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中医文化 > 名著·书评·读后感

泽被医生的案头书

——国医大师王世民《实用中医方药手册》评介

时间:2020-07-02 来源:中国中医药报8版 作者:孟庆云

  “方不在多,心契则灵;证不难认,意会则明。”此语是明代医学家陈实功剥《陋室铭》之语品学医之妙要,可谓“世言真数开心意”。

  清代末叶以来,中医界把《医学三字经》《濒湖脉学》《汤头歌诀》和《药性赋》列为“蒙学四书”,又被称为学医“四小经典”。其中,方剂的汤头尤为重要,对其背诵,甚至终生享用。这说明学用方剂的重要性。至于作为中药的本草,也多是以方带药来学,可备见,学方之重要。

  方剂是中医药理论的缩影,医家的法程。中医也有“方家”的雅号,药是方剂的基建砖石。前人谓:“方者,倣也。”每一首方剂都是一个理、法、方、药的组合体。在中华文化上,方剂甚与诗词相比肩,诗词尊称为“首”,方剂也数谓称首。中西医学都以“药”为治疗元素,但中华医学自先秦以降就运用方剂了。常言道:“熟读唐诗三百首,不会作诗也会吟。”中医界也有言:“熟读汤头三百首,不待辨证即知方”。可见,掌握方剂是学习中医药的基本功。

  方剂之学,成书早,创立门派也早。1973年,马王堆出土的《五十二病方》,经考证是先秦时代的古医书。《汉书·艺文志》记载医药四大门派的著作,有医经、经方、神仙、房中四类。后世也有按用方技艺称谓医者为经方派与时方派。医家自古以传方为要,特别是魏晋时代医家和学人都逞意立方,并集古籍文献中的名方编撰方书。在医著文献中,方论、方书占绝大的内容,载于辞典的名方多达万首。如此众多灿然咸备的医方,如何择其实用者,从学而备用,期待一部以典示范、执简解难、合宜实用的案头书备用。

  饶学之幸,我初学中医那年,就买到了这本《中医方药手册》。那是第1版,书名尚没有“实用”二字,由山西人民出版社出版,署名是山西省中医研究所革命委员会与山西医学院革命委员会编。直到1999年,山西中医学院(现山西中医药大学)庆祝建校10周年时,我到山西太原参加学术活动,在咸集时,才见到了此书主编、仰慕已久的师长王世民。

  当年,这部书64开本,首页和扉页都印有毛泽东主席书法,首页是“救死扶伤,实行革命人道主义”,扉页是“团结新老中西各部分医药卫生工作人员组成巩固的统一战线,为开展伟大的人民卫生工作而奋斗”,其后是《毛主席语录》等内容。《前言》之上是“最高指示:古为今用,洋为中用”,此12字都在用小小圆圈联系构成的方框之中,以示省人。其后《凡例》10条言简意明。《目录》第一部分是方剂20类,第二部分是中药20类。其后是附录,有十八反、十九畏、妊娠禁忌歌诀、度量衡换算表、中毒及解救。附录的最后两个板块是“方剂索引”和“主治病症方剂索引”。当时,此书的制式是64开本,红塑料皮面,和《毛主席语录》相似,我们称此为“中医小红书”,几十年用到现在还用,只不过在书的行页间写上几句感言,标几个汤头诗而已。

  手册刊行50年来,现在是第7版了。书名冠以“实用”二字,开本、装帧和品貌,简雅宜善,先后由人民军医出版社(2012年)和科学出版社(2016年)出版。王世民主编赠我的第4版,有祝谌予先生的“序一”和郝印卿先生的“序二”,有哈荔田先生之祝贺:“发古人之长,博今人之善,抒己卓见,诚哉斯言”,这正是本书的精粹之处。

  学不及于理,便流于术,著书也如此。作为三次文献的方药手册,用理和法把方和药贯穿起来,以临床理论实践的功底,进以选出得意实用的方剂,药理药量诠解辟透允达,知方识药。有经方、时方和当代名方,有古方奇用和时方妙用。以作者的智慧在方药中展示其实用性,是三次文献的创新处。正是哈荔田先生题词中的“善抒己之卓见”之谓。我最赞赏和常用的是第1版最后的《主治病症方剂索引》,有秦伯未先生《中医临证备要》风格,提出一病症,就找到一对应的方剂。一部手册,让人得益中医药理法方药系统之学,正是“大匠示人以规矩”之观止。

  张锡纯在《医学衷中参西录》中说:“医家学问与年并进最可贵。”王世民从该书1版到7版的创作中,学识和临证积年而富,开创了实验方剂学,站在当代中医药的高端前沿,成为国医大师。我认为,《实用中医方药手册》秀美、自怡、悦善,可持赠君。(孟庆云 中国中医科学院)

(LQ)

凡注明 “中国中医药报、中国中医药网” 字样的视频、图片或文字内容均属于本网站专稿,如需转载图片请保留 “中国中医药网” 水印,转载文字内容请注明来源中国中医药网,否则本网站将依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维护网络知识产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