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中医文化 > 民谣·诗词·故事

我与裘沛然的师生缘

时间:2019-07-01 来源:中国中医药报8版 作者:王庆其

  我三生有幸,拜以博学多才和擅治疑难杂病著称的首届国医大师裘沛然先生为师,并成为其学术传承人。裘沛然老师于2010年5月驾鹤西去,“清灯榻伴犹存梦,往事风中已化烟”。回忆跟师20年的历历往事,不禁思绪万千,内心难以平静。唯一不能忘记的是裘老师的谆谆教诲,继承尚需不断努力,发扬还要砥砺前行。

裘沛然(左)与王庆其。

  拜师 像我者死 超我者生

  我记得很清楚,1990年10月16日傍晚,国庆节刚过没多久,德高望重的裘沛然老师突然来找我,说国家下文要以“师带徒”的形式培养中医药人才,上海市卫生局已定裘沛然为导师代表,学生由其挑选,2天内选定,后天赴京参会。

  时间十分紧迫,裘老师来征询我的意见:“对照文件规定,你符合要求。”我不禁喜出望外:“谢谢老师厚爱,我若能跟您学习,一定不辜负先生的期望。”裘老师说:“不过,按国家中医药管理局相关文件规定,跟师必须全脱产3年,这意味着你必须辞去目前担任的科主任职务,你要从长计议,好好考虑。”我一听十分着急,连忙说道:“老师,不用考虑,当不当科室主任无所谓,我现在就可以决定跟您学习。”

  第二天经过学校领导批准,我终于如愿以偿。10月20日与裘老师一起赴京出席全国继承老中医药专家学术经验拜师大会。

  拜师大会上,时任国务委员李铁映在会上指出,这次拜师大会就是要尊重并承认中医药学的这一师承制度,今后要继续搞下去,培养出一代代的中医名医。时任卫生部部长陈敏章也在会上提出,中医药人才的培养要面向世界和未来,名医和学术带头人还不够,缺乏高、精、尖人才也必然会影响中医学术水平的提高,拜师会应该引起社会对培养中医高层次人才的重视,另外还要紧紧依靠行业进步,做到“继承而不泥古,创新而不离宗”。

  国医大师邓铁涛在大会上激动地表示,要毫无保留、尽己所有地把知识传给学生。邓铁涛还告诫学生说:“拜师学习,像我者死,超我者生。”他的一席话令我终生难忘。

  跟师 治病先治心

  跟师临证20年,难以忘怀的故事甚多,其中印象最为深刻的是裘老师经常强调的“治病先治心”。

  2005年某日,裘老师的诊室来了一位女性患者,此人年近30岁,当时手捧《裘沛然医论集》一书,自称从香港慕名到上海来求医。诉因情志抑郁失眠2年,病情日益加重,久治少效,已经没有信心了,看了香港出版的《裘沛然医论集》后信心倍增,专程来上海看病。

  裘老师对患者从来都怀着恻隐之心,不会拒绝的。仔细询问患者病史,患者于两年前患皮肤湿疹,久治未愈,导致精神紧张、忧虑、失眠,当地医院诊为抑郁症,一度服西药好转后又复发,又继服抗抑郁药6个月,未明显缓解,反逐渐加剧,失眠严重,伴全身乏力,症见心悸、胸闷,精神易紧张,情绪低落,夜寐不安,仅能睡眠2~3小时。还伴有眩晕头胀、纳食不馨、月经衍期且量少。

  裘老师经望闻问切,认为此人乃肝气郁结、郁而化热,心失所养。处方:炙甘草、桂枝、麦冬、西红花、黄连、生地黄、生龙骨、生牡蛎、常山、茯苓、茯神、郁金、党参、生姜、大枣。同时叮嘱患者放松心情,生活有规律,每天进行散步活动,避免劳累,表示一定精心治疗,对此病证亦很有信心,并强调要患者坚定必胜之心,配合医生治疗。四诊时患者仍有心悸和恐惧感,倦怠乏力,纳食欠馨,夜寐时好时差,月经衍期40天,裘老师遂又拟一方。经2个月中药治疗,该患者的抑郁症基本治愈。因月经失调,经期衍迟,婚后3年未孕,故治宜调理脾肾、益气养血、疏肝解郁为主,经数月调治,月经正常,不久又获怀孕之喜,十月怀胎后生下健康男婴,如今母子安康。

