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中医文化 > 名人与中医

曲焕章和他的云南白药

时间:2019-11-20 来源:中国中医药报8版 作者:陈珞珈

  饮誉中外的中华奇药“云南白药”创始人曲焕章(1880—1938),出生于云南省江川县赵官村的一个汉族贫苦农民家庭。曲焕章一生悲苦,年幼父母双亡,全靠老祖母和姐夫抚养,12岁就到姐夫袁恩龄家学习中医伤科、药物炮制和一些医药基础知识,年纪轻轻便成为江川一带小有名声的伤科医生。

  曲焕章暴病遇“神医”

  江川附近大山连绵,历来土匪较多,经常有受伤的土匪威逼曲焕章为他们治枪伤刀伤。曲焕章26岁被人诬告通匪,知县下令四乡捉拿,他闻讯逃到个旧一带摆摊行医,以避官府。有一天天气酷热,曲焕章在医摊上忽然腹痛如刀绞,豆大的汗珠如注,痛倒在街上几乎晕死过去。这时,一位路过的老人见状停下脚步,从肩上的布袋中取出一种草药给曲焕章服下,没过一会儿疼痛缓解,再过一会儿疼痛全无,旁边看的人大为惊奇。原来此人便是闻名远近的“滇南神医”姚连钧。姚连钧精通外伤诸科,深谙百草奇药,活人无数。曲焕章拜姚连钧为师,勤学好问,侍师如父,得师真传。

  曲焕章难忘师恩,牢记师训,背上药囊,怀揣医书,蓑衣斗笠,披荆斩棘,历游滇南名山大川,遍尝各地奇草异木,访寻名医妙术,虚心求教樵夫和采药人。“功夫不负有心人”,经过无数次的反复改进配方和临床观察试验,曲焕章终于制成了一种疗效独特的伤科中药,取名“百宝丹”。百宝丹对皮肤科、妇科、儿科疾病都有许多意想不到的奇特疗效。接着,他又研制出了与之相配套的虎力散、撑骨散等著名的伤科系列药物。曲焕章既重视单个草药的疗效,更强调对复方的深入研究。他说:“唯知其药除某疾,以单味独剂投之而已,至于如何变化,如何配制,固不得而知之,以致药力不能克尽其用,未免可惜。” 1913年,曲焕章在县城开了一家曲焕章药室看病卖药。

  从山野郎中到省府“药冠”

  1916年,曲焕章将百宝丹、虎力散、撑骨散呈送云南省警察厅卫生所,申请列为正式药品。经化学检验和临床观察全部合格,主管部门给其颁发证书,允许在市场公开出售。他遂以灵芝图案作为商标注册,定名为“曲焕章万应百宝丹”公开出售。同时,将原来用纸包药改为精致小瓷瓶装药,一时间各地争相购买。

  1918年,云南地方土匪魁首吴学显接受云南省督军(即省长兼总司令)唐继尧的招安,被委任为军长。吴学显为报曲焕章治伤救命之恩德,派人执函到通海县邀请曲焕章到昆明开业。这位在荒山野岭探寻求索的民间郎中,堂堂正正地在省府开张了他的伤科诊所,取名“曲焕章药房”。翌年,孙中山在广东发动护法战争,云南滇军参加北伐,吴学显军长率军开赴广西讨伐军阀,后失败而回。吴学显在战斗中右腿骨被枪弹打断,请当时昆明最有名的一家法国医院以及惠滇、陆军等医院诊治,西医们都说要开刀截肢才能保住性命。吴学显转而又请曲焕章救治,曲焕章不用一刀一针,全用中药草药和伤科办法治好了骨折伤腿,使其行走如故。吴学显感激不尽,派军乐队在昆明绕城奏乐游行,宣扬曲焕章和百宝丹的神效殊功,此药由此誉满春城。

  “一药化三丹一子”

  20世纪20年代的云南军阀混战,曲焕章不问政治,埋头研究他的草药。他认真学习那些他从未接触过的药理、药化和制剂学,请教中西医药专家,反复地筛选和组合百宝丹,多方面地总结验证临床疗效,终于研制出了新一代的白药:“一药化三丹一子”,即由原来的一种百宝丹和几种散剂,最终制成了普通百宝丹、重升百宝丹、三升百宝丹和保险子系列骨伤科名药。既系统配套,各有专功,质量又定性定量,疗效达到了该药的历史峰巅。同时,为了进行大型商业生产,1930年他将诊所由南强街迁往金碧路,建造了一个气势宏大的“曲焕章大药房”,开始大规模的“三丹一子”生产和销售。药房落成时各界名流均送匾题词。云南省主席龙云赠《针膏起疾》匾,国民党元老胡汉明赠《白药如神》匾。

  白药名扬华夏,一些无耻之徒便大造假药,“以伪乱真渔中取利”。曲焕章耗费很大精力打假:“於瓶口附加药片一种,与丹药同一用途而效力则过之”,另印出一种“辨真单”,打上凹凸钢印暗藏特别记号放入瓶内。同时独家制售秘不外传。曲焕章一生历尽凌辱,深谙中医中药的艰难困苦,也知道一花独放难以成春,于是大力资助发展民族民间医药。1933年他当选为云南医师公会主席,他积极团结广大中医药同仁,拿出很多钱财组织大家进行医学临床和药物研究,并请人代笔编著了《曲焕章求生录》《曲焕章草木篇》印发行世,为发展云南的民族医药事业作出了重要的贡献。

  1955年,曲焕章家人毅然向政府献出百宝丹等药全部秘方,政府将其改名为“云南白药”,交由昆明制药厂生产。在周恩来总理的亲自关怀下,云南白药厂成立,白药步入了快速发展的全盛时期。对于云南白药为什么能治好病、能治哪些病等问题,科学工作者用现代科技手段进行了长期研究,试图阐明其机理。今天,云南白药已能治疗一百多种疾病。改革开放使云南白药驶入了发展的高速路。一百年前的草药细末,如今变成了粉剂、胶囊、白药酊(喷雾剂)、白药膏等美观便捷的现代制剂。(陈珞珈 中国民间中医医药研究开发协会)

(D)

凡注明 “中国中医药报、中国中医药网” 字样的视频、图片或文字内容均属于本网站专稿,如需转载图片请保留 “中国中医药网” 水印,转载文字内容请注明来源中国中医药网,否则本网站将依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维护网络知识产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