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中医文化 > 非遗项目

天津市中医药非遗项目展示(14)

传承寻突破 仁心展厚德

——访天津区级非遗厚德门祛腐生肌膏代表性传承人徐秀芳

时间:2020-01-22 来源:中国中医药报8版 作者:孔令彬 刘友琴 李文贤

 

徐秀芳(右)向记者展示膏药。 孔令彬 摄

  “你看这些求助者,都用过我们家的膏药。”自豪之情的背后,有她对药方药效的不断创新追求,更有不为人知的坚持。

  “我立了好几个传承人,但不会指定某一个传承药方。要想得到药方,最重要的是人品。”对非遗传承,她有自己的独特理解。

  她叫徐秀芳,66岁,天津市南开区非物质文化遗产厚德门祛腐生肌膏代表性项目第五代传承人。近日,在采访中,这个家称“二姐”,自谓“有点男孩脾气”,“喜欢多管闲事”的热心大姐形象慢慢展现在笔者眼前。

一药一方总关情

  资料显示,厚德门发源于清康熙四十三年(1704年),当时的宫廷御医提取人参、白蔹、红花、大黄、野薄荷等12味中药植物精华,研制出了一款针对各类皮肤病和烧烫伤以及刀伤的方剂,供内务府等使用,由于敷用该药膏后,即可消除创面及患处的疼痛感,再加上创面愈合快、不留疤、无感染等特征,一经使用口碑颇佳。

  清光绪十八年(1892年),原内阁大学士、礼部侍郎徐致靖邸医官徐坂超在原有方剂的基础上,结合中医理论,取精去糟,适以新方新药,使配伍更加严谨,提高了方剂的疗效,达到了祛腐生肌、退肿止痛、活血散结、破瘀排脓、杀菌消炎的效果。应用于临床后,广受患者好评,故而口口相传,誉名远播。

  1900年,徐坂超在天津老城厢运署西街创办了厚德门药房,并成为厚德门创始人。因用药地道、炮制有法,祛腐生肌膏凭借着“患处血液循环改善快、坏死组织部分溶脱快、新生肉芽生长快、溃疡创面愈合快”的特点,在当时被人冠以“一两纹银一两膏”的美誉。

  悠悠百年,厚德门从徐坂超历经五代,传至徐秀芳名下。祖上药房盛景虽未曾亲见,但祖父在她小时候讲过的话让她记忆犹新:老年间方言之“行水”,指水路口的过路费、买路钱。百年前,天津到山东的路途间流传着一句话——“要行水,找徐家”。不仅是因为徐家祖辈总是会在家门口放上干净的水供来往口渴的赶路人饮用,更会无私地让没有路费盘缠,从山东来天津的穷苦百姓暂住在自己家中,并给他们备上钱财以继续出发。

  而现今的“厚德门”依然传承着祖辈“行水”的情意与善心。2003年,徐秀芳刚搬入目前居住的小区,就先来到居委会询问谁家有困难,结识了非常困难的一户人家并帮扶至今;全国各地的求助者慕名而来,遇到困难家庭,她不收分文;天津市文明办、南开区妇联等单位先后授予徐秀芳“天津好人”“最美家庭”等荣誉称号。

  正如徐秀芳所说,中国传统文化传承的核心是什么?是一种精神,一种互帮互助的博爱之心。

古方仁心泽百姓

  走进徐秀芳家门,就闻到了十分浓郁的香油味。“都是咱们国家的纯中药,没有一点掺假。”她说。厚德门方剂为深度改善生肌问题,提高治疗效果,选材道地,每一份膏方都是精选上好药材,用心熬制而成。在经过“48小时浸泡,12道用心提取的工艺,6次积淀浓缩,3次文火煎煮,武火快速收膏”等一系列复杂的秘法炮制工艺制作后,每100公斤一品药材,仅能蜜炼出20公斤膏滋。

  “我曾得过两场奇怪的大病,而这两场病,都是中医给我治好的。”徐秀芳说。一次是怀孕期间大出血,父亲用祖传药方治好了病;第二次是1989年,她得了民间俗称的“老黄病”,被怀疑成肝炎,隔离治疗无效后,被一位民间宗姓老人用祖传药方治好。为了报答救命之恩,徐秀芳拜老人为义父,因其至孝之举,老人临终前将药方传给了徐秀芳。

  徐秀芳的父亲徐茂春曾是一个传统保守甚至有点封建的人,信奉着“传儿不传女”的传统信条。然而,在他去世前,还是选择了将药方传给女儿,事实也证明了这是一个正确的选择。

  得到父亲传承和义父药方的徐秀芳并没有让他们失望,为提高方剂治疗效果,解救更多人的痛苦,她不断钻研,总结改进,寻求突破。甚至不惜以身试药,让身边的朋友签字证明,如果哪一天自己因为试药而出现意外,自己承担全部责任……

  楼下早点店被滚烫油锅烫伤的小伙子,来津打工身上多处烧伤的女孩,远在内蒙古被烫伤后几乎放弃治疗的小男孩……徐秀芳家客厅里几乎挂满一整面墙的锦旗,每个锦旗背后都有一个故事,更有大家对厚德门祛腐生肌膏的肯定。如今,徐秀芳只需要看患者的一张创伤图,就可以诊出是什么病。每一种治疗方法的发现与突破的背后,都会有许多不为人知的坎坷与辛酸,但徐秀芳认为,只要能帮助到更多人,就是值得的。

药品人品齐传承

  徐秀芳非常感谢当今国家发展中医药的政策方针,特别是祛腐生肌膏列入区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代表性项目以后,受到的关注多了,迎来了厚德门发展的新机遇。“没有好的政策,就没有我们今天,药方就不能造福那么多人。”她说。

  厚德门祛腐生肌膏在治疗烧伤、烫伤、冻伤等方面有独特疗效,目前,徐秀芳和山东一家企业合作,使厚德门祛腐生肌膏实现了规范化生产。

  谈及传承,徐秀芳有自己独特的理解。徐秀芳收其女黄凤喜、侄子徐月利为徒,共同对祖传熬制法技艺继续挖掘整理。在传统方剂的基础上,精心研制、大胆创新,去陈推新,使传统熬制法手工技艺薪火相传,永续传承。

  因为慕名者众多,许多人前来拜师,所以,她不愁找不到传承人。在第六代传承人中,她选定了女儿和侄子作为重点“考察对象”,对于那些拜她为师的“外姓人”,她也不会拒绝。

  “药有药品,人有人品。我不会随意就把药方传给弟子,因为我要确定他的人品,即使他已经进行了拜师礼,如果人品不过关,我也不会传给他。”言语间,徐秀芳表达了践行中医药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的责任与担当,决心把祖先留下的宝贵财富继承好、发展好、利用好。

  一张从康熙年间流传至今的膏方,一张在实践中不断得到检验的膏方,一张凝结了一个家族百年间六代人的智慧与努力的膏方,在当今时代下,焕发出新的生机,也会帮助越来越多的人。(孔令彬 刘友琴 李文贤)

(Y)

凡注明 “中国中医药报、中国中医药网” 字样的视频、图片或文字内容均属于本网站专稿,如需转载图片请保留 “中国中医药网” 水印,转载文字内容请注明来源中国中医药网,否则本网站将依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维护网络知识产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