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学术临床 > 歧黄论坛

“阴平阳秘,精神乃治。”若阴阳发生偏盛偏衰,则会出现——

阴阳失衡的三种状态

时间:2020-10-28 来源:中国中医药报4版 作者:朱光

  中医学认为,作为正邪相争、正不胜邪的结果,阴阳失衡是一切疾病的本质特征。尽管其因人、因病而程度不同、形式各异,但阴阳失衡作为疾病的基本状态,概括起来却不外乎有低下、亢进与紊乱三种情况。兹就此加以梳理,以正于同道。

  低 下

  功能低下是指脏腑在司职过程中出现衰弱无力或受碍而难以尽职的状态。

  脏腑衰弱无力属于“精气夺则虚”(《素问·通评虚实论》)的范畴,其成因主要有二:一是先天禀赋不足。禀赋是指受之于父母而形成的体质状态,决定着发病的易感性与倾向性。若禀赋有欠,常易致患某病,如“因其骨节皮肤腠理之不坚固者,邪之所舍也,故常为病也”“肉不坚,腠理疏,则善病风”“五脏皆柔弱者,善病消瘅”“小骨弱肉者,善病寒热”“粗理而肉不坚者,善病痹”(《灵枢·五变》)。二是后天失养,即“生病起于过用”(《素问·经脉别论》),如饮食、起居、情志(七伤)、劳逸(五劳)等或过或偏,都会耗损人体气血阴阳,进而削弱脏腑功能。而据《医宗必读》“肾为先天之本”“脾为后天之本”之论,后世在分析脏腑虚损病变时多源责于脾、肾。

  一般而言,血与阴主物质基础,气与阳主功能状态,因此五脏功能(习称为脏气)低下多因于脏之气与阳的量与质的不足,如脾气虚,则运化无力,水湿内停,流注肠中则大便溏薄,泛溢肌肤则见水肿;生化无源则气血匮乏,无以充养而见面色萎黄、神倦乏力,甚而形体消瘦等;升降失调则见纳差、脘腹胀满。再如肺气虚,肃降无力则可见咳喘无力,气短、动则益甚;宣发失司则畏风、自汗等。又如肾气虚,煦养无力则可见腰膝酸软,封藏无力则滑精、早泄,尿后滴沥不尽,小便频数多等。而这些脏气不足的共有表现是倦怠乏力、精神萎靡、面色不华等。由于“阳虚为气虚之甚”,因而阳虚多是在气虚的基础上,突出表现为温煦无力而见畏寒肢冷,或手足不温等。

  基于阴阳互根、气血互生的原理,脏腑功能的状态无疑还要受到阴血盈亏的影响,而阴与血的充养是脏气正常的基础与保障。

  此外,内外环境对脏气发挥也有重要作用,当病理产物停留阻滞,即会妨碍气血运行,进而制约脏腑履职,甚而出现“大实有羸状”。这是一个因虚致实、复又因实致虚的复杂过程。如肝疏泄不及则成郁,郁之既成,又可进一步衍生出血郁、火郁、湿郁、痰郁、食郁等,从而成为许多疾病的发生基础。此如《丹溪心法》言:“气血冲和,万病不生。一有怫郁,诸病生焉。故人身诸病多生于郁。”

  现代医学之免疫功能低下,肺、心、肾功能不全,内分泌功能减退(如甲状腺功能减退、原发性肾上腺皮质功能减退、垂体前叶功能减退症等),中医学认为其大都存在着气虚或阳虚的征象,由于推运或温化无力,形成了虚实夹杂的局面,因而益气、温阳是其基本治法。

  亢 进

  功能亢进是指脏腑的某些功能超出正常水平或实际能力,呈现出有余或太过的状态。

  人体是一个以五脏为中心,通过经络联系而构成的有机整体。脏腑各司其职,相互协作,只宜尽职尽责、安守本分,不宜恣意发挥、冒进突出。否则过犹不及,成为阴阳偏盛的病态。

  阴阳偏盛是指阴或阳一方过于亢盛的病理状态,属于“邪气盛则实”(《素问·通评虚实论》)。从感邪性质而论,病邪侵袭人体,多同气相求,以类相从,即阳邪易致阳偏盛,阴邪易致阴偏盛,“阳胜则热,阴胜则寒”(《素问·阴阳应象大论》),因而阴阳偏盛往往出现机体的寒热变化。又由于阴阳之间的互根互制,一方偏盛或以另一方的偏衰为背景或基础,或制约另一方而使之虚衰,进而出现“阴胜则阳病,阳胜则阴病”(《素问·阴阳应象大论》)的发展演变结果。

