、五灵脂;便秘,加虎杖、枳实;肢体疼痛,加土鳖、苏木、全蝎、蜈蚣;失眠多梦,加枣仁、柏子仁、夜交藤、合欢花;咳嗽痰多,加浙贝、桔梗等等。

  药对或药物组合可以使药物更好地发挥协同增效,减轻毒副作用之功效。梅国强善用之药对是其数十年临床经验的结晶,不仅具有深入挖掘的学术价值,而且蕴含着成药开发的巨大商机,限于篇幅,本文不做进一步阐述,拟在今后另文探讨。

  立足伤寒理法,借鉴温病思想

  梅国强临证思维必以伤寒理法为先,但并不拘泥于六经,对温病理论也有颇深造诣,常常在诊察疾病、处方用药时借鉴温病学思想。认为热病当首重救阴,指出外感热病最易伤津耗液,阴津充盈又可制阳热之胜,故保存阴津对热病治疗至关重要。护阴之途首宜辨邪正盛衰之趋势,邪盛之时泻邪热便是护阴,阴津欲竭之时,虽有余邪亦当急救其阴,待其阴复则阳热自消。武汉地处华中,多雨潮湿,湿热类疾病危害甚广。梅国强常以温病验舌辨齿之法,补充伤寒论对湿热类疾病诊法之不足,临证必察观患者之舌象,强调舌质与舌苔结合,综合分析病情。

  察舌质梅国强首辨色泽、形态,尤其重视淡白、红绛二舌。淡白舌多为虚证、寒证或痰湿内盛;红绛舌多为营分有热、阴虚、湿热、痰火等。尤其对红绛舌的病机有独到见解,认为温病舌绛为热入营血,杂病舌绛有虚实寒热之不同,未必尽属营血有热。如红绛舌黄厚苔,多为湿热痰火;红绛舌白滑腻苔,若属外感,则多为营分有热,气分有湿;若为内伤,则多为阴虚火旺,兼夹痰浊食积;或为久病入络,气血瘀滞,痰湿壅盛。

  梅国强非常重视舌质形态的变化,舌体胖大者多为痰湿,或阳虚水饮;舌体瘦薄者多为热邪伤阴、气血不足;舌下脉络怒张,多为瘀血阻络;舌边齿痕,多为脾虚、痰湿或湿热。梅国强主张望舌苔应首辨苔之厚薄,津液之多少。苔白者多为寒邪;苔黄者多为热邪。望苔色还需结合苔之润燥,如舌苔滋润者为津液未伤,舌苔水滑者多为痰湿水饮为患,舌苔干燥者为热盛伤津或阴虚火旺。梅国强用药也多借鉴温病思想,如舌苔白厚者,必痰湿盛,常效温病学芳花之法,习用藿香、佩兰、苍术、厚朴等;舌苔黄腻者,必湿热壅盛,常运用苦燥或清化之四妙、四土、藿朴夏苓;舌绛苔少质燥,必阴津亏损,常以乌梅、生地、麦冬酸甘化阴等等。

  医文同铸,儒学诗词兼修

  梅国强不仅中医知识渊博,而且文学功底扎实,工辞赋,擅诗文,每于佳节之际,撰写诗词歌赋,表达天伦之乐。2018年除夕夜,梅国强在跨年前的23时,微信发给笔者两首新词,兹录于后,与同道共欣赏。

  迎犬岁《三字令》:迎犬岁,贺新年,凯歌喧,鞭炮响,挂春联,罝佳肴,斟美酒,喜团圆。忠勇在,义为先,不争妍,心态好,乐无边,庆佳期,花似锦,福长绵。

  戊戌贺年词《鹧鸪天》:甲子轮回到犬年,春风和畅暖江天,农兴国泰开明日,人寿年丰尽展颜。肴有味,酒须干,全民将士共团圆,神州兴盛和平是,不战降人得万全。

  2019年2月4日,梅国强又以贺新年为名,填浪淘沙(双调小令)一首,微信发给笔者共贺新春。

  贺新年浪淘沙(双调小令):美酒醉东风,其乐融融,鱼翔蝦戏引飞鸿,应是乌金来到早,柳绿桃红。有幸与相逢,共济和衷,南山福寿伴青松,铁臂铜腰苍复翠,祝愿君同。(乌金指猪,借指猪年。)梅国强 戊戌除夕。

  2018年12月,梅国强受邀到广州为全国第四批优秀中医(临床、基础)人才授课,其广州工作的弟子万晓刚等闻讯,邀请梅国强游览珠江,后梅国强吟诗纪之,名曰:戏题“小蛮腰”,全文如下:

  2018年12月19日晚,为全国中医优才班授课之余,余与万晓刚、敬中原、玉海燕、朱前锋同志,慢步珠江畔,得小诗一首:戏题“小蛮腰”

  铁塔冲天接九霄,文豪雅号小蛮腰,真身巨匠心灵巧,变性谁人手术刁,壮汉含羞忙躲避,美人善舞愧妖娆,珠江潮涌神州旺,大地迎春分外娇。

  诗作亦正亦谑,既在戏谑之中赞叹了建筑之雄伟,又充分表达了作者面对繁华珠三角的自豪感,欣悦之情跃然纸上。

  2019年1月10日,国医大师邓铁涛教授驾鹤西去,梅国强于沉痛之中,赋诗以寄哀思。

  沉痛悼念邓铁涛老前辈:邓翁驾鹤雪潇潇,万里长空落皎绡,生死中医诚祖舜,去留肝胆报仙尧,春蚕吐尽丝犹在,蜡炬传承志未消,想是天公邀雅客,拳拳后学得兼祧。

  中医作为中国传统文化的一部分,承载了太多中华民族的文化基因,自古有“儒医一家”之说,作为肩负中医药传承与发展重任的当代中医人,我们理应向大师学习,深入研究诗词歌赋等中国传统文化的精髓。

  结 语

  梅国强研读《伤寒论》50余年,洞悉中医中药之精华,通晓六经辨证之奥旨,主张师古法而不泥古方,强调研习经典应以临床为依据,提出只有从临床实际出发,将中医各家学说有机地结合起来,正确理解,灵活分析,才能够准确地把握六经的实质。梅国强临证并不拘泥于伤寒学派,善于总结各家之长,注重融合自身经验,勇于探索,敢于创新,对温病及杂病之理法均能够运用娴熟。(马作峰 湖北中医药大学)

  (注:文中所载药方和治疗方法请在医师指导下使用。)

(D)

凡注明 “中国中医药报、中国中医药网” 字样的视频、图片或文字内容均属于本网站专稿,如需转载图片请保留 “中国中医药网” 水印,转载文字内容请注明来源中国中医药网,否则本网站将依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维护网络知识产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