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中医文化 > 民谣·诗词·故事

栀子花开

时间:2020-06-17 来源:中国中医药报8版 作者:缪士毅

  闲暇之时,踏足乡野,忽然间一股沁人的芳香飘逸而来,走前一看,但见那山间地头的栀子花绽放洁白无瑕的花朵,伴随油亮碧叶,美极了。

  我从小在乡村长大,大学时又学过植物学,不知多少次邂逅栀子花,认知栀子花。依稀还记得植物学老师告诉说,栀子花为茜草科常绿灌木,早在汉代我国就辟有“栀茜园”,并置吏一人专司守护。汉代司马相如所作的《上林赋》中有“鲜支黄砾”之句,“鲜支”即栀子。《晋书》中有“晋有华林园种栀子,今诸宫有秋栀子”的记载。从植物学老师那里,我明白了栀子花的身世,认定其为不凡之物。也从这时起,更加爱上了每年夏天花开花谢的栀子花。

  栀子花洁净无瑕,似飘逸下凡的仙女,美得令人心动,散发出来的芳香令人心旷神怡。每当夏天,我最喜欢趁着日斜风清,在粼粼池畔,品赏栀子花的芳容,吸吮栀子花的芳香,此时顿有宋代杨万里《栀子花》的诗意:“孤姿妍外净,幽馥暑中寒。”

  栀子花也馈送人们以美味。明代《野蔌品》中称栀子花“采花洗净,水漂去腥,用面入糖盐作糊花,拖油炸食”。清代《广群芳谱》中载,栀子花“大朵重台者,梅酱、糖蜜制之,可作羹果”。我从农村走出来,是吃着栀子花长大的。栀子花叶片肥厚,洁白如玉,醇香浓郁,为难得的食料。记得小时候,家里兄弟姐妹多,我母亲为改善家里餐桌上的菜肴,每当栀子花绽放时,就提着竹篮去采摘栀子花。母亲虽然斗大的字没识几个,但烹调手艺却顶呱呱,那采来的鲜嫩栀子花,一经母亲下厨烹调,就成为家里餐桌上的美味花馔。母亲烹调出来的凉拌栀子花、栀子花蛋汤、栀子花炒韭菜、栀子花炒肉等鲜美爽口,家人常吃不厌,食后齿颊留香。现在回想起来,真可谓一篮栀子花,深深慈母情。

  提起栀子花,我学医的爱人说,栀子花不仅可以食用,还有药用价值。《中药大辞典》记载栀子花性寒、味苦,具有清肺、凉血的功效,可治疗肺热咳嗽和鼻衄。《滇南本草》称栀子花“泻肺火,止肺热咳嗽,止衄血,消痰”。

  又是栀子花开时节,愿那美丽的栀子花带给人们更多的眼福、口福,还有那美好的祝福。(缪士毅 浙江省永嘉县委组织部)

(LQ)

凡注明 “中国中医药报、中国中医药网” 字样的视频、图片或文字内容均属于本网站专稿,如需转载图片请保留 “中国中医药网” 水印,转载文字内容请注明来源中国中医药网,否则本网站将依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维护网络知识产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