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学术临床 > 名老中医临证经验

门纯德小方治大病

时间:2021-03-24 来源:中国中医药报5版 

  已故名老中医门纯德1917-1984。学验俱富,善用经方,尤以治疗脉管炎享誉一方。而先生独特的联合组方用药经验,却鲜有研究探讨者,成为绝响,未能推广流传、发扬光大。

  近读门纯德先生著作,感觉此文娓娓道来,如数家珍,读之令人备感亲切且较实用,遂稍作整理,以为学习之资且可为随时之采择矣。门纯德说在治疗时,要尽量“方精药简”,避免“大杂烩”。能用小方治病,就不要开大方;能用经方就不要开杂烩汤,这样既能有效地治病,又减轻了患者的经济负担。下面就举一些门纯德用小方的体会。

  乌头煎 《金匮要略》曰:“腹痛,脉弦而紧,弦则卫气不行,即恶寒,紧则不欲食,邪正相搏,即为寒疝,寒疝绕脐痛,若发则白汗出,手足厥冷,其脉沉紧者,大乌头煎主之。”

  曾治一位60岁男性患者,在某医院就诊,怀疑是脉管炎,但门纯德通过检查,认为他并不是脉管炎,因为他双足发冷,麻木对称,足背动脉搏动良好,伯尔格氏试验(-)。此以麻木为主症,不伴疼痛,就是一个简单的寒证,并没有阻塞不通的现象,就开了2服乌头煎:川乌9g,蜂蜜15g,嘱如1服后,如病症解除,则第2服就不用服了。结果头1服后症状大减,2服后就痊愈了。

  大黄附子汤 《金匮要略》云:“胁下偏痛,发热,其脉紧弦,此寒也,以温药下之,宜大黄附子汤。”

  如治患者王某,男,19岁,平素1日3餐用冷水就馒头,某日突发剧烈腹痛伴呕吐,口中吐粪,被送入医院后,西医诊断为“急性肠梗阻”。当时病人腹痛难忍,因为疼痛剧烈,还曾用头撞墙,当将患者抬上车时,他痛得翻转打滚,面色苍白,门纯德急忙上前触诊,脉已细得快触不到了,当时就开了1剂大黄附子汤:大黄和附子各用了15g,细辛6g。因当时患者呕恶欲吐,就嘱其先服灶心土(水泡),之后紧接着服了汤药,服后果然未吐,服药2小时后,立即排出粪水夹杂的大便,同时出现气短乏力等症,遂静脉推注葡萄糖补充能量,且嘱其静卧休息。下午时患者就能慢慢进些汤水了,后经调养数日,痊愈出院。

  黄芩加半夏生姜汤 《伤寒论》云:“太阳与少阳合病,自下利者,与黄芩汤;若呕者,黄芩加半夏生姜汤主之。”

  姓王的男性患者。患者是一个较重的胃肠型感冒。当他脱水较重的时候,当时的另一教员就准备给他输林格氏液,当时患者呕泻不止,眼窝深陷,颜面苍白,手足不温,脉细弱,输了3瓶(1瓶500ml)液体,亦未止住吐泻,当时开的就是本方:黄芩、生白芍各24g,甘草12g,半夏18g,生姜3片,红枣4枚。患者下午3~4点服药后,到了晚上就想吃东西了。第2天,没有水样便,后经调养痊愈。

  大黄甘草汤 《金匮要略》曰:“食已即吐者,大黄甘草汤主之。”此方治疗食已即吐之证,此类病例很多,在此略举一二。

  曾有患者白某,男,七岁。因呕吐不止在市某医院住院治疗不效,来诊。诊见:患者双目略有下陷,体温不高,食已即吐,寸脉滑大,即认为是上焦有热,遂给予本方:用大黄5g,甘草3g,嘱其先少许抿点儿(不要大口喝下,以免引起幽门痉挛),停顿3~5分钟后,再将其全部喝下,1服后,当天就未吐,到了第二天也没吐,于是中午就出院了。

  有一岁的患儿,喝水、米汤及母乳也要吐出,就予以大黄甘草汤,大黄12g,甘草3g,用开水稍泡后,喂后即愈。一定要记住此方证的特点是“食已即吐',就是吃完了就吐,而不是慢性的吐,如痰饮的吐、肝胆病人的吐以及胃癌的“朝食暮吐、暮食朝吐”。

  一味白术酒 清·陈修园《时方歌括》云:“治伤湿身尽痛,即白术一两,酒煎服。不能饮者以水代之。”《神农本草经》云:“白术气味甘温无毒,主风寒湿痹死肌痉疽,止汗除热消食,作煎饵,久服轻身延年不饥。”

