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学术临床 > 诊治心悟

杂病诊疗中的另类思路

时间:2020-06-18 来源:中国中医药报4版 作者:周宝青

  荨麻疹服药期间受凉干呕

  一位荨麻疹病人,自述复发性口腔溃疡20年,多处治疗无效,遂用西瓜霜喷雾剂,用了1年多。口腔溃疡似乎好了,但发荨麻疹1年,身痒多次治疗未愈。第3次转方后反馈服药期间没胃口想吐,而且有反复加重趋向。自己用药心里有数,不是药物问题。是因受凉导致邪入少阳,嘱患者加服小柴胡颗粒。喝3次干呕消失,胃纳好转。但是病人记忆里不记得吃了小柴胡颗粒干呕好转,一直记在心头的是喝药干呕,然后干呕的记忆无限放大,最后变成中药有毒,喝药干呕。给她解释是受凉缘故,但是病人坚决否认受凉,无外感风寒。服药期间常有外感或者饮食导致的节外生枝变症,遇此变数常有,医者不必质疑自己。

  关于这个问题,清代高世栻所著《伤寒大白》说得很清楚:“内伤身痒,有实有虚;外感身痒,悉是表汗未出。故太阳病有身痒之条,阳明病有身如虫行,皆是表邪无从而出,故身痒但坐以汗出不彻之故。夫表有风寒,则身痛;表有风热,则身痒。总之,阳邪怫郁于肌表不得汗出,则皮肤作痒。太阳身痒,羌独败毒散。若阳明身痒,干葛防风汤。少阳身痒,柴胡防风汤。”《素问玄机原病式》谓:“腠理闭密,阳气郁结,不得散越,则发痒。故仲景用麻黄桂枝各半汤,辛散表邪。阳明篇曰,此久虚故也。言元气久虚,津液不足之人,又冒外邪,因久虚之故,不能作汗逐邪,当散表邪,非言久虚而用补药。”《类证活人书》妄以术附汤、黄建中汤治,最为遗祸。

  外感风寒合并肾阳虚证见热象

  有个肾阳虚遗尿的人,一天早上反馈说尿急、尿频、尿热,小腹胀。对方发的是微信语音,听声音,音重,估计又感冒了,她说夜里睡觉吹风扇,这个症状是风寒感冒?还是膀胱炎,阴道炎?还是肾阳虚小便不利?我的理解是:小便在膀胱里靠阳气蒸化排出来,受凉了,阳气不足了,小便停留在膀胱里,闷着发热了,出现尿急、尿频、尿热的症状。

  建议用药:风寒感冒颗粒+复方石韦胶囊+金匮肾气丸(或知柏地黄丸),服用3日。

  张仲景的伟大在于,把伤寒与基础病结合后的病症都研究透了,所以感冒是个框,啥病都可以装。

  病人原肾阳不足,后寒邪直中膀胱。为什么金匮肾气丸和知柏地黄丸都可以用?从理论上来看,是自相矛盾的。但从实际临床来说,此应用非常灵活。用知柏地黄丸的理由是尿热,用金匮肾气丸的理由是素体肾阳虚。中成药力度小,且服用仅3天。所以这里用两种药均可没有冲突,且救急效果更好。等感冒和现有尿急、尿频、尿热症状解除,后续治疗还是要以温补肾阳,引火归元为主。(周宝青)

  (注:文中所载药方和治疗方法请在医师指导下使用。)

(LQ)

凡注明 “中国中医药报、中国中医药网” 字样的视频、图片或文字内容均属于本网站专稿,如需转载图片请保留 “中国中医药网” 水印,转载文字内容请注明来源中国中医药网,否则本网站将依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维护网络知识产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