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中医文化 > 医史·传说·民俗

承槐卿巧治心病

时间:2018-08-03 来源:中国中医药报8版 作者:单德成

  江苏常州焦溪古镇位于常州东北部,与江阴交界,素有“中医之乡”美称。近代名医承恩诏(1862~1945年),字槐卿,别号鼎文、亦农,常州市郑陆镇焦溪人,高曾祖弼、曾祖蓉绶、祖湘坪、父蓉坡,均乃儒医。承槐卿世居焦溪,在他的处方上端醒目标注“五世儒医承槐卿”。他诊务极忙,但诲人不倦,曾先后带徒70余名,其子孙承少槐、承小槐、承挹中等皆承衣钵,名噪一方,至今不衰。

  承槐卿16岁考取秀才,后又补优附贡生。由于有中医家学渊源又刻苦钻研,承槐卿成了闻名遐迩的江南名医。他曾说:“余平生无它长,自业医,读书未尝一日闲,顾卷帙或多或少耳。”临床遇到疑难病症,承槐卿常查阅古今医籍至废寝忘食的地步。承槐卿云:“医虽小道,关系民命,临证处方,务谨于细,莫忽于微!”他强调选药要精当,力求做到“多一味不必,少一味不可”。

  承槐卿早年在家乡行医,中年去过上海、宜兴丁山,晚年寄寓常州,有手订医案6卷,没来得及付印,原稿与家中藏书一起毁于战火。后人学习研究他的医术,多互相借读传抄。近来有人搜集各家藏本,整理选辑成《武进名医承槐卿医案》。其后人承博渊在《江苏中医》1963年第2期发表《承槐卿先生医案》,作了精辟的评析。

  民国18年(1929年)秋,焦溪南街粮行老板沈福生命其店员携现金五百银元去安徽芜湖采购粮食。一去两月,音讯杳然。沈福生失财心痛,思念成疾,病倒在床。其家人请承槐卿前往诊治,承槐卿发现病者并无寒热,只是饮食锐减,浑身乏力。询其家属,回答说:“病者独处,时常喃喃自语:‘五百元,怎么办!五百元,怎么办!’”承槐卿弄清病因和病情后,背着患者对其家属说:“此系心病,不需用药。可向亲友筹借五百银元,以店员名义修书一封,说是采货无着,恐店中需用,先将货款托便人带回。然后让病者拆书点款,其病自愈。”病家照此办理。沈福生拆读来信,面露喜色。亲自检点十封银元(每封五十元)无误,立即起床,赴店处理业务,病已霍然痊愈矣。

  焦溪西街有位商人名叫奚经廉,经营木行,嗜好一种名为“杀鹅”的赌博。一次,奚经廉染病,请镇上中医给治疗,经月末见起色。正逢承槐卿到外地出诊返回焦溪,便请其来诊治。承槐卿按脉后细问病状,其家属说:“病者时寒时热,不能安睡。昏沉时往往高喊:“鹅牌!鹅牌!”承槐卿为其处方后,吩咐家属叫来西园茶社的老板莫炳根,在病者面前嘱其取来一副旧牌,拣出其中的鹅牌,作为药引放在药中煎服。三剂见效,病愈若失,合家欢颜。(单德成 常州市第三人民医院)

(D)

凡注明 “中国中医药报、中国中医药网” 字样的视频、图片或文字内容均属于本网站专稿,如需转载图片请保留 “中国中医药网” 水印,转载文字内容请注明来源中国中医药网,否则本网站将依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维护网络知识产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