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学术临床 > 名老中医临证经验

名医名方

疏肝健脾调糖饮

时间:2020-08-21 来源:中国中医药报4版 

  庞国明,主任医师,硕士研究生导师,现任开封市中医院理事长、河南省中医糖尿病医院院长、河南省中西医结合糖尿病诊疗中心主任、国家区域中医内分泌诊疗中心建设单位主任,第十三届全国人大代表,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专家,国家科技进步奖评审专家,中国首届百杰青年中医,第六批全国老中医药专家学术经验继承工作指导老师。临证40年,专长内科,尤擅长糖尿病及其慢性神经性并发症、中风、头痛、失眠等疑难杂症的临床诊疗。

  组成:北柴胡10克,全当归10克,云茯苓30克,生白芍30克,炒苍白术各10克,粉丹皮10克,炒栀子10克,淡豆豉10克,川牛膝30克,苏薄荷10克,升麻片6克,生甘草3克。

  功效:疏肝健脾,理气调糖。

  主治:2型糖尿病肝郁脾虚证。临床上以情志不畅而诱发血糖升高或因病后致郁,兼见烦躁易怒,失眠多梦,腹部胀满,大便或干或溏,女性常伴有月经不调,乳房胀痛,舌质淡红,苔薄白或薄黄,脉弦或弦细数等症。

  用法:上药入锅,加水1000毫升,浸泡120分钟,沸后文火煎煮40分钟,滤汁,如法再煎1次,两汁混匀约700毫升,分3次餐前温服。

  方解:本方由逍遥散、栀子豉汤化裁而来。方中北柴胡疏肝解郁,调达肝气,为君药。全当归既能养血补血,又可行气活血;生白芍养血敛阴,柔肝缓急。归、芍与柴胡同用,补肝体而助肝用,使血活则肝和,血充则肝柔,而共为臣药。肝木久郁克伐脾土,则脾土失于健运,故选炒苍白术、云茯苓、生薏苡仁健脾益气,川牛膝补益肝肾、引血下行,助肝脾肾三脏互资合和,强健脾土。五药合用,既能实土以御木侮,又使营血生化有源。苏薄荷疏散郁遏之气,透达肝经郁热,粉丹皮、炒栀子、淡豆豉清郁热、除烦闷。《临证医案指南》云:“脾宜升则健,胃宜降则和”,故在调理脾胃时,法当调其升降。升清与降浊并用,使升降相因、上下相济,特选用升麻与川牛膝对药。柴胡升肝胆之清阳、行气于左,升麻片升阳明之清气、行气于右,二者同用,疏木达土,共为佐药。生甘草一则同白芍配合,可以缓解诸痛;二则调和诸药,为使药。纵观全方,补而不滞,滋而不腻,疏肝解郁,健脾益气,使肝得疏泄,脾得健运,气机调畅,清升浊降,精微得布,血糖乃平。

  临证加减:瘀血明显者,可酌加紫丹参、赤芍药、川芎、桃仁、红花等活血化瘀之药;肝郁气滞甚者,加香附、郁金、川芎行气解郁之品;肝郁化火明显者,重用丹皮、栀子,再加淡竹叶以泻其子;纳差,腹胀,加炒枳壳、砂仁以行气健脾消痞;失眠、多梦,加夜交藤、琥珀粉(冲服)、酸枣仁、远志、茯神等;腹痛,加延胡索等以健脾宁心、安神助眠。

  验案:潘某,女,60 岁。既往2型糖尿病病史多年,素多愁善感、饮食失节。复加3天前因与邻居发生口角,现烦躁易怒,失眠多梦,腹部胀满,大便时干时溏,小便频数,舌质淡暗,苔薄黄,脉弦细,诊断为肝郁脾虚证,治以疏肝健脾、理气调糖,予疏肝健脾调糖饮。

  患者诉服3剂后,情志大疏,腹部胀满减半,大便转调,效不更方,继服3剂,诸症皆消。

  按:患者素多愁善感、饮食失节,复加与邻居发生口角,故七情郁结,肝失疏泄,脾失健运,水谷精微壅滞于血中使血糖升高。根据《内经》“木郁达之”的原则,疏肝解郁,健脾调糖为治疗消渴病之肝郁脾虚证的基本大法。正如《血证论》言“木之性主于疏泄,食之入胃,全赖肝木之气以疏泄之而水谷乃化。”肝脾气机升降得顺、脾胃升降得和、水谷之精得常布常运,则血糖在调和之中得控。

  对于肝郁脾虚型消渴,治疗时还应注意:诊疗时要对糖友进行心理疏导和饮食及运动指导等,以助提高疗效;服汤剂3~5周为1疗程,密切观察,随证加减;待血糖达标后,可改为逍遥丸口服,便于患者恒服巩固疗效。

  (河南省开封市中医院 庞国明 孙扶 张平整理)

  (注:文中所载药方和治疗方法请在医师指导下使用。)

  (LQ)

凡注明 “中国中医药报、中国中医药网” 字样的视频、图片或文字内容均属于本网站专稿,如需转载图片请保留 “中国中医药网” 水印,转载文字内容请注明来源中国中医药网,否则本网站将依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维护网络知识产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