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中医文化 > 民谣·诗词·故事

秋风送爽话银杏

时间:2017-10-11 来源:中国中医药报 作者:刘琪瑞

  金秋时节,家乡的银杏丰收了,一排排高大挺拔的银杏树上挂满了颗颗金黄的银杏果,宛若一串串圆润晶莹的葡萄,在风中摇曳,煞是喜人。

  家乡郯城县素有“天下银杏第一县”的美誉,这里生长着数以万计的古银杏树,那粗壮挺拔的树干、灵秀飘逸的叶片、金黄摇曳的果实,无不显示出雍容华贵的“国树”风采。郯城西部有连绵数十里、接天蔽日的万亩银杏园林,其中居于广福寺中的一棵被当地群众称为“老神树”的银杏雄树,树龄已达3000多年,树高42米,荫地亩余。2004年,该古银杏树被全国绿化委员会命名为“中华名木”,系天下第一银杏雄树,她历经数千年风霜而不衰,仍枝繁叶茂,英姿勃发,成为这片广袤而丰厚土地上自强不息的象征。万亩古银杏森林公园内的这些古树高大雄伟,错落有致,雄树如塔耸立,雌树冠形如盖,风格迥异,刚柔相济,绵延数十里之遥,景象蔚为壮观。古银杏林庇育了一方人家,堪称“天然氧吧”和疗养胜地,园中负氧离子浓度特高,蚊蝇不生,周围村庄居民很少患病。

  银杏在我国栽培历史悠久,名称也几经变化。唐代及之前逢寺庙必栽银杏树,宗教界称银杏树为“圣树”,银杏果为“圣果”。宋代以前称鸭脚子树,因其小折扇似的叶片如鸭蹼故而得名。欧阳修有诗为证:“鸭脚生江南,名实本相符。绛囊因入贡,银杏贵中州。”因雌树盛产果实,种仁色白如银,形似小杏,又名银杏。元代后又谓之白果树。至明代银杏树又有了新的名称,因银杏生长缓慢,“公种而孙得食”,因此又叫“公孙树”。

  银杏以独特的药用价值,神奇的保健作用受到了世人的青睐。据李时珍《本草纲目》记载:“银杏熟食温肺益气,定喘咳;生食降痰、消食杀虫”,药食两用,延年益寿。银杏果仁内含黄酮甙、银杏酸等多种成分,具有抗结核、抗真菌、抑制癌细胞扩散的功效。不仅是银杏果,银杏叶的医疗保健作用更为突出。现代《中药志》谓其叶“饮肺气,平喘咳,止带浊,治痰喘咳嗽、白带、白浊。”到目前为止,已知化学成分的银杏叶提取物多达160余种。主要有黄酮类、酚类、生物碱、奎宁酸等。目前,用银杏叶提取物配制的护肤护发等方面和治疗冠心病、心绞痛、脑血管病产品达50多种。此外,利用银杏研制的银杏叶饮料和银杏酒、银杏茶等保健品,在市场上很受欢迎。

  银杏不仅具有药用价值、保健功效,还能做出许多美肴。家乡一带食用白果之风更盛,尤其是在婚俗上讲究更多。先要在新人的婚床上或者被褥四角,放上白果、红枣、花生、栗子,寓意“白头偕老”“早生贵子”。还有“撒帐”的风俗,新人入洞房之前,由一吉祥人手执盛有白果、麦糠、枣栗、金钱、糖果等物的果盘,向新娘、新郎身上抛撒,边撒边唱道:“一把白果一把糠,糟糠之妻不下堂;一把栗子、一把枣,小的跟着大的跑。”意在祝祷贫贱夫妻不可忘,早立贵子、儿孙满堂。再丰盛的婚宴也少不了加了白果、栗子、红枣、黏米、花生、莲子、豇豆、红小豆等制作的“甜饭”“八宝饭”“蜜汁白果”“盐焗银杏”,预示一对新人白头偕老、甜甜蜜蜜,未来的小日子人丁兴旺、红红火火。

  寻常人家还喜欢做盐焗银杏或者烧烤银杏,方法简捷,就是将银杏果剪个小口,入盘撒入少量食盐,用微波炉高火烘烤2~3分钟,或者将银杏果直接置于灶火之上烧烤片刻即可,但见炸开壳儿的果肉翠绿绿、黄微微,趁热食来香糯、筋道,有点苦香,却恰到好处。南宋诗人杨万里在品尝了银杏果香醇、绵长的美味之后,曾赋诗赞曰:“深灰浅火略相遭,子若微甘韵最高。未必鸡头如鸭脚,不妨银杏伴金桃”。

  银杏素有“活化石”之称,是地球上现存植物中最古老的孑遗植物,植物学家把银杏与恐龙相提并论,有“植物界的大熊猫”之誉。著名学者郭沫若在其《银杏》一文中,赞颂银杏为“东方的圣者”“中国人文有生命的纪念塔”。银杏集形态美、品质美、神奇美于一身,是长寿之树、佛教之树,它为名川大山、古刹庙宇增添了幽深古老的历史风貌和神佛世界的神秘气氛,历代多少文人墨客曾留下名篇佳句吟诵银杏挺拔俊秀、苍劲飘逸的风姿。

  有“诗佛”之称的唐代诗人王维,曾作诗咏曰:“文杏栽为梁,香茅结为宇,不知栋里云,当作人间雨”。文杏即银杏,文杏、香茅均为名贵树种,用作建筑材料,自是一个超凡脱俗的理想境界,而“栋里云”化作“人间雨”更是佛意的象征,强调了山馆的地势之高,又令人产生极为缥缈的遐想,表达了诗人心明如镜、览照万物的意念。宋代大诗词家苏东坡曾登山远眺,群山之上奇峰秀丽,山坳间古木参天,古银杏矗立于主峰庙宇前气势非凡,遂撰联一幅赞道:“四壁峰山,满目清秀如画。一树擎天,圈圈点点文章”。

  银杏树雌雄异株,雄树谷雨时节开花,雌树需要借助风力授粉才能孕育果实,故又有“夫妻树”“情侣树”“爱情树”之名。南宋女词人李清照在《瑞鹧鸽.双银杏》写道:“风韵雍容未甚都,尊前甘桔可为奴。谁怜流落江湖上,玉骨冰肌未肯枯。谁叫并蒂连枝摘,醉后明皇倚太真。居士擘开真有意,要吟风味两家新。”诗中托物言志,借物抒情,既赞美了银杏高贵典雅的品格,又歌颂了两情相悦、心心相印的美好爱情,同时还借银杏比喻她与丈夫赵明诚爱情至深。

  在飒飒金风的吹拂下,一株株历经岁月沧桑、枝干挺拔的银杏树用不了多久,将被渲染得金碧辉煌,银杏之乡的条条林荫大道将变幻成恰似童话般美丽的“金光隧道”,置身其中,让人心醉神迷、飘飘欲仙,流连忘返…… (刘琪瑞 山东省郯城县人大常委会)

(责任编辑:刘茜)

凡注明 “中国中医药报、中国中医药网” 字样的视频、图片或文字内容均属于本网站专稿,如需转载图片请保留 “中国中医药网” 水印,转载文字内容请注明来源中国中医药网,否则本网站将依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维护网络知识产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