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中医文化 > 非遗项目

天津市中医药非遗项目展示(30)

舒筋复骨除病痛

——访天津市级非遗舒筋复骨传统疗法第4代传承人穆瑞光

时间:2020-11-13 来源:中国中医药报8版 作者:毛国强 张喆 嫣然

穆瑞光(左)与弟子李丹。 张喆/摄

  “中医收徒,一看品德,二看悟性,只要具备了这两样,都可以学,也都能学好。只是品行好、悟性高,还特别喜欢这一行的人,真的太少了。” 近日,天津市级非遗项目舒筋复骨传统疗法第4代传承人穆瑞光接受采访时,倾诉了自己的心声。

  潜心五十载钻研疑难

  穆瑞光,1954年生于天津,自幼学习武术,师从于舒筋复骨传统疗法第3代传承人林鸿斌,出师后一直从事骨科治疗,50余年来运用自己的手艺为许多骨折、骨病患者解除了病患。

  穆瑞光在继承前辈技艺的同时,始终致力于中医传统手法治疗骨科疾病探索钻研,研发出针对股骨颈骨折与大转子骨折病的医疗工具——通板与木鞋,解决了传统医疗工具的弊病。并在股骨颈骨折、髋关节骨折、膝关节粉碎性骨折、鹰嘴骨折、踝关节骨折、肋骨骨折及大转子骨折病等诊疗上,结合多年武术经验探索出封穴复位法。手法运用上讲究“轻而不浮,重而不滞,一气呵成”,且遵循“机触于外,巧生于内,手随心转,法从手出”的原则,将稳、准、快结合得淋漓尽致,让患者少痛苦且尽量不落残疾。

  “我们门派擅治股骨颈骨折,也就是大胯骨骨折,基本无痛。复完位之后,病情不太重的患者,一个月就能下地了。”穆瑞光说,一般情况下,股骨颈骨折必须搭筋复位,而舒筋复骨传统疗法的复位手法独辟蹊径。

  独门绝学传承遇阻

  “在这几十年,我碰到了几个学生,技艺尚可,但品性上达不到我的要求。因为他们拿这门手艺当作赚钱的工具,目的不纯。”说到这里,穆瑞光表情略显无奈。

  穆瑞光门下现有3名弟子,都跟随他学中医内科和一些基本骨科知识。提到弟子李丹,穆瑞光说道:“她已经跟我学习两年时间了,像摸脉、诊断病情,已经非常不错了。明年我想让她自己开始坐诊,她开方子,我坐在旁边给她审方子。”虽然门下弟子仅有3名,为了濒临失传的传统技艺能够得到有序传承,穆瑞光依旧坚守着传承的信念,积极培养李丹、刘家元、张浩然等第5代传承人,并且制定了一系列传承培养计划。目前,穆瑞光每周有4天时间向弟子亲身传授舒筋复骨传统疗法,已经收到了一些成效。

  穆瑞光认为,为人师表,应当传道授业解惑,不能误人子弟。他还说,过去自己跟着师父学手法不同于现在,以前是跟着师父偷师学艺,师父的手法很快,容不得半点马虎,只有用心去悟,才能学到精髓。

  上世纪80年代,穆瑞光的师父曾带着他去给一个瘫痪的患者看病,“治疗这种病的时候,要准备一碟酒,将二两姜切成末泡在酒里,点着后,蘸着这个酒赶中筋,中筋都赶出来了,再把姜末捞出来往后背上一搁,它自己的热气就顺着患者的经脉走。最多十分钟,热气就会走到肝,等到肝气热了,就可以把这姜给放下来了,患者下地之后逐渐可以行走。”穆瑞光说,像这样的病例有幸碰到过,所以治疗这个病的手法才得以传承下来。穆瑞光说,还有很多骨科里的绝学,像颈椎损伤、错位等,只传授理论知识,不一定有机会能让弟子们看到实际的临床效果,能不能将这些手艺传承下去,只能靠弟子们的悟性了。

  传承之路任重道远

  在过去,受到各种条件的限制,传承这门技艺主要依靠口传身授,如今利用先进的设备和技术,能够更加直观和完整地保护和传承这门传统疗法。目前,穆瑞光已经将所有有关骨折的内容进行梳理,并将大纲和主要分支编写下来,便于后来者学习。

  “有机会的话,我想从头把各种骨折的手法复位都演示一遍,留一套视频资料,将来后代没法儿跟着我学的时候,给他们一看录像也能学。”穆瑞光说。除此之外,穆瑞光还有一个想法,“我想成立一个过去的那种讲习所,师带徒。我这个门派传承弟子必须得有门诊,不给人看病怎么能学会呢?理论自己看书就会了,关键是学习如何用手法给人治病,所以必须得有一个门诊,才能带徒弟。”穆瑞光的考虑不无道理,只有让弟子们在临床实践中积累经验,逐步提高技艺,才能将这门传统疗法传承下去。

  传统疗法传承面临后继无人,面对这种境遇,穆瑞光也难掩着急的情绪。南开中医院、武清中医院还有北辰中医院是天津中医药大学的教学医院,天津中医药大学每年都向这几所医院输送学生,听到这个信息后的穆瑞光受到了一些启发,高校与非遗传承人之间达成合作,这无疑会给非遗传承人的输送和选择提供一定帮助。

  非遗的传承与保护任重道远。穆瑞光感叹道:“政策扶持只是一部分,主要还得靠自己,只有自己成立起来,国家才能扶持你,自己要没有行动,国家怎么扶持?”

  采访结束,穆瑞光感慨道,我国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历经多年,中医药非遗保护随之展开,在保护制度构建、保护名录编制、人才队伍培养、重大项目建设、中医药非遗走出去等方面采取了很多措施,取得较大成绩,发挥了积极作用。但总体上看,与广大人民群众的期待尚有很大差距。随着科学技术发展、大规模城市化进程,诸多中医药传统技艺逐渐被现代化生产工艺代替,个别地区对中医药非遗传承工作支持和投入不足,导致一批传统中医药非遗项目逐渐流失、传统技艺面临失传、教育科研水平降低、传承人积极性受挫、人才梯队面临断层、传统技艺创新乏力。中医药非遗保护堪忧、传承乏力,发展更是举步维艰。他呼吁,中医药非遗工作,亟需建立国家层面专业的中医药非遗协调促进机制,在广度和深度上均需发力。对中医药非遗进行抢救性保护、系统性传承、开拓性发展,关系到中华文明的延续和发展,关系到中华民族的今天和未来,责任重大、刻不容缓。 (毛国强 张喆 嫣然)

(LQ)

凡注明 “中国中医药报、中国中医药网” 字样的视频、图片或文字内容均属于本网站专稿,如需转载图片请保留 “中国中医药网” 水印,转载文字内容请注明来源中国中医药网,否则本网站将依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维护网络知识产权。