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中医文化 > 民谣·诗词·故事

袅袅炊烟里的晚饭花

时间:2019-06-20 来源:中国中医药报8版 作者:刘琪瑞

  前两天回家,母亲院子里的晚饭花开了,有红的紫的黄的,还有粉白或黄红相间的,一层层、一蓬蓬,开得红火热烈。晚饭花是农家花,它与墙角旁的鸡冠花、夹竹桃、蜀葵,篱笆上的丝瓜花、扁豆花、牵牛花一起,把一个朴素的农家小院装扮得分外美丽。

  晚饭花,即紫茉莉,为紫茉莉科紫茉莉属多年生草本植物,株高可达一米,夏季开花,花朵呈喇叭状,花冠五角形,多为紫红色,簇生于枝端,密密匝匝的,“千朵万朵压枝低”。晚饭花颜色艳丽,花香清淡,是乡下小姑娘心心念念的花儿,女孩儿过家家要扮新媳妇,常常将花朵的汁液挤出来,涂在小脸蛋上当做腮红。在烈日下,晚饭花的花朵都是闭合的,只有到了日落后才开放,而此时正是傍晚归家吃饭的时候,故名“晚饭花”。

  晚饭花还有很多名儿,比如胭脂红、粉豆花、煮饭花、野茉莉、夜姣姣、粉团花、夜饭花、地雷花。它是舶来品,原名紫茉莉,意为“秘鲁奇迹”,原产于美洲热带地区,随着航海家哥伦布发现新大陆,传播到世界各地。大约在明代中晚期,晚饭花传入我国,随即遍布乡野,葳蕤盛开。

  晚饭花是一味中药,其根、叶可供药用,性味甘、苦,归肾、膀胱经,有清热解毒、利湿消肿、活血调经的功效,适用于湿热淋浊、月经不调、肺痨咯血、尿血、水肿、糖尿病等症。其根部最为有名,一块块的像小地瓜,又似黑黑的小老鼠,所以又得名“钻地老鼠”,可用来治疗胃溃疡、急性关节炎、风湿关节痛、妇女白带、癌肿等疾病。

  “斜阳墙角疑铺锦,红黄紫白交相映。也助晚妆忙,风来冉冉香。佳名偷末丽(茉莉),野意饶媚娟。留得果盈盈,还将粉细匀。”从晚清文人叶申芗这首词中可以看出,晚饭花不仅具有神奇的药用价值,它的果实还是美女们化妆美容、祛斑增白的绝佳材料。其外层呈黑色,圆圆的有褶皱,乡人称作“小地雷”“雷子”,小男孩把它当玩具弹着玩,女孩儿们把它用线穿起来当作手串和项链。黑色的“地雷”有妙用呢,将果壳破开,取出里面白色的部分,将其研磨成粉,能祛除面斑和粉刺。《本草纲目拾遗》载:“子名‘土山奈’,取其粉,可去面上癍痣粉刺。”

  用晚饭花的种子制作的“香粉”,在《红楼梦》里出现过两次,第一次出现在第四十四回《变生不测凤姐泼醋 喜出望外平儿理妆》,对其有比较详细的描述。书中写宝玉将一个宣窑瓷盒揭开道:“这不是铅粉,这是紫茉莉花种研碎了,兑上香料制的。”这在平儿眼中也是新奇之物,那粉棒轻白红香,扑在面上,也容易匀净,且能润泽,不似别的粉涩滞。从中可以看出,紫茉莉粉在清朝初期已是美颜上品,连同紫茉莉花也可制作胭脂,在大户人家风靡一时。

  不过,晚饭花倒像“小家碧玉”,它在乡野、在民间却是“野意饶媚娟”的景象,它那些朴实得有点土里土气的别名儿让人倍感亲切,晚饭花是我们心里美丽动人的村姑呢。

  记得著名作家汪曾祺写过一篇短小说,题目就叫《晚饭花》,老先生用平淡舒缓的笔调,记叙了富有江南特色的小镇里一段美丽的初恋故事,小说女主角是肤色黝黑、明眸皓齿的王玉英,她不就是邻家小巷里一棵开得旺盛的晚饭花吗?

  想起晚饭花,我就想起故乡暮色里袅袅升起的炊烟。我就是那个野外贪玩的孩子,踏着晚霞的母亲悠长悠长地扯起我那丑丑的乳名,声声唤儿回家吃饭……令我们品之不尽的,总是娘亲那弥漫开来的饭香!(刘琪瑞 山东省郯城县人大常委会)

(D)

凡注明 “中国中医药报、中国中医药网” 字样的视频、图片或文字内容均属于本网站专稿,如需转载图片请保留 “中国中医药网” 水印,转载文字内容请注明来源中国中医药网,否则本网站将依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维护网络知识产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