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中医文化 > 民谣·诗词·故事

追忆蛇医季德胜

时间:2018-10-26 来源:中国中医药报8版 作者:徐慎庠

  今年是蛇医季德胜诞辰120周年,他体态憨厚、步履稳重,一副和蔼的面容,很难与曾经摆地摊玩蛇卖丸药的“蛇花子”联系在一起。珍贵的是,他曾给我们讲过一堂课。

季德胜(右)为患者治蛇毒。

  身怀治蛇绝技获赏识

  季德胜生于1898年10月18日,江苏省宿迁人。人们都叫他“蛇花子”。父亲叫季明扬,光绪三十三年(1907年)宿迁水灾,被淹后全家四口避灾流浪,贫病交加之中,母亲倒毙,幼弟夭亡,父子二人靠捉蛇卖药为生。1924年,父子俩浪迹到江苏如东岔河镇,在一人寒冷的冬夜,父亲突发伤寒,因无钱医治而亡故。父亲临终前对季德胜说:“我季家蛇药已有300多年了,我传给你说得清楚的是第六代。为了养家糊口,千万不要忘记这些草药,更不要轻易传给别人。”为了生计,季德胜独自一个到处流浪,在崇山峻岭、江湖河汊、采药制丸,捉蛇卖药。48岁那年在苏州结识了身患残疾的根妹(我称她师母),相依为命,婚后有了两个孩子,又辗转来到南通,蜷住在天生港附近农村不足10平方米的破旧土地庙里。白天到镇上或距十余里的城里耍蛇、卖蛇药。旧社会的南通城里十字街,没有车水马龙,已是“十字街上人轧人”(南通俗语)。季德胜的蛇药摊经常围满了人……讲到这里,季老师顿了顿,深情地回忆朱良春院长第一次在他的地摊前交谈的情景,谈到高兴,看朱院长是个有学问的人,也带点江南口音,朱院长说到要亲自上门拜访他,土地庙那是个什么“家”呀?季德胜看他心诚愿意与他交个朋友,真是破天荒的事,也就勉强地告诉了他“家”的地址。

  时任南通市联合中医院院长的朱良春,不愧是一名伯乐,1954年春,他与几位同行故交刚组建南通这家医院,对散落于民间的医药人士情有独钟,实因早年接受章太炎先生教诲的“下问铃串,不贵儒医”。他亲见季德胜手臂上已是疤痕累累,又经毒蛇狠命咬上一口,待蛇嘴一松,他不紧不慢地从地摊铝盒子里取出药丸,敷创口一周,不用水干嚥下几粒药丸,竟平安无事。朱良春蹲下身子与季德胜嘘寒问暖,并竖起大拇指夸奖蛇药的神奇功效。

  朱良春院长获季德胜应允,即书面请求市卫生局,明确招聘年近花甲的季德胜到医院特约门诊,这一请示得到了当地卫生局领导的重视,马上回应指派主管医疗卫生的副局长严毓清与朱良春等一行四人专门拜访季德胜,重演了一次“三顾茅庐”,这使季德胜为其三番五次的诚心、善心所打动而欣然应允。

  朱良春不仅认定季德胜有治蛇伤的独门绝技,而且更加看重他不畏权贵、重义守信、救死扶伤、勇于担当的可贵品质。起初季德胜来医院,食堂安排了酒菜招待,这异乎寻常的待遇,有些同志不理解,私下里有非议,朱良春院长做了不少工作,打消了一些同志的想法。以至于后来引进专治瘰疬的陈照和治肺脓疡的成云龙,并称南通中医特色的“三枝花”,这在全国是绝无仅有的。

  季德胜是我们的老师,他很健谈,不过时而听不懂他讲的话,由于他浪迹天涯,一会儿是他老家宿迁话、一会是浙江话、一会儿讲闽南话、一会儿又说广东话,也有一丁点儿南通土话。他讲述了12岁跟随他父亲上山捕捉大蟒蛇惊心动魄的一幕,他用双手比画着足有碗口粗的大蛇,好不容易捉到笼子里,记不清是什么地方了,只知道是当地村民请他们父子俩去捉的,这是他人生价值的一个起点。

  公开祖传秘方大公无私

  据季德胜回忆,自他父亲过世后到新中国成立的25年中,他亲手救治的蛇伤患者有2000余人之多,最普遍的是蝮蛇(南通俗称“地皮蛇”),还有火赤练蛇、五步蛇、眼镜王蛇等蛇咬伤,凡能答应救治的都获痊愈。遇有刚咬伤的患者,他亲自用嘴咂吸,将毒液及时排除,随即用自制蛇药内服外敷。另外,引流排毒也至关重要,除伤口扩创引流外,还用烧酒浸泡过的粗针穿刺患肢一侧的八邪穴(手指缝之间)或八风穴(脚趾缝之间),刺深达2厘米。这是季氏治蛇伤的基本方法,其后在医院的临床和科研上都得到充分运用。

