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中医文化 > 民谣·诗词·故事

一个老村医的追求

时间:2017-05-17 来源:中国中医药报 作者:李晓峰

  我的故乡在东北的一个小山沟,

  蓝蓝的天,绿绿的树,清清的水,

  总会有轻纱般的薄雾笼罩着山头。

  儿时的生活很有趣,

  不要说夏天里戏水、摸鱼、玩泥球,

  更不要说冬天里爬犁、雪人、抽冰猴,

  就是下田挖野菜,上山采蘑菇,

  刨了一点草药,也是乐趣无穷……

  那时候,我以为,这些就是幸福。

  小时候,

  家里很穷,

  父亲常为一斗米折腰,

  母亲常为一餐饭发愁。

  那时候谁家会那么富有?

  最可怕的就是疾病,

  有些儿时伙伴因为无药可医,

  就没有活着变成老头。

  为了让乡亲们有病可医,

  我才有了当赤脚医生的追求。

  汤头歌、四百味,

  黄帝内经、伤寒论……

  我是很贫穷,

  可是千年经验让我的精神变成富有。

  千家万户留脚印,

  药香伴着泥土香,

  为了乡亲医好病痛,

  我苦苦地追求。

  四十几年过去,

  弹指一挥间。

  当征战的马儿放到南山,

  当生锈的枪支锁进高楼,

  当无助的泪成了笑柄,

  当业绩的奖写进卷头,

  岁月的刀斧,

  我已经被岁月镌刻成一个老头。

  我终于也可以带学徒了,

  教育徒弟像我当年一样去追求。

  有了空闲,经常上街走走,

  看惯了像我一样的老头,

  为了不拖累子女,

  更为了健康长寿,

  蒙受着江湖游医骗术,

  和那假中医指鹿为牛。

  于是,我开设中医讲堂,

  放大真中医的声音,

  抵制假中医蛊惑的流行。

  谁说退休的村医没有追求?

  不求积攒真金白银,

  也不去置房购地,

  更不想纸醉金迷的享受。

  钱多钱少不缺就行,

  房大房小能住就中,

  粗茶淡饭,格外香甜,

  安步当车,乐得从容,

  谈笑间,艰辛坎坷通大道,

  再回首,酸甜苦辣俱东流。

  如今,中医药法已经诞生,

  村医可以扬眉吐气,

  不用再为养老犯愁。

  作为一个退休的村医,

  我还能为中医发展出力,

  师带徒,让中医绵延万代千秋。

  党和政府为中医撑腰打气,

  我们中医将来要遍布全球。

  全民奔小康,无忧无愁,

  赶上了这样的好时候,

  调理习惯,健康养生,素食少油……

  为了乡亲们的生活幸福,

  为了子孙万代安康自由,

  我还想再活五百年……

(责任编辑:刘茜)

凡注明 “中国中医药报、中国中医药网” 字样的视频、图片或文字内容均属于本网站专稿,如需转载图片请保留 “中国中医药网” 水印,转载文字内容请注明来源中国中医药网,否则本网站将依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维护网络知识产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