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中医文化 > 非遗项目

天津市中医药非遗项目展示(16)

千年秘方 非遗承绪

——访天津市级非遗项目郝氏抚疤灵软膏制作技艺传人郝贵

时间:2020-05-06 来源:中国中医药报8版 作者:陈红梅 曾敏

郝贵

  “30多年的从医历程中,我曾求索于西内、西外、中内、中外、疮疡、肛肠等多个学科,直到有一天,才终于在烧烫伤领域找准了自己要走的路。为此,我将祖传秘方与多年临床实践相结合,潜心研制出了纯中药制剂——郝氏抚疤灵软膏。”近日,天津市非物质文化遗产中医传统制剂方法——郝氏抚疤灵软膏制作技艺第16代传承人郝贵在接受笔者采访时说道。

  从宫廷秘方到市井街坊

  据郝贵介绍,这本是一张始于辽代的宫廷秘方。史载,当时天津武清太子务村为萧太后运粮催税之所,故常有军队驻于此,随军之中亦有公娥台女、御医仆人。一日,太子务村王氏家中独子王大全不慎被开水烫伤。父母心急如焚,情急之下,想到了辽国驻兵中的随军御医。御医慷慨相助,治愈了幼子。父母千恩万谢,欲让爱子认太医为干爹。恰巧所求御医亦姓王,念同为王姓,且孩子聪明伶俐,御医当即收为义子,并将此方传给了王氏家人。后来,王氏祖祖辈辈代代相传,直至第15代王树榕,这便是郝贵的姑父。王树榕在当地教授四书五经,也精通医学,为四乡八村的百姓看病疗疾,深得乡亲的赞许。年老多病之际,王树榕发现热爱医学、潜心钻研的侄子郝贵是可托付之人,于是将世代祖传的秘方及医书悉数传给了郝贵。

  郝贵家中兄弟姊妹众多,其母亲积劳成疾,自郝贵记事起,母亲便常年喝汤药。幼时的郝贵暗下决心,以后一定要学好医,为母亲乃至更多百姓解除病痛的折磨。中学毕业后,郝贵如愿考取了天津医科大学武清分校,踏上了从医的漫漫征途。毕业后几经辗转、多处进修,先后从医于外科、肛肠科、烫伤科等多个学科,最终下定决心,博采各家之长,在祖传秘方的基础上结合多年临床经验,潜心研制出了纯中药制剂——郝氏抚疤灵软膏,独创郝氏干燥暴露疗法。

  这一疗法背后的原理迥异于烧烫伤领域传统的湿润疗法,与西医的包扎烘烤和数次植皮的做法也不同。据郝贵介绍,依托于中医中药,软膏有五大特点:止疼快、不感染、不植皮、疗程短、费用低。对于秘方来说,这是重要的历史转折点。在第16代传承人郝贵的手中,它得以与新的医疗技术和理念相融合,焕发出新的生机。

  从周边百姓到国际友人

  “我就是农民出身,赶上好的政策考上了大学,才从一个‘泥腿子’变成了专家,说白了就是‘泥腿子专家’。”在接受采访时,郝贵戏谑地说道。

  武清区上马镇贾林庄的高女士在一次意外中不幸受伤,煤气爆炸使她的整张脸面目全非,幸得郝贵救治。据高女士描述,“郝贵第一天给我抹药就止住了疼,大约一周消了肿,经过一个月的治疗,结的痂都掉光之后,我原来的脸又回来了。”

  据郝贵介绍,西医采用消毒、口服消炎药、静脉输液以抗菌、杀菌、消炎;而他的治疗依托于中药,如在药方中加入煅石膏、儿茶等清热解毒的药材来实现这一目的。他独创的干燥暴露疗法,一方面可以及时防止机体创面营养物质的流失,另一方面不做清创处理,让自身体液修补创面,防止了多次清创对伤口造成的二次伤害,在有效预防感染的同时,为恢复期的不留疤打下了坚实基础。