  季德胜为人豪爽,朱良春代表院方与他签订协议,用现在的概念属于“特聘”,他不识字,朱院长逐字逐句念给他听,念完后没有任何异议,爽快地答应下来,即凡有蛇伤病人即请他前来医治,每月有了固定的收入。后来民办“联合中医院”接受改建成为公立南通市中医院,季德胜正式受聘到中医院工作并有了分配住房。他心存感激,当年就主动公开了祖传的蛇药秘方。

  季德胜根据强记于脑海中的药方,其组成基本上都是原生药,配方讲究剂量和配比,而季德胜完全是靠自己积累的丰富经验,在选定的各种药草中随手抓取。因此,季德胜蛇药在批量生产之前,有协助他进行记录和药材整理的过程,而这过程也是完全处于绝密的情况下完成的。在季德胜的密切配合和指导下,季德胜蛇药片,一个在全国范围内极少以个人名字命名的中成药于第二年即投入批量生产,而且行销东南亚等地区14个国家。“季德胜蛇药片”列入国家正式批准文号,一是该药具有治疗蛇伤的绝对药效;二是季德胜专家本人的优秀传统医德;三是由季德胜专家本人奠定的基本治疗程序和方法。因之构成了“蛇医文化”,这是独一无二的。

  季德胜蛇药因其卓绝疗效,于1958年被列为国家科委重大科技成果,季老师本人荣获卫生部“医药卫生技术革命先锋”的称号。9月3日,季德胜、陈照两位专家受邀参加全国卫生技术革命交流大会(时称“群英会”),被中国医学科学院聘为特约研究员,同时被吸收为中华医学会会员。

  南通地区、市科委,以及市卫生局等主管单位积极行动,于1958年7月建立“蛇药蛇毒科学研究组”,分别作了有计划、有步骤、有目标、有系统的药理、病理、生化等方面的研究。1961年秋,中国科学院组织了科学考察队,制订计划到名闻遐迩的渤海口附近蛇岛考察。他们聘请了季德胜专家,主要了解该岛的蛇的种类、分布情况和生活环境,落实蛇岛的生态环境保护。十来天的时间,季德胜的工作作风和科研精神为所有的队员所折服,有的队员还开玩笑地说:“季德胜专家是我们全体队员的保护神!”季德胜回到医院后却不与人谈及他所做的成绩。这就是他的优秀品德。

  抢救重病伤员化险为夷

  1960年8月29日晚,季德胜平生第一次乘坐专机抢救伤员。空军雷达兵中尉军官朱保祥同志,于8月24日下午在湖北红安县农村割稻时,被毒蛇咬伤左足背和足跟两处。经乡卫生所和县人民医院临时诊治处置,出现局部肿黑和肿胀发展,26日转送至武汉空军医院住院治疗,虽给季德胜蛇药片及解毒片,外敷内服,且配合西药挂水治疗,但肿势不减,双眼视物模糊,情急之下,28日卫生部得悉急电南通市政府,请求季德胜亲自救援。与此同时,中央军委指挥调动一架伊尔14专机从杭州专赴上海军用机场,一艘快艇从上海吴淞口到南通。南通市中医院党政领导接到电话通知马上给季德胜准备行囊。我当时在院部二楼办公室,亲见工作人员从南通品牌大来服装厂赶制定做一套华达呢藏青色中山装,还专门买了一条中华牌香烟。季德胜老师毫不懈怠,备足了应用药品,飞机飞行了两个多小时,一到武汉就直奔医院,季德胜检查患者从左下肢一直肿胀到第七肋间,视物更加模糊,精神极为疲惫,且不能端坐,膝关节伸展僵直不利。季德胜诊过首先针刺左下肢八风穴引流排毒,外敷蛇药片,内服药片两种,每隔2小时服药片连服三次,二天后症情无明显出入。31日季德胜果断加大剂量,药后肿胀显著消退,左下肢可以活动伸展,经过8天的治疗,病员转危为安。

  季德胜这种化险为夷的治疗效果轰动了武汉空军医院,轰动了湖北乃至全国,《人民日报》也登载了这一事件的通讯。更具历史价值的是,载有此验案的《季德胜蛇药片治疗毒蛇咬伤100例小结》被列入国家科委《科学技术研究报告》(1965年10月,编号0707)。国家科委尊重知识产权,这对一个来自民间的蛇医来说是一件了不起的事情。

  季德胜是一颗植根于民间的蛇医之星,他为拯救患者免除蛇毒危及生命作出了贡献。季德胜治病救人的精神是永恒的,季德胜蛇药及与之共同产生的蛇医文化应当继承和发扬。我们永远怀念他。(徐慎庠 江苏南通中医药文化博物馆)

(D)

凡注明 “中国中医药报、中国中医药网” 字样的视频、图片或文字内容均属于本网站专稿,如需转载图片请保留 “中国中医药网” 水印,转载文字内容请注明来源中国中医药网,否则本网站将依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维护网络知识产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