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学术临床 > 歧黄论坛

乳房当为奇恒之腑

时间:2020-05-13 来源:中国中医药报4版 作者:张卫华 郭新荣 张利

  中医对于人体各个脏腑组织器官的认识在《内经》中已有较为详细载述,唯独对乳房记述甚少。关于其归属关系,后世医家也未能从以脏腑为核心的局部—整体观上全面、系统的认识,即使近年对奇恒之腑理论研究较为全面者也仍未将其列入其中。国医大师郭诚杰教授经过近60年对乳房解剖、生理、病理、疾病的认识以及大量的临床诊疗经验,提出“乳房当为奇恒之腑”。我们通过收集、整理郭诚杰的学术论文、出版著作、临床病例以及其生前访谈材料等,总结出其关于“乳房当为奇恒之腑”的学术思想。

奇恒之腑为何

  五脏六腑、奇恒之腑、五官九窍、四肢百骸等组织是通过经络系统联系在一起的有机整体,又通过共同协作完成整体和各自的生理功能。奇恒之腑(脑、髓、骨、脉、胆、女子胞、男子精室)是其主要的组成部分。

  奇恒之腑最早见于《素问·五藏别论》云:“脑、髓、骨、脉、胆、女子胞……地气之所生也,皆藏于阴而象于地,故藏而不泻。” 五脏主藏精,满而不实;六腑主传化物,实而不满。而奇恒之腑则以似脏非脏、似腑非腑为其显著的特点。其形态上似腑,多呈现为中空的管腔或囊状器官;功能上似脏,均主藏精气而不泻,不与饮食物直接接触;唯独胆有所不同。《内经知要》曰:“胆为奇恒之府,通全体之阴阳。况胆为春升之气,万物之生、长、化、收、藏皆于此托初禀命也。”胆既藏胆汁,又主泻利,与肝相合,形态若囊,故又划为六腑,因不传化物,因而与腑又有区别,故胆又归于“奇恒之腑”。其余奇恒之腑均无表里配合和五行配属,多与奇经八脉有关。而乳房从形态和功能看,似脏腑而又非脏腑,故与奇恒之腑一致。

乳房与经脉的关系

  作为第二性征的乳房,经络密布,外有肌筋相连,内与脏腑相通。布于乳房的主要经脉有足阳明胃经、足太阴脾经、足少阴肾经、足厥阴肝经、冲脉、任脉等。

  足阳明胃经,《灵枢·经脉》载其“从缺盆下乳内廉”,即胃经直贯乳房中央。足少阴肾经,《灵枢·经脉》载其“入肺中”,即指肾经行于乳房实体的内侧部分(距前正中线2寸)。足太阴脾经,《灵枢·经脉》载其“上膈,夹咽”,即指脾经行于乳房实体的外侧部分(距前正中线6寸)。肝经,《灵枢·经脉》载其“上贯膈,布胁肋”,肝经分布于乳房外侧的胁肋部。任脉,《素问·骨空论》载其“起于中极之下……至咽喉。”即任脉主行于人体前正中线,其侧为足少阴经,诸阴经均来交会。冲脉,《灵枢·逆顺肥瘦》载:“夫冲脉者……其下者,并于少阴之经,渗三阴。”《难经·二十七难》认为冲脉“并足阳明之脉,夹脐上行,至胸中而散。”此“胸中”即以乳房为主。《灵枢·五音五味》载:“冲脉、任脉……为经络之海。”十二经脉均来交会。可见,冲任二脉下系胞宫,上连乳房,其气血促使胞宫和乳房发育并维持正常的生理功能。此外,还有隶属于经脉的经筋、络脉和皮部。

  以上这些经脉及其所属是沟通乳房与脏腑的重要途径,为乳房的外形隆突和哺乳功能的完成提供了气血等物质保障,使乳房与脏腑之间构成了有机的整体。

乳房与脏腑的关系

  乳房主要与脾、胃、肝、肾关系密切。

  乳房与脾胃

  《素问·经脉别论》云:“饮入于胃,游溢精气,上输于脾,脾气散精。”《医宗必读》云:“谷入于胃,洒陈于六腑而气至,和调于五脏而血生,而人资之以为生者也,故曰后天之本在脾。”脾胃为后天之本,气血生化之源,胃主受纳,脾主运化、主肌肉。乳房的组成主要为肌肉、经筋,正常发育依赖于脾胃化生气血的供养。哺乳期乳汁的产生及乳汁量的多少均与脾胃功能正常与否关系密切,脾胃强健,水谷精微得以运化,气血充盈,乳汁分泌旺盛而藏于乳内,外在呈现乳房、乳管饱满状态,可及时、足量满足婴幼儿的吮吸要求。正如《妇科经论》云:“妇人经水与乳,俱有脾胃所生。”《傅青主女科》曰:“无气则乳无以化,无血则乳无以生。”即人体气血均来源于脾胃,而乳房的营养、发育以及乳汁分泌均赖于脾胃化生的气血,故可认为乳房实为脾胃之外候。

  乳房与肝

  肝主藏血,主筋。乳房为筋肉所聚之处,筋肉由肝所主,如《素问·痿论》曰:“肝主身之筋膜。”《素问·六节脏象论》曰:“肝者……其充在筋。” 《灵枢·本神》云:“肝藏血。” 均言乳房的肉筋有赖于肝血的濡养。同时,肝又主疏泄,若肝失疏泄,气机失调,则乳房气机不畅而胀满疼痛,哺乳期乳汁分泌必然减少、排除受阻。正如叶天士《临证指南医案》所言:“女子以肝为先天”,就是这个道理。

