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中医文化 > 民谣·诗词·故事

中医临床亦需“徐霞客精神”

时间:2019-09-27 来源:中国中医药报8版 作者:黄煌

  最近有幸瞻仰了徐霞客先生的故居。我钦佩他特立独行的人格。明代末年,他不是去留意科举,而是淡定从容地出游考察,将一生贡献给了自己钟爱的地理旅游事业。我更欣赏徐霞客脚踏实地的治学态度。他一生用自己那双脚丈量了祖国的大部分名山大川,直到他患病无法下地为止。他考察之后,还有记录,这些资料就是他数十万字的《徐霞客游记》。用明代文人钱谦益的话说,《徐霞客游记》是徐霞客毕生“手攀星岳,足蹑遐荒”的考察记录,是“世间真文字、大文字、奇文字”。徐霞客无意于成名,但却是举世公认的著名的地理学家和旅游家,是我家乡的名片。徐霞客虽不是医生,但其身上透发的精神,是为医者所应具备的。

  我想,我们在诊室看病,犹如徐霞客出游考察,面对一个个患者,需要如他那样细心观察、耐心倾听和解说,每个患者都是一道不同的风景,需要脚踏实地深入其中,来不得半点空谈。徐霞客在游历中曾三次遇盗,数次绝粮,仍勇往直前,这种精神也是为医者所必需的。科学犹如探险,临床上不断出现的疑难病症的诊治需要“徐霞客精神”。

  我想,我们整理医案,犹如徐霞客撰写游记。需要如徐霞客那样用细腻的文笔,要用“真文字”如实而传神地记录下每个患者发病的特点和方证识别的要点,并分析取效的机理或失误的原因。《徐霞客游记》虽是徐霞客逐日的观察和记录,但丝毫不影响其著名地理学家的地位。医案是个案,但中医个体化治疗的基础就是个案,一个个真实而典型的个案,就是中医识证用方的样本和规范。张仲景《伤寒杂病论》的条文可以当作医案来看。吴鞠通的《温病条辨》是叶天士《临证指南医案》部分医案的提炼。奠定大塚敬节日本现代汉方家地位的不是他的动物实验报告,而是其医案《汉方诊疗三十年》。这本在日本畅销不衰的汉方著作中,没有所谓学问的概念、定义、原则、范畴等理论术语和冗长的论证,而是大塚敬节自1927年至1958年间临床医案的精华。一册在手,犹如随诊大塚敬节之侧,每案都让读者受益良多,犹如读《徐霞客游记》,让人置身于名山大川之间,流连忘返。

  我还想,我们做医生,也应如徐霞客那样淡定闲静,不带任何功利,只是为了心中的志趣,为了探索真理,为了救死扶伤。如果徐霞客当年也沉迷于科举,那只是江南多一个秀才举人而已,而中华民族就少了一位杰出的地理学家。如果我们医生成天为稻粱谋,那只是在生意场中多了一批卖药人,而科学领域里则少了一批探索者。如果真是如此,那将是中医学的悲哀!(黄煌 南京中医药大学)

(D)

凡注明 “中国中医药报、中国中医药网” 字样的视频、图片或文字内容均属于本网站专稿,如需转载图片请保留 “中国中医药网” 水印,转载文字内容请注明来源中国中医药网,否则本网站将依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维护网络知识产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