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中医文化 > 民谣·诗词·故事

盼雪

时间:2018-11-30 来源:中国中医药报8版 作者:赵永生

  不经意间,又到了小雪节气。尽管这天很晴朗,还有冬日的阳光,但我脑海中全是关于雪的记忆,真希望此刻有一场飘飘洒洒的白雪,应季而来。

  我喜欢雪,不仅是因为殷秀梅那首美妙的歌曲《我爱你塞北的雪》,还因为毛主席那首气势磅礴的《沁园春·雪》。这首词描绘了一个银装素裹的世界。雪作为自然现象,有利于农作物的生长,并减少土壤热量的外传,同时对人体健康也有很多好处。

  《本草纲目》早有记载,雪水可以解毒、治瘟疫,民间亦有雪水治疗火烫伤、冻伤的偏方、验方。用雪水洗澡,还能增强皮肤与身体的抵抗力,促进血液循环,增强体质,难怪我们小时候那么乐意打雪仗、堆雪人呢。

  我上小学的时候,学雷锋活动方兴未艾。冬天下雪了,首先想到的不是扫自己家里的雪。而是和小伙伴儿们戴上红领巾,三五成群地去军烈属家里帮忙打扫,然后再去打扫大街。那时候我们心净如雪,全然没有“各人自扫门前雪,哪管他人瓦上霜”的冷漠。

  下雪的时候,村里家家户户都生着煤火炉,炉台上烤些花生、红薯,满屋子都是香甜的味道。那时候买肉还需要肉票,我们就打起了麻雀的主意。先找一个大点的箩筐,一个七八公分长的木棍,拴上绳子,在院子里的开阔地扫净一片雪。撒上高粱或玉米粒儿之类的诱饵,雪后的麻雀无处觅食,纷纷从树枝上飞下,全然不知道在屋门后藏着的我们。待它们钻入箩筐后,我们会马上拉绳,织着箩筐的棍子就立刻倒下,自然有几只麻雀落网,成为我们的美食。

  那时候,物资的确匮乏。也是一个下雪天,记得父亲刚刚从县城买回来一斤砂糖,倒入一个小瓷罐,放到那个让我够不着的墙窑里。雪天没事儿,家里大人去邻居家串门。我便找到了一个小板凳,可还是够不着盛糖的罐子,就掂起脚够。够到糖罐的一瞬间,小板凳翻了,我也摔了下来。幸好没把瓷罐摔碎,只是裂了两条纹,后来被父亲缠了几道胶布,一直用到我初中毕业,那个糖罐才“退休”。

  我们当地有句农谚叫“冬天麦盖三层被,来年枕着馒头睡”。那时候,人们吃的最多的是玉米、高粱、山药,只有到了过年过节才能吃上有数的几顿白面。因而,这句农谚极大地鼓舞了村里年轻小伙儿的士气。大雪过后,大家自觉地用拖拉机、排子车,纷纷把村里的积雪,膘着劲儿地拉到生产队的麦田里,既增加了麦田的墒情,又减少了因积雪融化给村里带来的行走不便,根本不像现在,一到下雪村里的路就光滑难行。

  关于雪的记忆还有很多,只是盼望今年的第一场雪能早点到来,祈祷着“瑞雪兆丰年”,老百姓来年迎丰收。(赵永生 河北省内丘县中医院)

(D)

凡注明 “中国中医药报、中国中医药网” 字样的视频、图片或文字内容均属于本网站专稿,如需转载图片请保留 “中国中医药网” 水印,转载文字内容请注明来源中国中医药网,否则本网站将依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维护网络知识产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