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中医文化 > 非遗项目

“传承好针灸是我永恒的责任”

——访国家级非遗代表性项目代表性传承人石学敏院士

时间:2019-10-14 来源:中国中医药报8版 作者:孙桂龙

石学敏院士。 资料图

  “小小一根银针,正在从石学敏院士手中,传到一批又一批更年轻人的人手中。这些银针,通过他的弟子们接力,让更多患者的健康得到呵护。在传承过程中,也会让这样的一份仁爱之心,照亮更多人的生活。”

  “除了众所周知的诸多身份,石学敏多了一个新身份——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项目‘针灸’代表性传承人。”

  2019年8月,在“2019最美医生”发布仪式现场,中国工程院院士、国医大师、天津中医药大学第一附属医院主任医师石学敏在台上接受采访时,主持人如是总结。

  “有人说我是鬼手神针,也有人说是银针外交,其实,我最想干的事情就是把中医针灸技术传承下去,让这古老的中医技艺造福更多的百姓。”面对众多赞誉,石学敏最看重的是“传承”二字,他表示,“把针灸传承好发扬好,让中医更好地为中国人民和世界人民服务。”传承,也正是非遗代表性项目生生不息之源头所在。

投身杏林 矢志不渝

  石学敏1938年6月出生于天津市西青区。说起如何走上中医之路,石学敏回忆道,童年的时候,印象最深的就是缺医少药,家周边十多个村子只有一名医生,大多数人生了病只能硬扛。记得小的时候,发生过两次传染病,“一次是疟疾,一次是黄疸,一家子一家子地传染,村子里死了一些乡亲。幼小的心灵受到了触动,最早的愿望就是长大了学医,医治好更多的人。”石学敏说。

  中学毕业后,石学敏如愿考入天津中医学院(现天津中医药大学)。而正式接触针灸则是在他毕业两年后。1965年,他被派往北京参加全国针灸研修班学习,自此与针灸结缘。

  石学敏回忆,在这里,他接触到了对其一生都影响巨大的一批针灸专家,他们都经全国精选,有的是御医后代,有的是针灸流派传人,个个身怀绝技,让石学敏大开眼界。“那可真是学到宝了,作为一个正规院校毕业的大学生,我确实被折服了,也感到针灸大有精华可挖!”得到了老师的真传后,石学敏还把学到的技术与其他同学分享。

  此后50多年里,用小小银针为患者解除病痛成为他毕生追求。经过几十年的不断摸索、拼搏,石学敏终于成为该领域的大家:由他创立的“醒脑开窍”针刺法,开辟了中风病治疗新途径;他还创建“针刺手法量学”,填补了针灸学发展的空白;先后发明“脑血栓片”“丹芪偏瘫胶囊”等药品,针药并用,创立了“中风单元”疗法,为治疗脑血管病开创了新思路。

寻规定标 传承有序

  “刚刚接触中医的时候,我常常在想,中医到底是什么,中医当中有很多谜,这些谜很可能就是宝,”石学敏说,“以往针灸在治疗脑中风急救上,根本派不上用场。”

  说起他创立国家级非遗代表性项目“醒脑开窍”针刺法,还要从20世纪70年代末说起。石学敏率先提出中风的根本在于“窍闭神匿,神不导气”的理论,提出“针刺手法量学”概念,填补了国内针灸学空白,结合药剂心理和康复训练,行成一整套完整的石氏中风单元疗法,针药并举,所创立了“醒脑开窍”针法,在临床对数以千计的中风患者施治收到显著效果。该法不仅用于中风病治疗,在现代脑病、各种疑难杂症、痛症等方面也是卓有成效。

  “针灸学属自然科学范畴,应该有自己明确的、科学的量学观,”石学敏说。“中医历史悠久,但由于传统思想的影响,重师承和学派,各自为战,不能形成统一的规范化、剂量化、标准化程序,造成临床重复性受到限制。虽然临床取得良好的疗效,而难被西方主流医学所认同。”

  他认为,中医也许有两条路,一条按照传统的方向发展,另一条就是中医的现代化,在中医精华和现代科学之间找到一个比较好的结合点,能够按照标准化、规范化的方向推广发展,50年、100年后,中医将大放光彩。

  为了使针灸治疗学走向规范化、剂量化、标准化,他带领课题组从临床到基础研究,将针灸治疗有效的130余种病证逐个穴位地进行手法最佳量学标准的筛选研究。对针刺作用力方向、大小、施术时间、两次针刺间隔时间等针刺手法的四大要素进行了科学界定,改变了历代针刺忽视剂量的状态,使针刺治疗由定性的补泻上升到定量的水平,填补了针灸学历史上的一个空白。

医者师也 传道授业

  在天津中医药大学第一附属医院针灸科病房楼里,已是81岁高龄的石学敏仍然坚持在一线。这里不仅有来自世界各地慕名而来的患者,也有来自世界各地的学习中医的学生。在患者眼里,他是医术高超、宅心仁厚的医者;在学生眼里,他则是教导有方、德高望重的师长。

  为了让医术后继有人发扬光大,他更是广收学生,为针灸人才的培养打下坚实基础。他先后培养硕士、博士、博士后300余名,来自欧美、东南亚地区以及日本、韩国等国家的学生800余人。虽已耄耋之年,但他还在推广工作的一线,每到一处都亲力亲为,为患者看病,为学员带教,甚至踏上边疆偏远贫苦地区,至今已在全国建立53个针灸分中心。自“醒脑开窍”针刺法创立以来,已推广至国内210多家医疗机构和国外包括美国、德国、法国在内的60多个国家和地区。

  在石学敏的带动下,国内针灸临床科研达到分子生物学水平。他们完成国家级、省部级科研项目百余项,获国家专利6项,出版专著50余部,其中《中医纲目》被专家誉为继《医宗金鉴》之后的一部中医临床划时代巨著。2007年,出版英文版《石学敏针灸学》,推向欧美,深受欢迎,被美国针灸考试委员会指定为考试指导用书;该书还出版发行了法文版和西班牙文版,广受欢迎。

  2019年9月7日,中医界目光聚焦天津中医药大学第一附属医院,“学科建设与发展论坛暨国家中医针灸临床医学研究中心启动会”在这里举行。石学敏院士作了题为“醒脑开窍针刺法的临床应用及基础研究”的报告。他带领的针灸学科团队将立足于全国行业引领,进一步加强整体布局,加快推进中医针灸医学领域的创新突破和普及推广。

  “全世界有人的地方,就有中医,就有中国的针灸。” 即将结束采访时,石学敏对记者说,“健康是人的第一财富,医生就是人类健康的护航使者,传承好针灸是我永恒的责任!” (孙桂龙)

(A)

凡注明 “中国中医药报、中国中医药网” 字样的视频、图片或文字内容均属于本网站专稿,如需转载图片请保留 “中国中医药网” 水印,转载文字内容请注明来源中国中医药网,否则本网站将依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维护网络知识产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