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中医文化 > 名人与中医

菊残犹有傲霜枝

——门纯德诞辰百年纪祭

时间:2017-04-28 来源:中国中医药报 作者:卢祥之

  北宋最著名文学家苏东坡写过一首诗,说道:“荷尽已无擎雨盖,菊残犹有傲霜枝。一年好景君须记,最是橙黄橘绿时。”诗中说,菊花虽已枯萎,但那傲霜挺拔的菊枝在寒风中依然显得生机勃勃。门纯德诞辰百年,先师不远,音容如斯,“菊残犹有傲霜枝”。

  勤于思考 精于辩论

  门纯德(1917~1984年),字秉洁,河北省蔚县人。他是山西省第一位中医教授,也是山西中医高等教育的重要开拓者,著名中医学家,深受老一代中医专家如董建华、刘渡舟、谢海洲和关幼波推崇。门纯德祖上流落至河北蔚县,在南留庄定居,世代务农。其祖父谓作人当洁己身,尚己志,为起名“纯德”,表字“秉洁”,取“素禀本洁”之义,屈原《橘颂》上说:“秉德无私,参天地兮”,正是谓我先师。先师一生崇学尚德,英名永留人世,此时此刻,脑海中浮起的,就是先师胸襟宏阔的庄严和朗朗轩昂的谈吐。

  门纯德年幼时即入私塾,勤于思考,精于辩论,善于举一反三。上世纪20年代,政局动荡,战乱频仍。门纯德自学校毕业之后,目睹乡亲父老生活之艰,庸医误人,遂愤而倾志岐黄,自学中医。因无师承和家学,他只能依靠自己的力量在医学道路上不断摸索。1937年,他正式行医于乡里。时年抗日战争爆发,不久蔚县被日军占领。其间,门纯德因参加抗日活动,被日寇追捕。其母与妻为保护门纯德,拒绝说出他的行踪而被打成重伤,几日后相继离世。遭此变故,门纯德不得不身背医书异地行医。面对战争中为疾病所苦的民众,他愈发潜心钻研,勤于实践,十几年临证不倦,一生时时以病人为第一,无分炎暑,无分风雨,无分日夜,只要患者来诊或来人叫出诊,什么时候都是以病人为先。

  1984年夏,笔者邀门纯德赴太原讲学,当时由笔者牵头,倡办首届山西省著名中医学家学术经验交流大会。名家汇聚,门纯德身穿短衣,足踏布鞋,没有讲稿,手上只有一张写着数行提纲和两把小壶。当数以百计听众的目光都集中在他身上时,门纯德站在讲台中央,一手拎一把小壶,说道:“我手中拿的这两把壶,一壶装茶,一壶装醋。我平生不离此二壶,我讲课就从茶与醋讲起。”独特的开篇语,吸引了众人。门纯德的演讲毫无造作和雕饰,从醋的治病作用和茶的养生门道,娓娓道出中医中药天然的、与天地相应的属性。讲述《黄帝内经》中病机十九条在临床中的重要作用,《伤寒杂病论》经方之祖的重要地位和自己临床惯用经方、时方杂糅的学术特点。讲到高潮时,掌声四起,讲到患者面临截肢,或因失眠多日而致狂躁急奔,自己也夜不能寐,亲自动手帮患者调药保住其患病肢体,用桂枝甘草治愈重症失眠患者使其安睡时,全场先是寂静无声,继而掌声雷动。

  门纯德说的喜茶嗜醋,实际还好酒。门纯德在太原讲学三天,三日后,惊闻门纯德突逝,奔丧至同,已见门纯德身穿蓝色的中山装,安卧于鲜花丛中,不禁跪拜于地,斯时斯景,至今回忆,亦感五内有恸!

  学术思想重兴阳、贯经方

  门纯德的学术思想亮点很多,梳理归纳,主要是重兴阳、贯经方。

  门纯德治学最大特点是极重兴阳法,以其法救治疑难重症,历历有验。另外还以联合方组论治慢性杂病,经验独特,门纯德还以方精药简而著称。张景岳说:“善补阳者,必于阴中求阳,则阳得阴助而生化无穷;善补阴者,必于阳中求阴,则阴得阳助而源泉不竭。”这一点,门纯德与郑钦安的“天地一阴阳耳,分之为亿万阴阳,合之为一阴阳;于是以病参就,一病有一病之虚实、一病有一病之阴阳”,“万病一阴阳耳”、“发病损伤各有不同,总以阴阳二字为主,阴盛则阳必衰,阳盛则阴必弱,不易之理也”十分相近。

