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中医文化 > 医史·传说·民俗

千里急的故事

时间:2018-03-01 来源:中国中医药报8版 作者:刘永加

  千里急是一味中药,味苦性平,有小毒,《本草纲目》记载其可以治疗瘟疫、气结、黄病、蛊毒,草汁可催吐,外敷可疗蛇、犬咬伤。这种草还可把皮肤染黑,就像凤仙花能把指甲染红一样。古时候有人用千里急这味中药破过案,被传为美谈。

  明代有位叫陈懋仁的人,曾在福建泉州做官,他把自己做官时亲历的有趣事情,写成了一本书叫《泉南杂志》,在这本书中就记载了这件事:

  一天晚上,县衙内发生一起盗窃案。县令陈懋仁察看现场,见并未留下多少痕迹,便传当夜值班的两名士兵询问。谁知那两个士兵脸上绑着护伤的布,手上及胸前贴着伤膏药,一脸痛楚状回答道:“昨晚巡夜时,见几个黑影窜墙越檐进入衙门,便追踪进院,不想遭到围攻,寡不敌众,被强盗打昏不省人事。醒来发现强盗已远去。”陈懋仁命士兵解开绑带及膏药一看,只见一片黑伤,便安抚一番,退堂回房。

  陈懋仁在房中踱来踱去,觉得那两个士兵身上的黑伤挺奇怪。照理说凡被棍棒打伤者至少会皮破肿胀,可那两个士兵却没有这种症状,行走也如常,不像受伤的样子。难道这伤有假?可一时又没有充分的证据。陈懋仁思考问题的时候走到后花园散心,无意中见园中土坡上长着几种奇怪的草,颜色黑黑的,开的小花却雪白雪白的。陈懋仁突然想起了这种草叫“千里急”,自己的家乡也有,是一种药草。涂在身上就会出现受伤的颜色,而且要几天才褪去。

  想到此,陈懋仁灵机一动,如果认定那两士兵所言有假,用“千里急”就可以一试真伪。陈当时便采了一把“千里急”带回堂上,并将两个受伤士兵传来,叫他们把草药捣碎,分别涂在另外两个人的胸部、手腕及脸上。不一会,涂的地方果然发黑,与伤痕无异。那两个巡夜的士兵知道事已败露,只得招认。原来,他俩夜里值班时,见衙门内有许多值钱的东西,便监守自盗,然后将“千里急”涂在身上,伪造伤痕,想蒙骗县令。

  没想到,陈懋仁不但做官廉洁勤政,还具有相当的中药知识,正是这些知识帮助他破了此案。(山东 刘永加)

(D)

凡注明 “中国中医药报、中国中医药网” 字样的视频、图片或文字内容均属于本网站专稿,如需转载图片请保留 “中国中医药网” 水印,转载文字内容请注明来源中国中医药网,否则本网站将依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维护网络知识产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