  裘老师语重心长地教导我说:“治病先治心,既是一个医疗方法问题,更是一个职业道德问题。唐代孙思邈将《大医精诚》置于《千金要方》卷首,其用意值得我们深思。”元代滑寿《读素问钞》说:“药非正气不能运行,针非正气不能驱使,故曰针石之道,精神进、志意治则病可愈;若精神越、志意散,虽用针石,病亦不愈。”

  裘老师提出的治疗疑难病八法中有“医患相得法”。此法首先要求医生对患者具有高度责任感,从而使患者对医生产生坚定的信心。医生和患者在精神上如能深度交流,将为治愈疑难危重病症创造最佳条件。医生的认真负责态度,使患者精神得到安慰,并对医生的治疗充满信心。只有“医患相得”才能取得良好效果。

  出师 继承发扬 任重道远

  经过4年跟师学习,1995年7月4日,我有幸与裘沛然老师又一次成为上海市师承的师生代表出席在北京人民大会堂召开的“全国继承老中医药专家学术经验出师大会”。裘老师还代表全国464位指导老师在大会上发言,他语重心长地勉励学生:“不仅要继承好导师的学术经验,更要超过导师。”我代表全国627位结业出师的学生发言,感谢国家的中医政策和导师的悉心培养,表示:“继承尚需努力,发扬任重道远”。

  之后,我一方面继续向裘老师学习,一方面自己努力实践,并带领“裘沛然名师工作室”团队深入、系统地研究裘老师的学术经验。从2005年起,我们工作室团队先后承担的国家科技部“十五”攻关支课题“裘沛然学术思想及临床经验研究”、科技部“十一五”支撑计划支课题“裘沛然治疗喘咳临床经验应用与评价研究”、国家中医药管理局“裘沛然名医工作室建设项目”“上海市中医药事业发展三年行动计划·海派中医流派传承工程/丁甘仁流派分支—裘沛然学术思想研究及学术传承规律和模式研究”等课题,不遗余力地对裘老师的学术经验做全方位的研究,工作室还建立了“国医大师裘沛然学术经验网站”,介绍裘沛然教授学术思想和临床经验,形成网络资源共享平台和电子版资料库,点击超过10余万人次,让裘老师的临床经验辐射至整个中医药行业。

  我们还出版了《裘沛然医论医案集》《裘沛然学术经验集》《国医大师裘沛然学术经验研究》《国医大师裘沛然人学思想研究及诗文赏析》等一系列学术专著,总结探讨“国医大师的成才规律”,整理发表医论医案、学术论文100余篇,其中《国医大师裘沛然学术思想、临床经验、成才规律的继承与创新研究》于2017年获得上海市中医药科学技术奖一等奖。

  我们工作室团队每一位成员在裘老师的精心教育培养下都得到了长足的进步,我本人被评为“上海市名中医”,获中华中医药学会“名师高徒奖”,中国中医科学院继承发展奖之传承人奖,成为国家中医药管理局第五、六批全国老中医药专家学术经验继承工作指导老师,承担国家中医药管理局“王庆其名医工作室建设项目”等。

  回首跟师20年,我有幸处在我国中医药发展的最好时期,得国家师承政策的阳光,又得导师之荫佑,裘老师的为医之道、为人之道、治学之道,给我的成长留下了永恒的“能源”。(王庆其 上海中医药大学)

(D)

凡注明 “中国中医药报、中国中医药网” 字样的视频、图片或文字内容均属于本网站专稿,如需转载图片请保留 “中国中医药网” 水印,转载文字内容请注明来源中国中医药网,否则本网站将依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维护网络知识产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