  门纯德治学强调阴阳辨证的重要地位和作用。“按定阴阳虚实,外感内伤治之,发无不中”,还再三强调“务要将内外两形,阴阳实据,熟悉胸中,方不致误人性命”。门纯德有“真气存一日,人即活一日,真气立刻亡,人亦立亡”说。临床上,寒热疑似、阴阳难辨这种复杂局面,最是关键时刻,亦所谓识见不明,“误用即死”的紧要之处。陈修园曾谓:“良医之救人,不过能辨认此阴阳而已;庸医之杀人,不过错认此阴阳而已”。可见识别阴阳的重要性。门纯德也甚重视阳气,在人身各种阳气中,其又特别推重肾阳,认为是人身立命之根本,这是就正常生理而言。在病理状态下,认为“万病皆损于阳气”“阳气无伤,百病自然不作。有阳则生,无阳则死。”也就是说,阳气衰弱与否是疾病善恶转化的关键。故其治病立法,首重扶阳,临证时首先考虑元气损伤情况,以辛热之药扶阳抑阴,擅用姜、附、四逆汤之类的方药,用药风格十分鲜明。

  《类证治裁》序云:“司命之难也,在识证;识证之难也,在辨证。”门纯德也认为欲求病之“本”,功夫全在识证。若想“求”之,须先“识”之。识之为阴为阳,为虚为实,为六淫,为七情,辨之在表在里,在经在络,在脏在腑,从不同方面全面揣度,务必贴切病机。即使是急危重症,只要辨证准确,也可效若桴鼓。

  门纯德临床,常用第一方、第二方递服,采取方组形式,互为补充,治贵乎灵活,辨贵精细,药贵大胆,疗效很高。门纯德临床,方精药简,善用经方,常言经方虽药味不多,但疗效奇特,往往立起沉疴。常谓:“我们在临证时,能用小方治病,就不要开大方;能用经方,就不要开杂烩汤,也就是要尽量做到方精药简。”

  门纯德临床特点还有精方而专,重拳出击,目标明确,攻其一点,故收效甚捷。临床急危重症,往往突出表现为某一两个危急症状,成为亟须解决的主要矛盾,如元气亡脱证,见大汗淋漓,呼吸微弱,挽救欲脱之元气尤为紧急,故以独参汤,单一味人参大补元气急以收功;再如白通汤治阳气欲绝证,仅以附子、干姜、葱白三味专于急救回阳。疑难杂病,一般证候错综复杂,令人无所适从,若初始治疗阶段,围绕一两个突出症状针对性治疗,常会有“柳暗花明又一村”之效。

  贯者,穿也。以绳穿物,一贯如之。纵观门纯德临床,惯以探讨辨证规律,尊崇经方为一惯。门纯德大量医案,都是在中医学理论指导下,进行综合分析,以认识疾病现阶段的病理本质,并作出具体证名诊断的过程,即是“辨证”的准确含义,也是门纯德的临床贡献。

  门纯德用经方的特点是极善抓方证。方证是用经方的指征和证据,按此证用此方,必定有效。所以,经方的方证,“并非如一般中医误解之所谓证,更非西医所谓对症疗法之症”。另外是少加减。从门纯德的医案可见,其处方大都依据仲景原方不变,如果确需加减,也根据仲景用药规律,从不乱为加减。而且重视剂量。每案都有药物剂量,因为疗效与药物用量的关系是众所周知的,但过去的医案常常有方而无量,或有法而无方,忽略用量,使读者多有揣测之苦。门纯德倡导经方,接受新知,一生潜心于仲景之学,善用经方,倡导经方,心得甚多。

  我们今天学习、研究经方,就是要学习门纯德那种潜心治学,融汇贯通而又大医精诚的崇高精神。学习他的人品、人格明德惟馨和丰沛渊深学术体系。斯人已去,其学永存。门纯德如云如鹤,亮节高风,高山仰止;门纯德学术光煊炳发,昭荣后世。(卢祥之 世界中医药学会联合会)

(责任编辑:刘茜)

凡注明 “中国中医药报、中国中医药网” 字样的视频、图片或文字内容均属于本网站专稿,如需转载图片请保留 “中国中医药网” 水印,转载文字内容请注明来源中国中医药网,否则本网站将依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维护网络知识产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