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中医文化 > 民谣·诗词·故事

秋江主人木芙蓉

时间:2020-09-18 来源:中国中医药报8版 作者:缪士毅

  “众芳摇落后,秋色在林塘。”每届此时,木芙蓉又盛开了,枝枝艳影,临照清漪,醉舞秋风,将清秋的大自然点缀得分外妖娆。《花镜》中赞木芙蓉为“清姿雅质,独殿众芳,乃秋色之最佳者。”道出它是秋季最美的花木之一。唐代白居易咏道:“莫怕秋无伴醉物,水莲花尽木莲开。”说明荷花刚一凋谢,木芙蓉就跟来装点秋色了。

  木芙蓉的独特之处,还在于它“长在秋江上”,性喜临水,绿裳丹脸,花光水色,互映成景,绝艳秋光,醉人心目,独具风光。宋代欧阳修的“溪边野芙蓉,花水相媚好。 坐看池莲尽,独伴霜菊槁”、王安石的“水边无数木芙蓉,露染胭脂色未浓。政似美人初醉著,强抬青镜欲妆慵”都是对临水木芙蓉绰约艳态的绝好写照。

  木芙蓉花形大,花色艳丽,光彩耀人,日有三变,初开时为粉红或白色,以后渐变为深红,越开越显得艳丽,似同微带醉意的含羞女子,双颊微晕,分外动人,故有“醉芙蓉”之称。所谓“晓妆如玉暮如霞”,是对木芙蓉花的确切描写。“露凉风冷见温柔,谁挽春还九月初。午醉未醒全带艳,晨戕初罢尚含羞。未甘白纻居寒素,也著绯衣入品流。若信牡丹南面贵,此花应自合封候。”元代诗人蒲道源这首吟咏木芙蓉的诗更是生动地描绘出木芙蓉花开,由白而绯,娇艳妩媚的姿色。木芙蓉除开红色的,还有开黄色的,如戴复古的“就中一种芙蓉别,只恐鹅黄学道妆”。

  木芙蓉傲霜盛放,凌寒不凋,享有“拒霜花”之美名。在秋花之中,人们赞美秋菊,称颂它“凌霜留晚节”的高尚品质。同时,更爱吟颂木芙蓉“翠幄临流结绛囊,多情常伴菊花芳”。难怪在诗词中对木芙蓉作出了比秋菊更高的评价,如唐人刘兼在木芙蓉诗中写道:“谢莲色淡争堪种,陶菊香浓亦含羞。”也正因如此,谦逊者把它视作不怨东风,自不争春的“俟命君子”,如宋代杨万里的“染露金风里,宜霜玉水滨。莫嫌开最晚,元自不争春”;翫华者把它誉为殷勤于霜露中的回春妙手,认为木芙蓉“唤回春色秋光里”,并称其为“秋江主人”,无怪乎发出“若遇春时占春榜,牡丹未必作花魁”之感叹;志高者则赞颂它不肯嫁许东风,敢同霜寒拼搏的不屈精神。宋代范成大在《窗前木芙蓉》中写道:“辛苦孤花破小寒,花心应似客心酸。更凭青女留连得,未作愁红怨绿看。”

  木芙蓉不怕寒露侵凌,任凭霜神长驻,也不现出愁苦哀怨之态,在诗人笔下流露得淋漓尽致。宋代苏东坡更是赞叹木芙蓉“千林扫作一番黄,只有芙蓉独自芳。”“谁怜冷落清秋后,能把柔姿独拒霜。”木芙蓉不凡的气质,怎不勾起人们的无限遐思?

  木芙蓉原产我国西南部,以四川成都为盛。相传五代时后蜀皇帝孟昶素爱芙蓉花,命人栽遍全城,秋风一起,成都城里芙蓉争艳,花团锦簇,而得名“锦城”。湖南栽植木芙蓉历史也很悠久,唐代柳宗元吟颂木芙蓉“盈盈湘西岸,秋至风露繁”,描写了湘岸木芙蓉开花之盛况,唐末谭用之则留下“秋风万里芙蓉国”的佳句。毛泽东的著名诗句:“我欲因之梦寥廓,芙蓉国里尽朝晖。”这里的芙蓉国,指的就是他的故乡湖南。如今,木芙蓉也成为人们喜爱的庭院观赏花卉,既宜地栽于庭院墙边、隅角或溪旁,亦可缸栽家养,布置阳台。每届花期,那烂漫的花朵,分外艳丽,不是春色胜似春色,让人心旷神怡。

  木芙蓉花可入药,具有清热解毒、凉血消肿、活血止痛等功效,可用于治疗痈肿、疔疮、烫伤、肺热咳嗽、吐血等。《本草纲目》说木芙蓉“治一切大小痈疽,肿毒恶疮,消肿、排脓、止痛。”《滇南本草》认为木芙“止咳嗽,解诸毒疮”。木芙蓉花还可食用,古人曾用木芙蓉花煮豆腐,红白相衬,有色有香,好像雪霁之霞,美其名曰“雪霁羹”。(缪士毅 浙江省永嘉县委组织部)

(LQ)

凡注明 “中国中医药报、中国中医药网” 字样的视频、图片或文字内容均属于本网站专稿,如需转载图片请保留 “中国中医药网” 水印,转载文字内容请注明来源中国中医药网,否则本网站将依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维护网络知识产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