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中医文化 > 民谣·诗词·故事

时光里的琥珀光

时间:2018-12-06 来源:中国中医药报8版 作者:张宓

  “琥珀珊瑚,翠羽珠玉,山生水藏,择地而居。”有人说琥珀是千万年前树木留下的一滴泪,带着松脂独有的醇香缓缓滴落,深埋地下。

  琥珀为松科植物等的树脂埋于地层年久而成的化石样物质,主产于广西、云南、河南、贵州、福建、辽宁等省。其味甘,性平,归肝、心、膀胱经,有镇惊安神、活血散瘀、利尿通淋之功。

  琥珀之美 穿越万年愈发闪耀

  在千万年前的原始森林里,当树枝被风折断,为了防止昆虫的进入,树木便产生大量的树脂来堵住伤口。黏稠的树脂滴流很快便能形成洪流,吞噬树干上的昆虫。一只黄蜂又被树脂的糖味吸引而来,陷入这甜蜜的陷阱。一群把树干当作马路的工蚁,也遭遇了这股洪流的突然袭击。最终,昆虫们正好被滴下来的树脂包住,被永远定格。奇妙的防腐物质进入昆虫体内,破坏了所有的微生物和细菌,直到标本完全脱水,它们的组织再也不会腐败,最终形成虫珀。昆虫们丧失了宝贵的生命,却得以永久静态的形式展现着生命的魅力。

  放眼历史长河,历朝历代均不乏爱琥珀之人。时光退回到浪漫的唐朝,那个最不乏文人骚客的年代。似乎诗人都爱酒,他们也同样爱用琥珀来形容酒的奇异色彩。说到爱酒,莫过自称酒中仙的李白了,他在《客中行》中写道“兰陵美酒郁金香,玉碗盛来琥珀光”。用郁金香加工浸制的兰陵美酒,带着醇浓的香味,闪烁着琥珀般的光艳,诗人面对美酒的愉悦之情便可想而知了。诗人李贺在《将进酒》中描述“琉璃钟,琥珀浓,小槽酒滴真珠红”。他用最华丽的辞藻描绘了一场华贵丰盛的筵宴,晶莹的琉璃杯中斟满琥珀色的美酒,言其物象之华美,色泽之瑰丽,简直无以复加,令人神往。

  时至今日,琥珀的美依旧令无数人痴狂。琥珀虽没有耀眼的光芒,但其天生的美丽颜色和诱人光泽,恰到好处的通透度和莹润细腻的触感,让许多珠宝迷爱不释手。收藏者们认为,每一块琥珀都凝聚千百年间的万物精粹,每一块虫珀都蕴藏有一个独立的世界,都充满了生命的灵性和美好的寓意。

  琥珀之功 历经千载不曾磨灭

  “水文簟上琥珀枕,傍有堕钗双翠翘。”汉成帝宠妃赵飞燕、赵合德姐妹容貌姣好,二人独得圣宠,姐姐赵飞燕更是身轻若燕,能做掌上舞,故得名“飞燕”。西汉永始元年,作为汉成帝的皇后,赵飞燕在昭阳殿上收到了来自妹妹的厚礼:“今日佳晨,贵姊懋膺洪册。上贡三十五条,以陈踊跃之至,金花紫纶帽、金花紫罗面衣、织成下裾、同心七宝钗……”其中就有一件琥珀枕。

  相传三国时期,东吴孙权的儿子孙和酒后在月下舞水晶如意,失手伤了心爱的邓夫人的脸颊,一时间邓夫人血流满面。孙和自舐其疮,命太医合药。然而止血虽易,不留疤却难,医曰:“得白獭髓,杂玉与琥珀屑,当灭此痕。”医用白獭髓调和琥珀给邓夫人治伤,伤愈之后脸上留下斑斑红点,反而显得白里透红,孙和反而觉得邓夫人这样更为娇媚。很快“丹脂点颊”妆容就流行起来,并得以流传后世。高承《事物纪原》中就有记载:“远世妇人喜作粉靥,如月形,如钱样,又或以朱若燕脂点者,唐人亦尚之。”

  药王孙思邈十分重视积累民间的医疗经验,不断走访搜寻。当其外出行医途经河南西峡时,见众人抬棺木经过。孙思邈断定棺中之人并未死去,大呼“且慢”。众人不解,孙思邈解释道,若人死必然血液凝固,现下却见棺缝中渗出鲜血来,此人尚有一线生机,怎能活埋了她。打开棺木却见一名面如黄纸的产妇,孙思邈遂令旁人急取琥珀粉灌服,又用红花煎汤以熏其鼻。不久,这产妇长舒一口气,苏醒过来。众人无不称奇,皆道孙思邈为神医。孙思邈却笑道,我非神医,只因妇人本来就未死,妇人苏醒皆乃琥珀之功。

  琥珀之用 时至今日愈加凸显

  早在南北朝,琥珀就正式入药。据《名医别录》记载:“琥珀,味甘、性平,无毒,主安五脏、定魂魄、杀精魅邪鬼、消瘀血、通五淋、生永昌。”明代《本草纲目》记载琥珀:“气味甘、平,无毒,镇心明目,止血生肌,主治癥瘕气块、产后血晕、小便淋沥、不便尿血。”

  关于琥珀的具体用法,我国现存最早的外科方书《刘涓子鬼遗方》中记载“治金疮弓弩所中,闷绝无所识,琥珀散方。琥珀随多少,捣筛,以童子小便服之乃热,不过三服便瘥。”可见古人早就意识到琥珀不仅能治内伤杂病,用于伤科亦能活血消肿。唐代综合性医书《外台秘要》记载:“治从高坠下,有瘀血在内:刮琥珀屑,酒服方寸匕,或入蒲黄三二匕,日服四五次。”外伤难免有瘀血,都说“血化下行不作痨”,可见治法除了活血化瘀,还需通利膀胱才能令瘀血从下焦排出,而琥珀最擅消瘀血、通五淋,用在此再合适不过了。成书于南宋的《仁斋直指方》用琥珀治尿血:“琥珀为细末。每服二钱,灯心一握,脑荷少许,煎汤调下。”此处所用依旧是琥珀利水消肿、止血祛瘀之力,与其他中药配伍使水热下导。

  当代已故名医陆银华用桑叶、菊花、石菖蒲、茯苓各10克,生龙齿20克,琥珀3克治疗脑溢血继发癫痫、短暂性窒息及脑外伤后脑络留瘀所致的眩晕症;全国名老中医金振堂曾用琥珀、炒枣仁各等量治疗顽固性失眠,晚睡前服用3~6克,一周后见效;李占良用白药琥珀散治疗过敏紫癜性肾炎,取云南白药8克、琥珀粉50克调匀备用,每次将粉剂3~6克合阿胶6克烊化送服,效果甚好……琥珀功效的演绎使用也不胜枚举,这些都使我们有理由相信,琥珀这一味承载着历史的古老中药材,在新时代将焕发更强的生命力。

  “曾为老茯苓,本是寒松液。蛟蚋落其中,千年犹可觑。”时光荏苒,曾经的森林或已不再,千万年后琥珀被从地层中挖出,除去表面的砂石、泥土,它依然闪耀着别样的光芒,镌刻着岁月的模样。(张宓 河南中医药大学)

(D)

凡注明 “中国中医药报、中国中医药网” 字样的视频、图片或文字内容均属于本网站专稿,如需转载图片请保留 “中国中医药网” 水印,转载文字内容请注明来源中国中医药网,否则本网站将依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维护网络知识产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