  乳房与肾

  从生理上看,乳房的生长、发育与肾关系极为密切。有“冲任隶属于肝肾”之说,肾主藏精,化生天癸,可激发冲任通盛。肾气—天癸—冲任相互影响,成为妇女子宫、乳房周期性调节的中心,而肾是这个调节中心的核心所在,肾气充,天癸足,冲任盛,则胞宫、乳房发育良好。病理上,郭诚杰大师认为,如果肾气不足,天癸不充,冲任不盛,则胞宫、乳房必受其累而发病。临床上乳小、乳癖、乳痨、乳疬、乳岩等乳房疾病的发生均与肾虚(阴、阳或冲任失调)有关,故认为乳房的生理、病理主由肾主。此说可以指导临床从肾论治乳房病。

形态、结构上乳房似腑

  乳房位于胸前,躯壳之外,左右各一,由乳头、乳晕、大、中、小以及终末细小的乳管、筋肉以及诸多脉络构成的网络管状结构。现代医学认为乳房是女性的副性和哺乳器官,主要由皮肤、纤维、脂肪、乳腺组织构成,脂肪组织主要位于皮下,乳腺组织被纤维所包绕。乳房内部主要为15~20个腺体(乳腺)小叶和脂肪组织。不同的生理时期乳房的大小、形态、功能不完全一致。除怀孕后期和哺乳期外,乳房形体中的乳头、大、中、小以及终末细小的乳管均畅通而中空,犹如蜂窝之状,与六腑传化物不藏之管道极为像似。

乳房功能既似脏又似腑

  育龄妇女的乳房分为孕期、哺乳期和非孕非哺乳期。从乳房的形态看,乳腺腺管,终末细小导管,小、中、大导管以及乳头,皆为中空的导管,类似于管状的腑;但这些导管在非孕非哺乳期,不分泌、不贮藏、不排泄乳汁,与脏的“藏而不泄”、腑的“传化物而不藏”特性皆不同,即非脏又非腑。当怀孕后,在脾胃化生气血、肝主疏泄功能正常、肾精充沛的情况下,乳房逐渐充盈,乳头、乳晕也渐增大,这时乳房呈现出“藏精气而不泻”“满而不实”的脏之特性,即功能类似于脏。哺乳期,乳房开始分泌、储藏又排泄乳汁,以满足婴幼儿的需要,这时既体现了“藏而不满”脏的特性,又呈现出“传化物”腑的特性,也就是说乳房发挥了脏与腑的双重作用,既似脏又似腑,故为“奇恒之腑”。

乳房藏泄与月经关系密切

  育龄妇女月经的主要成分是血,血的生成有赖于气的化生,乳汁亦为气血所生。《景岳全书·妇人规》曰:“妇人乳汁乃冲任气血所化,故下为月经,上为乳汁。”即“经乳同源”。子宫与乳房为姊妹关系,均形成了规律性开合泄闭关系。子宫在月经前主藏似脏,乳房在月经前7~10天逐渐增大,常有微胀感,但胀而不满,充而不溢(无乳汁),类似于脏而藏。经潮时子宫泄而似腑,而乳房随着经血的排出迅速变小,胀感消失,类似于腑而泄。这种子宫与乳房间的动态平衡变化是由女性体内气血随月经周期变化引起的。

治乳疾以通为要,补养为辅

  乳房内藏气血、乳汁,以养自体,哺育婴儿,其功似脏;其形如管,功在于泄,类功似腑,故“当为奇恒之腑”。治疗乳腺病(如乳癖、乳痛、男女乳疠、乳衄、小乳、乳头溢液、缺乳等)均宜“以通为用”为主,以应腑之属性——“腑病多实”“以通为用”;仅在哺乳期治疗气血不足之缺乳时“充而补之”,以应脏之特性——“脏病多虚”“以补为要”。

  临床实际应用时体现出乳房以通行为主,又不失其藏精(乳汁、气血等)的特点,是郭诚杰大师“乳房当为奇恒之腑”理论在临床应用中的理论核心所在。郭诚杰大师对乳房疾病,尤其对乳癖治疗法则的确定和具体方法的应用,总以疏肝理气的“疏通”为主,用针(甲、乙两组主穴),或遣方(乳乐冲剂为主),兼以健脾除湿化痰,或活血散结,或滋补肝肾,或相兼而治,却又不忘养血益气。治疗时遵循乳腺的疏泄与封藏变化规律(月经周期、孕期、哺乳期),动静结合,泄藏有度,缓急相辅,灵活应用,故每每收到较好的临床疗效。

  国医大师郭诚杰的“乳房当为奇恒之腑”学术思想,对完善中医脏象学说中的奇恒之腑理论以及乳腺病的临床诊疗均具有一定的指导意义。(张卫华 郭新荣 张利 陕西中医药大学第二附属医院)

  (注:文中所载药方和治疗方法请在医师指导下使用。)

(D)

凡注明 “中国中医药报、中国中医药网” 字样的视频、图片或文字内容均属于本网站专稿,如需转载图片请保留 “中国中医药网” 水印,转载文字内容请注明来源中国中医药网,否则本网站将依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维护网络知识产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