  郝贵医学经验丰富,待人和蔼可亲,患者们都乐意找他看病,并将其介绍给有需要的朋友。他接诊过各种类型、不同程度的烧伤、烫伤患者,如煤气罐爆炸、汽油烧伤、开水烫伤等,治愈率、愈后无疤率均很高。郝贵凭借精湛的医术为很多患者抚平了伤痛,得到了患者们的好评。尤其对于脸部烧伤的患者,除了常规的医学治疗外,郝贵十分关注患者的心理变化,给予患者细致周到的心理辅导与安慰,增强他们战胜突发伤病、早日痊愈的信心。

  难得的是,郝贵热心公益,在救治患者的同时还倾注爱心。在休息时间,他亲自上门为行动不便的老年患者服务;对于经济困难的患者,他尽量少收费、有时甚至不收费;他还经常带着自己的侄子到敬老院,为老人们提供免费的咨询与治疗;他也是医疗咨询服务类网站的做客专家,时常为患者答疑解难、提供医疗咨询与心理疏导。前来求医问药的患者有天津本地的,也有慕名而来的北京、廊坊、唐山等周边地区的患者。

  郝贵也治愈过不少国际友人。2019年,时任荷兰中国友好协会主席的顾坚明加上了郝贵的微信。顾坚明的姐姐顾女士因肺部结节进行了一次手术治疗,在手术过程中由于医生操作不慎,切口处被烫伤。术后,顾女士原发病已经恢复,然而手术伤口烫伤处却迟迟不见好转,甚至在一个月后开始出脓流血。郝贵看过患者伤口的照片后,当即将自己配制好的药邮寄给了顾女士。顾女士用药不到半个月,创面便完全愈合。为此,顾坚明专程从荷兰飞来,在天津市侨联领导的陪同下到天津市武清区中医院看望并感谢郝贵大夫。此外,郝贵还多次给父母不在身边的乌兹别克斯坦小朋友,以及一些经朋友介绍联系到他的澳大利亚、加拿大等很多国家的患者邮寄药物,治好了他们的烧烫伤。

  经由郝贵之手治好的患者都心存感激,对中医药也有了新的认识,郝贵对此感到十分自豪。他相信,用疗效说话的中医药定能取得患者的信任,让更多百姓从中受益。

  从家族传承到广纳贤才

  “我见过很多老中医把方子带进了棺材里。”谈起今后传承的问题,已过花甲之年的郝贵显得忧心忡忡。这方子一直传于家族内部,到了这一代,他的女儿对事业另有追求。更让他忧心的是,虽然经过他多年努力,救治过很多烧烫伤患者,媒体也有过一些宣传报道,但抚疤灵软膏的作用机理仍需进一步研究,国药准字号的申请依然在路上。

  “过去中医有一个弱点就是故步自封,只在家族内部一代一代传,好多中医秘方都失传了。”郝贵惋惜地说,“要打破家族传承的壁垒,希望能从医学院校招收那些对此感兴趣的学生作徒弟,我手把手教他们,不能让咱们这优秀的中医技艺就这样失传。”说到此处,郝贵有些哽咽……面对当前的实情与社会环境,郝贵做出了这样的决定。

  透过这样的决定,我们看到了一名热爱中医药并为此奔波了半辈子的老人内心的憧憬与大爱。一方面,郝贵不希望秘方就这样失传;另一方面,促使他做出如此决定的,还有当前中医药发展的大环境。在时代发展的潮流中,中医传统医疗技术得到千载难逢的振兴之机。将家族传承千年的秘方贡献于社会,培养更多的中医药人才,为更多的烧烫伤患者服务。

  在访谈中,郝贵对在场的学生说:“你们将来本科毕业也好,研究生毕业也好,一定把个人的努力与智慧汇集到集体的洪流中。中医药的传承是厚重的,个人的力量是渺小的。”郝贵坚信,在国家政策对中医药发展的大力支持下,在未来的传承者手中,这张秘方定能发扬光大,造福更多百姓,更好地服务于社会。中医药文化的传承定能星火燎原。(陈红梅 曾敏)

(Y)

凡注明 “中国中医药报、中国中医药网” 字样的视频、图片或文字内容均属于本网站专稿,如需转载图片请保留 “中国中医药网” 水印,转载文字内容请注明来源中国中医药网,否则本网站将依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维护网络知识产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