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中医文化 > 民谣·诗词·故事

阶下决明颜色鲜

时间:2020-10-28 来源:中国中医药报8版 作者:刘琪瑞

  深秋时节,小道旁的几株决明草开出了金灿灿的花朵,在这衰草连天、清寒料峭的原野上格外亮丽。那朵朵金钱似的小花散发出幽幽馨香。唐代诗人杜甫有诗赞曰:“雨中百草秋烂死,阶下决明颜色鲜。著叶满枝翠羽盖,开花无数黄金钱。”

  决明草,又称决明、羊明、羊角、还瞳子、羊角豆、黄金钱,是豆科决明属一年生亚灌木状草本,常生于山坡、旷野及河滩沙地上。清明前后,其种子绽发嫩绿的茎叶,渐渐长成株高达一两米的灌木,枝叶越发深绿可爱。待到深秋之季,串串黄绿色的花蕾绽放出五个花瓣的金色花朵,花朵凋落后露出一只只纤细的青荚果。霜色浓重时,这些细长的荚果变成深褐色,这时就可以采收决明子了。

  决明草嫩时像极了苜蓿,青嫩嫩的,可以掐了它的嫩茎嫩叶,焯水凉拌、素炒或做菜粥皆可,有一股淡淡的豆香味儿。小时候,母亲常说:“多吃点儿,吃了眼明心亮,也通气润肠呢。”到了老秋,母亲还摘了它的长荚果,晒干脱粒,炒熟之后,与粳米、冰糖一起熬煮成决明子粥,吃起来滑溜溜、筋道道的,有种别样的清香味儿。这决明子粥养人,尤其是大人小孩秋燥上火、眼干红肿、便秘郁结,常吃决明子粥特别管用。

  母亲收了那小不点的决明子,每到夏天,她就用这些棕褐色的决明子给我们填充小枕头,她自己也填上一只大枕头。这决明子枕头好处可多了,枕着它就像躺在青青草地上,有悠悠花香、草香,凉头热脚,爽惬舒身,一帘幽梦便白云般浮了上来。母亲枕的大枕头里填充的决明子多,摩挲得沙沙作响,听母亲说,这是决明子一双双温柔的小手给她按摩头部、颈部呢,她的梦也变得踏实、甜美了。

  古人很早就知道决明清肝明目、润肠通便的药效。唐宋八大家之一的苏辙不仅在文学上颇有造诣,在医药养生方面也有丰富的实践经验,他对决明很是青睐,先后写有多首关于决明的诗。其《种药苗》组诗里,即有《种决》诗:“秋种罂粟,春种决明。决明明目,功见本草。食其花叶,亦去热恼。有能益人,矧可以饱。三嗅不食,笑杜陵老。老人平生,以书为累。夜灯照帷,未晓而起。百骸未病,两目告瘁。决明虽良,何补于是。”诗中不仅说明决明明目去热恼的功效,还有食疗充饥之益。他在听乡人叙述夏秋少菜,崇宁老僧教人采食决明后,感慨赋诗:“秋蔬旧采决明花,三嗅馨香每叹嗟。西寺衲僧并食叶,因君说与故人家。”

  无独有偶,北宋文学家黄庭坚也写有一首《种决明》,诗云:“后皇富嘉种,决明著方术。耘锄一席地,时至观茂密。缥叶资芼羹,缃花马蹄实。霜丛风雨余,簸簸场功毕。枕囊代曲肱,甘寝听芬苾。老眼愿力余,读书真成癖。”诗的大部分写了决明种植后的长势及收获,后两行写出以决明子制枕的效果,盛赞这种药枕清热安神、明目助眠的作用。

  在明代诗人吴宽的笔下,决明草那绿叶映黄花的小清新着实让人怜爱,“黄花隐绿叶,雨过仍离披。不为杜老叹,未是凉风时。服食治目眚,吾将采掇之。不须更买药,园丁是医师。”(《决明》)不仅是野花野草景色宜人,其独特显著的药效更令人称赞。他还有首种决明的诗,为我们描绘出了一幅药田里清新美丽的图画,“畦间香雾正氤氲,童子清晨荷锸勤。不惜离披垂翠羽,端愁摇动落黄云。药名再得宣公注,书带休从郑老分。病目向来俱有赖,凉风吹汝莫纷纷。”不仅描写了决明的香雾、叶子的形态及花的颜色,末句还交代了决明治愈其目赤涩痛、见风流泪的眼疾。

  不仅药效如此美妙,每一株本草连名字都是那么美丽,决明、决明子、还瞳子,还我们一双明亮的双眸,使我们心清目明,看清这个绚丽多彩的世界。(刘琪瑞 山东省郯城县人大常委会)

  (LQ)

凡注明 “中国中医药报、中国中医药网” 字样的视频、图片或文字内容均属于本网站专稿,如需转载图片请保留 “中国中医药网” 水印,转载文字内容请注明来源中国中医药网,否则本网站将依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维护网络知识产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