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中医文化 > 名著·书评·读后感

一部中医对外翻译传播研究的力作

——李照国《中医对外翻译传播研究》评介

时间:2020-05-06 来源:中国中医药报8版 作者:朱建平

  2020年1月上海科学技术出版社出版的《中医对外翻译传播研究》是李照国教授历时5年编写的,为“十三五”国家重点图书出版规划项目成果,得到了国家出版基金的资助。全书分上、下两册,180万字,15章,内容丰富,有史有论,历史与现实相结合,传承与创新相辉映,插图多彩,装帧精美,是一部中医对外翻译传播研究的力作。

  填补中医翻译传播史的空白

  早在秦汉时期,中医就传向我国的周边地区,唐宋时期达到高峰。唐宋以来,中医向西传播,跨越“汉文化圈”,对外翻译成为中医传播的重要桥梁,明清以来愈加显著。明末清初,以波兰传教士卜弥格(Michal Boym,1612-1659)为代表,用拉丁语向西方较系统地介绍中医药及中华文化。如今,中医已传向183个国家和地区,2019年基于中医药的传统医药术语首次纳入世界卫生组织《疾病分类与代码-11》,中医对外翻译呈现出前所未有繁荣景象。同时,也存在突出的问题,面临发展的瓶颈,需要学术界总结历史经验和教训,将历史经验和教训转化成解决当今难题的智慧。《中医对外翻译传播研究》的出版,实为应运而生。

  该书第1~6章依次是中医西传的历史回顾、传教士对中医的传播、明清以来中医在西方传播和发展的文献资料、西方关于针法和灸法的应用分析和总结、自民国以来国人及华人对外传播和翻译中医的文献资料、中医翻译的历史回顾,较系统梳理了中医翻译传播的历史脉络,指出中医西传“翻译从最初以拉丁语翻译为主逐步发展到以英语翻译为主……翻译在中医西传过程中所发挥的不可替代的作用”。作者研究历史的目的很明确,说“要探索和研究如何英译中医基本名词术语的问题,尤其是英译的原则、方法和标准,就必须系统深入地总结和分析中医西传的历史和发展,并对不同历史时期、不同地域、不同译者的翻译背景、翻译目的、翻译理念、翻译方法和翻译经验进行系统的分析、归纳和总结”,可见其研究旨在从历史中寻找解决现实问题的思路和方法。

  贡献解决学术前沿问题的智慧

  中医学是我国优秀传统文化的代表,具有科学与人文的双重属性,流传数千年至今仍然富有生命力。中医要现代化,需要古文今译,古为今用;中医要国际化,需要中文外译,走向世界。然而,生发于古代哲学文化的中医学,其理论及其术语体系之独特、深奥,今之常人理解犹难,遑论异域没有对应概念的理解、没有对应词的翻译有多难了!中医外文翻译是中医、医学、中文、外语、相关文化等多学科交叉的一门学科,对专门人才的知识结构要求很高,能胜任者少。虽然中医外传越来越受到学界和国家的重视,有关中医外译尤其是英译作品越来越多,但中医翻译质量参差不齐、标准不一、规范欠缺、权威性工具书不多等问题非常突出,常常造成西方对中医学乃至中国文化的误解。

  面对学术前沿难题与热点,作者回顾唐宋以来1300多年间中医对外翻译传播历史,正本清源,直面现实,分析问题,提出解决的方案,贡献出其聪明才智。

  该书第7~13章聚焦在中医名词术语的英译上,结构清晰,重点突出,见解独到。第7章“中医名词术语英译的难点、特点和问题研究”,针对基本术语翻译存在的对应语缺乏、理解偏差、统一不易的难点和挑战,总结出仿造性翻译、解释性翻译、多样性翻译、音译性翻译、结合性翻译等方法,为有效解决中医翻译难题开辟了蹊径。第8~10章讨论中医名词术语英译中外流派,提出西方拉丁派、考据派、通俗派,我国简约派、释义派、词素派、联合派、理法派、规范派及其代表人物,分析各自的理论、方法、风格,评价得失影响,借鉴经验教训。譬如,评价全国科技名词委颁布的《中医药学名词》为“反映中国译界长期实践,引领中国译介时风前潮”。第11~12章中医名词术语英译的原则与方法研究,创新性地提出六大英译基本原则,即自然性、简洁性、民族性、回译性、同一性、规定性原则。而英译方法,古今中外可谓趋同,有直译、意译、音译以及音意结合等常用方法,但具体运用之妙存乎一心,颇有心得。第13章中医名词术语英译的标准化发展研究,通过作者10多年来主持编译1995年、1997年国家标准英文版和参与世界卫生组织传统医学疾病分类体系术语翻译的工作实践,提出了中医基本名词术语英译的标准化方案,包括中医基本概念和术语的翻译、中医临床诊疗基本概念和术语的翻译、中药方剂基本概念和术语的翻译、针灸穴位名称的命名方式、基本含义及其英译,以及“中华思想文化术语传播工程”中的术语翻译,展示出一位学验俱丰的学者风范。

  此外,该书第14章中医对外翻译传播标准化方案研究、第15章中医典籍对外翻译传播研究,从中医翻译传播学角度讨论了中医翻译传播有关方面的主要问题,甚至不惜较大篇幅地引用有关论著,直接介绍给读者参考,颇具实操性,可谓用心良苦。

  李照国教授从事我国古典文化及中医翻译研究近30年,著作等身,是我国中医英译及其标准化领域的领军人物之一,是中医英译标准化重大事件的参与者、见证人,其中不少真知灼见,深得吾心。譬如,他认为“中医”英译为Traditional Chinese Medicine、Chinese Medicine均可,但作为规范英译名主张用Traditional Chinese Medicine,而且还提升到“文化主权”高度去认识“去中国化”的国际形势,的确发人深思,给人警示。当然对于专业史学者来说,书中引用大段的史料,如有更规范的文献著录则更理想,有更深入的史学分析则更解渴。总之,《中医对外翻译传播研究》是我国中医对外翻译传播研究的一项标志性成果,具有里程碑的意义,必将产生深远的学术影响。(朱建平 中国中医科学院)

(Y)

凡注明 “中国中医药报、中国中医药网” 字样的视频、图片或文字内容均属于本网站专稿,如需转载图片请保留 “中国中医药网” 水印,转载文字内容请注明来源中国中医药网,否则本网站将依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维护网络知识产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