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中医文化 > 名著·书评·读后感

展现抗疫“上海经验”

——《中西医结合诊疗新型冠状病毒肺炎验案120例》推介

时间:2020-06-17 来源:中国中医药报8版 

  近日,由吴银根、卢洪洲主审,上海市公共卫生临床中心陈晓蓉、上海中医药大学附属龙华医院方邦江主编的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简称“新冠肺炎”)专著《中西医结合诊疗新型冠状病毒肺炎验案120例》出版面世,此为国内首本中西医结合诊疗新冠肺炎验案集,全面反映了中西医携手共进,齐心抗击疫情的“上海方案”经验。

  该书收录了上海市公共卫生临床中心收治的120例新冠肺炎诊治验案,案中详述了患者病史、诊疗过程和治疗结果,尤其是中医辨证施治的方方面面。案例分主诉、现病史、既往史、流行病学史、辅助检查、诊断、西医治疗方案、中医辨证分型、中医治则治法、中医处方、按语,同时配以患者胸部CT以及舌象照片,构建了中西医“病证结合”救治体系。在中医诊疗上采用一人一方,尤其对于重症和危重症患者强调一人一策,实现了按照同行公认疗效评价和中西医结合诊疗模式,客观反映了诊疗新冠肺炎的“上海方案”特色和临床疗效,以冀对全国乃至全世界抗疫起到一定的借鉴作用。

  新冠肺炎属于中医“疫病”范畴。通过几千年与疫病的斗争,中医积累了丰富的经验,至今仍然具有强大生命力。此次在新冠肺炎救治中,中医药在阻断新冠肺炎疾病进展,降低病死率方面发挥了巨大作用,显示出显著优势和不可替代性。

  该书通过中西医结合救治120例新冠肺炎患者的代表性案例,以中医理论为指导,依据临床实践,对中医、中西医结合治疗新冠肺炎进行有效的实战总结。该书可供中西医临床工作者,中医药科研人员以及医学院校师生,尤其是从事感染、急诊、呼吸、重症、疾控等医学专业人员参考阅读。

专家推介

  国医大师、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中医医院首席专家沈宝藩:

  历史上,中医临床的进展与疫病的发生发展密切相关。汉末魏晋时期疫病流行,张仲景著述《伤寒论》;金元时期,受疫病影响产生医家“火热论”“脾胃论”等学术特色;明清时期自吴又可的《温疫论》之后,出现了一众温病学派医家。2003年,中医药抗击非典获得的有效性,得到了世界卫生组织的认可,并积累了丰富的防治经验。可见,在疫病不断发生变化过程中,中医的临床进展从未止步。中医临床的看家本领是在与疫病的长期抗争中练就的。目前,也证实了中医药可有效地防治新冠肺炎。

  在这次新冠肺炎防控中,中国坚持中西医并重方案。自2019年12月湖北武汉陆续发现新冠肺炎流行,并逐渐蔓延到全国多地时,陈晓蓉、方邦江等和全国各地医护工作者一样,积极投入到抗疫之中。

  陈晓蓉是上海市中医领军人才,系上海市公共卫生临床中心中医科主任。曾参与非典、甲流等传染病的中西医结合防治工作,在中西医救治新发传染病方面积累了丰富的经验。其在上海地区发生新冠肺炎疫情以来全程参与救治工作。她参照国家卫生健康委,上海市卫生健康委制订的新冠肺炎中西医诊疗方案,结合自己多年来的抗疫经验,提出了“解毒逐瘀,分期论治”的诊疗思路:初期化湿解毒,中期宣肺解毒,极期解毒救逆,恢复期解毒益气。以凉血逐瘀、扶正逐瘀等活血逐瘀治法贯穿治程的始终。对轻型、普通型强调早用益气扶正药,并随证更方,对重症、危重症中西医两法并用,截断扭转凶险症情,取得了显著疗效。