  具体而言,脏腑功能亢进常见于两种情况:一是阳热偏盛。如胃火炽盛可见消谷善饥,口渴多饮等;心火亢盛则见心悸、心烦失眠,甚则狂躁谵语等;肝火旺盛可见面红目赤、急躁易怒、头痛头晕、口苦、胁痛等。二是升发太过,主要与肝有关。肝为风木之脏,体阴而用阳,以血为体,以气为用,主藏血而司疏泄,喜条达而恶抑郁,其气升发,故其病理变化复杂多端,每于初始见肝气郁结,郁久有余而化火,而肝火炎上可致阳亢,阳亢失制则可动风。或因于阴血不足,肝体失柔,肝阳失制,也可致阳亢于上。

  阴虚阳亢应与虚阳浮越相鉴别。病变基础前者为阴虚,无力制阳,后者为阳虚,阴盛格阳(戴阳),因而虽皆可见面色潮红、目赤、咽喉干疼等上部热象,但下部症状迥异,前者见手足心热、溲黄便干,后者则见畏寒肢冷、溲清便溏。

  现代医学诊断中的功能亢进,如脾功能亢进、内分泌功能亢进、自主神经功能亢进、躁狂症等,其形成过程极为复杂,临床表现也各有特征,而中医学认为这些亢进状态多有阳热偏盛或阴虚火旺的基础,至于具体辨证结论则需根据综合分析得出。

  紊 乱

  功能紊乱是指人体组织间的各种关系出现失度、失向、失时、失序、失位等问题的状态,广泛存在于各种病变过程中,可以是病变的结果,也可以是病变的原因。

  正常情况下,脏腑彼此互助互制、相辅相成,保持着和谐有序的动态平衡。但对某一功能而言,脏腑的参与度与重要性是不一样的,因而彼此的亲疏关联度也不一致,如肝、脾主升,肺、胃主降;肺主呼气,肾主纳气;胃主纳,脾主化,等等。同样,气血津液之间也都存在着密切联系,如气能生血、生津,行血、布津,摄血、摄津,血、津能载气等。

  邪气致病,常见直接损伤或扰乱脏腑,使其不能正常履职,如风热或痰热扰肺,则可致咳、喘;痰热、痰火、肝火等扰心,可致心悸、失眠,甚至躁狂;湿热熏蒸肝胆,胆汁外溢,可致黄疸;痰湿蒙蔽脑窍则可发眩晕。

  除此之外,邪气加害还会间接影响其周边关系,致脏腑失和,关系紊乱,如心火不能下降于肾,肾水不能上济于心之心肾不交,可见失眠、心悸、眩晕、耳鸣等。肝气横逆,恃强凌弱,最易戕伐中土,犯胃可致痛、呕、呃等,乘脾可致胀满、泄泻等;脾胃失调,胃强脾弱则能纳不能化、脘腹胀满等;营卫不和可见自汗,其中卫弱营强者见身不发热而时自汗出,卫强营弱者见时发热而自汗,不发热则无汗。气血不和的表现较为复杂,或见气不生血的气血两虚,或见气不摄血的出血,或见气不行血的瘀滞、疼痛、肿块,或见血随气升的头痛、眩晕等。

  若气机逆乱,升降乖戾,阴阳失于顺接,则发为厥证而见猝然昏仆,或伴四肢逆冷;肺气上逆可致咳、喘;胃气上逆可致呕、呃;肝气上逆可见头痛、眩晕;脾气下陷则可致胃、直肠、肾、子宫下垂等。

  现代医学中以功能紊乱为特征的病症,如自主神经功能紊乱(交感、副交感神经间的平衡失调)、胃肠功能紊乱、内分泌功能紊乱(某种激素分泌过多或过少)等,临床常表现为综合征的形式。其发病每由多病因叠加而成,但常与心理因素、精神刺激相关,因而中医学多从情志学说、气血理论等加以认识。

  综上所述,阴阳失衡的低下、亢进与紊乱的三种状态,基本涵盖了临床常见的病变状况。而就临床实际而言,三种状态常交织出现,只是有所侧重而已。至于辨治,理应遵循“损有余而补不足”(《道德经》)的“天之道”,及“无问其病,以平为期”(《素问·三部九候论》)的治疗理念,审证求因,随证立法,辨明主次,治病求本。总体而言,应在充分考虑“三因制宜”的基础上,通过扶正祛邪以恢复“阴平阳秘”的平衡状态。具体而言,当遵“虚者补之,实者泻之”等则,以补益之法(益气、温阳、养血、滋阴)以扶正,以汗、吐、下、消之法以祛邪。而对于功能紊乱者,则以调和为宜,兼顾处理好正邪之间、脏腑与各组织之间的关系。 (朱光 河南中医药大学)

  (注:文中所载药方和治疗方法请在医师指导下使用。)

(LQ)

凡注明 “中国中医药报、中国中医药网” 字样的视频、图片或文字内容均属于本网站专稿,如需转载图片请保留 “中国中医药网” 水印,转载文字内容请注明来源中国中医药网,否则本网站将依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维护网络知识产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