  一位40多岁的男性患者,小腿痛痒得非常厉害,并有较多的小红疹,已3年余,门纯德曾给予祛风、利湿等数剂药效不显,后来就用了这剂一味白术酒:白术40g,半水半酒煎,煎后1次服下,1服药后,症状就明显减轻,连续服用半月后就痊愈了。这个方子就是用一味白术燥湿利湿,用酒引药走表,入血分。此患者症状较重,故白术用到了40g,一般白术用15g。

  桂枝附子汤 《伤寒论》曰:“伤寒八九日,风湿相搏,身体疼烦,不能自转侧,不呕不渴,脉浮虚而涩者,桂枝附子汤主之。”

  曾治一位19岁的女性患者。当时患者因关节疼痛上楼都很困难,视其皮下结节较为严重,色发红,诊其脉并不洪大,询其也不想喝水,膝关节有时发冷有时发热,当时就开了一剂桂枝附子汤:桂枝、附子各15g,炙甘草10g,生姜3片,红枣4枚。第3天腿上的红疙瘩都没有了,疼痛也不明显了。后来又开了桂芍知母汤,嘱服5~6剂,痊愈。以前认为是风湿结节,且红结节一般是按热证处理的,但前医多用寒药未效,而用桂枝附子汤取效,可知此非热证。

  桂枝甘草汤 《伤寒论》云:“发汗过多,其人叉手自冒心,心下悸,欲得按者,桂枝甘草汤主之。”此方治疗因大汗后造成的心悸、失眠。

  门纯德曾治一姓郑的患者,因淋雨感冒后自服1大碗生姜红糖水,出了1次大汗,导致严重失眠三月住院治疗无效,只能用双手捂住胸口才能睡一会儿,这就是仲景说的“叉手自冒心”。患者服了桂枝甘草汤:桂枝12g,炙甘草15g,当晚睡安,用3服后就痊愈了。

  由门纯德此案可以看出,询问患者的既往史及发病经过有多么的重要,假如没有细致的询问,对于一些生活细节方面导致对病情的影响就无从得知,以致于医者会犯一些治疗决策方面的错误,从而可导致治疗的失败。桂枝甘草汤证也用于非因大汗而致者,在临床中,不能一问患者没有出过大汗就不考虑用此方进行治疗,如过劳、失血等其他的原因所造成者,同样可以用,这里不还是有一个抓主证的问题吗,只要见到本方证即可以施用。再者,读仲景的书,需于无字之处见精神,仲景说的既是精要,也是常规。

  泽泻汤 《金匮要略》云:“心下有支饮,其人苦冒眩,泽泻汤主之。”

  曾治一位六十余岁的老太太。平时血压较高,一般是180/120mmHg左右,头晕脑胀,手指麻木。自述:头晕非常严重,不敢动弹,来诊时血压不太高,150~160/100mmHg,诊其脉象亦不洪大,呈弦细之象,面色亦不太红,略有短气,问其是头晕还是昏胀?答曰:“是以晕为主,稍有昏胀。”《金匮要略》中泽泻汤的主症为“冒眩”,冒眩就是指头昏目眩,恰为患者这病症,于是当时就处以泽泻20g,白术15g,服药1服后,头晕就大有减轻。有时门纯德也用此方治疗青光眼的眼压高所致头疼、头晕之证。

  白术附子汤 《金匮要略》云:“伤寒八九日,风湿相搏,身体疼烦,不能自转侧,不呕不渴,脉浮虚而涩者,桂枝附子汤主之;若大便坚,小便自利者,去桂加白术汤主之。”

  门纯德用此方治疗四大类病证:

  ①妇女不孕症(脾肾阳虚型)。

  ②男子阳痿(肾阳虚型)。症见颜面苍白,手足厥冷,阳事不举,脉沉。鹿茸、肉苁蓉、仙灵脾等都是阴阳双补的药,除了附子、乌头是纯补阳的,其他药都不是。因此,肾阳虚型阳痿用白术附子汤,补阳效果非常好。

  ③慢性腰疼,症见手足厥冷,且足冷更甚者。

  ④习惯性流产。症见乳房发育不良,性冷淡,尺脉沉细,西医检查往往有子宫发育不全。用此方需要抓住四点:一是四肢厥冷,二是面色苍白,三是不想喝水,四是脉沉细。此方临床应用较广,且疗效甚佳。(本文摘自《名方广用》)

  (注:文中所载药方和治疗方法请在医师指导下使用。)

(LQ)

凡注明 “中国中医药报、中国中医药网” 字样的视频、图片或文字内容均属于本网站专稿,如需转载图片请保留 “中国中医药网” 水印,转载文字内容请注明来源中国中医药网,否则本网站将依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维护网络知识产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