  岐黄学者、上海中医领军人才方邦江,从事中医、中西医结合治疗危急重症工作30余年,任国家中医药管理局中医急症协作组组长,中国中西医结合学会急救医学继续教育基地主任,中国中西医危重专业委员会主任委员,世界中医药学会急症专业委员会会长。在此次防治新冠肺炎期间,方邦江和陈晓蓉共同制订防治计划,积极开展救治工作,后又作为上海中医药大学附属龙华医院国家中医医疗队队长赴武汉雷神山医院投身临床救治。他提出新冠肺炎疫毒伤正的“急性虚证”致病的观点,制订了全程补虚“表里双解”“截断扭转”的治疗方案,实现了中医药全覆盖以及中医药的及早应用,获得快速改善症状、救治患者“零死亡”的卓越疗效。

  欣闻并先睹由陈晓蓉、方邦江主编的《中西医结合诊治新型冠状病毒肺炎验案120例》,综观该书所选案例均具有代表性,所载案例在治程中注意取用西医的诊断标准,中医之四诊,再以辨证施治,案末还设置案例分析,翔实可信。治程中取用中西医两法治疗新冠肺炎,显示了中医药的传承守正创新的典范。“好雨知时节,当春乃发生。”我深信该验案集的出版不仅对目前我国乃至全球抗击新冠肺炎,甚至对未来防控新发、突发传染病都能起到积极的指导作用。

  上海复旦大学附属华山医院感染科主任、上海市新冠肺炎医疗救治专家组组长张文宏:

  在上海的新冠肺炎救治工作中,“中西医结合与中西医并重”的思想得到了充分的贯彻。

  我们西医团队在讨论治疗方案的时候,会研究如何阻止患者进入重症,会根据相关重要预测指标的早期变化对疾病予以干预。从这一点来说,也是中医治未病思想的贯彻。

  而在抗击新冠肺炎过程中,将患者病情控制在早期阶段的思想在中医团队中更是得到充分的贯彻与落实,在阻止轻症向重症转化方面取得了很好的疗效。同时,在重症患者救治中,中医专家也体现出独特的作用,他们坚持一人一方,精准施治。上海市公共卫生临床中心中医科陈晓蓉以“120例新冠肺炎典型验案的治疗心得”作为本书的核心内容,集中地阐述了本次中西医联手抗疫中的中医思维。

  在推动中医现代化的同时,这种有效延续中医思维的做法才能使中医走得更远、更好。在中医现代化的同时,绝不是把中医的形式变成西医,或者只有提取中药单体才算是中医现代化。对于发展中医药而言,如何有效地将中医思维延续、进行科学验证以及改革创新都是非常重要的。

  纵观我国医学史,中医学一直秉承着创新与发展的理念。自《黄帝内经》以来,汉代张仲景的《伤寒杂病论》是中国医学发展史上影响最大的著作之一,尤其《伤寒论》综合论述了传染病的发病因素、临床症候以及瘟疫流行特点等,较前人有了大的发展。在东汉末年,张仲景的《伤寒论》113方拯救了无数传染病患者,他在书中逐条评述了传染病不同发展时期的不同表现,以及各种致病因素、病机、体征时的处方用药原则,进而创造性地提出了六经辨证的理论学说。这种思维正是中医药的核心生命力。

  当今医学已经获得巨大的发展,古代中医未能看到的疫病病因、各种“外邪”,在今天也得到了更为确切和直观的认识,从西医中获得的现代医学理论可以从另外一个角度理解中医对疾病的观察与病机推测。而中医根据疾病演变中体现的辨证论治思想,治未病思想也应该充分应用于西医。根据疾病的不同发展阶段,对疾病的发展方向进行充分的预知与判断,进而采取有效方案阻止疾病的进展,改善疾病的预后。

  中西医结合,首先是观念上的结合,然后是治疗方法上的相互尊重,才能获得更好的临床疗效。该书作者以“120例新冠肺炎典型验案的治疗心得”为主题,充分反映了中西医理念上的结合,同时延续了中医观察疾病发展方向的独特视角,系统性地根据中医理论,对新冠肺炎这一人类历史上从未出现的疾病做了中医学的观察与诊治。中医的“同病异治、异病同治”思想得到了充分的发挥,值得为广大读者推荐。

  最后希望中医学能够伴随着现代医学的发展,变得越来越年轻。继承是基础,但是发展才是硬道理。

(LQ)

凡注明 “中国中医药报、中国中医药网” 字样的视频、图片或文字内容均属于本网站专稿,如需转载图片请保留 “中国中医药网” 水印,转载文字内容请注明来源中国中医药网,否则本网站将依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维护网络知识产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